文学迷 > 历史军事 > 民国之文豪崛起 > 740【反应】
    别看周赫煊和宋美龄聊得很轻松,三两下就将问题解决了,但这次的事情闹得还真大。

    远在上海的孔祥熙收到消息,立即就派秘书回南京,并给老婆儿子拍了一封电报,让宋霭龄亲自去警察厅给周赫煊道歉。

    孔祥熙的性格很复杂,他贪婪、自私、不恤民生,又懦弱、谨慎、和气为先——典型的山西土财主。

    就比如前些年上海的金融风暴,孔祥熙在背后推波助澜,把想要投机的杜月笙坑得底儿掉。杜月笙在股市赔了钱,居然跑去找孔祥熙算账,这跟赌场输钱找庄家索赔一个性质。孔祥熙完全可以不理睬杜月笙,但他还是选择和平解决,找了个油水丰厚的建筑工程让杜月笙承包。

    孔祥熙在家里的地位也不高,一切皆由宋霭龄说了算。他跟儿女也是平辈论交的,从来都没说过重话,更别提打骂和体罚。

    这次得知儿子只是受伤,并且有错在先,孔祥熙立即就选择息事宁人。因为他深知周赫煊的社会影响力很大,这事儿要是闹开了,可能会耽误他当官和发财。

    至于什么耍手段报复周赫煊,孔祥熙完全没有想过,他才懒得干损人不利己的事。名声又如何?面子又如何?在孔祥熙眼里都没赚钱重要。

    常凯申得到消息的时候,正在金陵兵工厂视察。

    从德国引进的马克沁重机枪,已经正式国产化了,被命名为二四式重机枪。同时,金陵兵工厂开始制造82迫击炮,常凯申这次过去就是观看试炮的。

    跟自产重武器比起来,周赫煊和孔令侃那点破事儿算什么?

    当侍从副官前来禀报的时候,常凯申根本不为所动,只是略微点头说:“知道了,让夫人妥善处理。”

    反倒是国内外的报纸,在收到张乐怡“群发”的电报后,一个个都兴奋起来,莽足了劲想要搞出大新闻。事件的两位当事人,一边是诺贝尔文学奖得主,一边是财政部长的儿子,那代表的都是报纸销量啊!

    洪门那边的反应也很迅速,在得知红棍闵舟中枪住院后,致公党总部(香港)立即发来措辞严厉的电报,要求南京政府必须严惩凶手。

    不仅外部纷纷扰扰,国党内部也暗流涌动。

    以陈果夫、陈立夫为首的CC系,本来就跟孔祥熙斗得厉害。这次听说孔令侃惹上周赫煊,CC系报纸立即开动起来,打算把孔祥熙怼得灰头土脸。

    没办法,手握财政大权的孔祥熙,得罪了太多人,又眼红死了太多人。

    这些乌七八糟的事情,周赫煊懒得过问。他在离开警察厅以后,没有立即返回扬子饭店,而是坐着黄包车前往中央医院。毕竟闵舟是因他受伤,周赫煊不得不关心。

    “闵兄弟醒了吗?”周赫煊来到病房。

    朱国福说:“昏迷了三个钟头,刚醒来一会儿,现在又睡下了。医生说只要不术后感染,就没有什么大问题,卧床一段时间就好了。”

    “那就好。”周赫煊别的没有,磺胺药管够。

    朱国禄好奇地问:“周先生,孔家的事解决了吗?”

    “解决了,”周赫煊点头说,“孔令侃被送出去留洋,三年之内不得返回中国。”

    朱家兄弟对此惊讶不已,他们在南京也住过几年,还是头一次听说孔家认怂的,这位周先生很厉害啊!

    周赫煊又花钱给闵舟聘请一个专门护工,才带着朱家兄弟返回扬子饭店。刚一露面,张乐怡他们就团团围上来询问情况,得知事情圆满解决,张谋之长长的舒了一口气。

    “这样就好,这样就好!”张谋之就怕被孔家盯上。他是做生意的,如果得罪了孔家,就得跑去地方军阀的地盘上混了。

    周赫煊笑着安慰说:“绝对不会有事的,下周就要召开国党五届二中全会了,孔家不可能在这个节骨眼上掉链子,凭白给他的政敌提供抨击材料。”

    张谋之语重心长地说:“贤婿啊,以后做事务须冷静,完全不要再那么冲动了。”

    “明白,明白。”周赫煊不想多做解释。

    就像周赫煊所说的那样,国党又要开代表大会了,如此紧要关头,稍微有点脑子的人都不会横生枝节。

    马上即将举行的国党五届二中全会,主要是讨论军事外交问题,内容有三:

    第一,继续执行“敦睦友邦”的外交政策,但在中日关系上,如果“超过忍耐之限度”,则“决然出于抗战”。

    第二,再度重申“赤祸”之威胁,但承认“停止内战、和平统一,为全国共守之信条”,“武力剿匪”变为“和平收编”,要求红军放下武器归附中央。

    第三,选举新一届的国防委员,并对“两广事变”作出处理,兵不血刃的吞并广东,还在政治上将广西纳入南京政府治下。

    这些会议内容里边,有的像在说废话,但对中国影响巨大。

    或许是碍于举国高涨的抗日情绪,常凯申首次透露出“抗战”倾向,并对处理共党问题的态度有所缓和,还彻底解决了两广的军阀后患。这三条内容,为全民统一战线的成立提供了政治依据,也为“西安事变”的和平解决埋下了伏笔。

    单从政治法理的角度而言,国党五届二中全会太重要了,它让之后的全民统一抗战变得有理有据。至少对于李宗仁、白崇禧、韩复榘、阎锡山、宋哲元、刘湘这些军阀来说,不遵抗日号令就是反对中央,就是反对全国人民。

    “煊哥,还没吃饭吧?”张乐怡没有任何抱怨,不声不响地给周赫煊端来一碗海鲜面。

    “谢谢。”周赫煊笑道,有个懂事的老婆真好啊。

    张乐怡守在周赫煊旁边,看着他吃面说:“刚才有个记者过来,想请你写一篇骂孔令侃的文章,被我轰走了。”

    “轰得好,这些家伙反应真快!”周赫煊冷笑道。

    如果有报纸愿意骂孔令侃,周赫煊当然欢迎。但想让他亲自写文章骂,那就有点可疑了,分明是要把周赫煊当枪使。

    不用说,那个主动找上门的记者,多半属于国党CC系的报人。

    如果说孔祥熙是吸血蛀虫,那CC系也不是什么好鸟,周赫煊才不愿意去掺和呢。

    周赫煊吃饱了便睡下,养足精神等着参加舞会。他懒得提醒那些报纸,说自己已经被警察放了,报纸怎么骂孔家关他屁事。
龙8国际