文学迷 > 历史军事 > 民国之文豪崛起 > 732【请慢用】
    南京,玄武区。

    孔祥熙官邸。

    客厅里四个女人正在打牌,除了宋霭龄外,其他三人都是官家或富家太太。

    “太太,大少爷回来了,还有……还有……”下人支支吾吾过来禀报。

    “八万!”

    宋霭龄拍出一张麻将,回头问:“还有什么?说清楚点。”

    下人说道:“还有宪兵司令谷正伦,谷司令亲自押着少爷回来的。”

    “这小混蛋,肯定又闯祸了!”宋霭龄骂了一声却没动,继续坐在那儿打牌。

    这边刚说着呢,谷正伦已经把孔令侃带到客厅,笑着说:“孔夫人,委座让我把令公子带回来。委座有令,让令公子在家禁闭三日,然后立即启程前往上海,非是法定节假日不得擅离中信局。”

    “谷司令,有劳了。”宋霭龄不咸不淡的致谢。

    “在下告辞。”谷正伦说完就走。

    宋霭龄没好气地问儿子:“你又闯了什么祸啊?”

    “一点小事儿,姨父也太小题大做了,”孔令侃笑嘻嘻走到母亲身后,讨好道,“妈,你少打点麻将,不然肩头又要疼。我给你按按!”

    三个牌友立即开始奉承:

    “哟,孔少爷真是孝顺啊。”

    “那可不,有这么个好儿子,宋大姐就等着享福吧。”

    “我儿子就不懂事,整天连影子都见不着,还是孔少爷有孝心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宋霭龄被儿子伺候得舒服,又被三个牌友捧得高兴,顿时笑嘻嘻说:“你们啊,只是看到表面。这混蛋三天两头闯祸,我跟他爹操碎了心。不过我儿子别的没有,就是有孝心,也就这么个优点了。”

    三个牌友又是一阵奉承,乐得宋霭龄眉开眼笑。

    然而,宋霭龄却不知道,儿子虽然在给她按摩肩膀,眼睛却死盯着桌对面的牌友。

    那个牌友名叫白兰花,身份是盛宣怀的儿媳,经常跟宋霭龄一起打牌,也算是宋霭龄的闺中密友了。

    三年后,年仅23岁的孔令侃,就要在马尼拉迎娶40多岁的白兰花。

    孔祥熙和宋霭龄夫妇鞭长莫及,得到消息时已经晚了,两口子气得直想吐血。

    此时此刻,孔令侃按摩着母亲的肩头,偷偷朝白兰花直眨眼,白兰花也回了个妩媚的微笑。

    两人之间现在还只是眉来眼去,没有真正滚上床,但算算时间也快了,最后闹得白兰花的丈夫盛昇颐都知情。盛先生不但选择了原谅,还主动帮妻子和孔令侃制造机会,甚至还不顾辈分跟奸夫拜把子当兄弟。

    盛先生表现得如此上道,孔大公子自然要投桃报李,举荐他做了苏浙统税局长——大大的肥缺。

    如果一代奇才盛宣怀死而复生,看到儿子如此丑态,不知会不会气得重新躺进棺材里。

    孔令侃跟白兰花眉目传情之际,不由自主的又想起张乐怡。他把两个女人反复比较,觉得还是张乐怡更胜一筹,立即心思就飞到了天边,在家里半刻也待不住了。

    “妈,我到花园里转转。”孔令侃说。

    宋霭龄叮嘱道:“别跑出去啊,又要惹你姨父不高兴。”

    “知道了,知道了。”孔令侃有些不耐烦。

    孔令侃没有立即出门,而是回房弄了把手枪,他之前那把枪被谷正伦缴了。再打个电话让自己的跟班们候命,孔令侃才兴奋地往外跑,结果出门就撞到两个宪兵。

    “孔先生,委员长有令,三日之内不得放你出府。”宪兵阻拦道。

    孔令侃这次没有拔枪威胁,毕竟要给姨父面子,他掏出一把钞票说:“拿去买烟,大家各管各的,别让兄弟我为难。”

    两个宪兵犹豫不决,但想想孔令侃的嚣张跋扈,最终还是把路让出来。

    重获自由的孔令侃畅快不已,叫了一辆黄包车直奔扬子饭店,跑去跟自己的跟班们汇合。

    “于老二,你们盯得如何?”孔令侃问道。

    于老二回答说:“周赫煊一家已经回来了,张谋之和张满怡在饭店的咖啡厅,跟一个20多岁的青年喝咖啡。我派兄弟过去偷听了一下,那个青年好像是哪位厅长的儿子,正在安排跟张满怡相亲。另外,饭店来了四个练家子,其中三个我认识,是前几年很有名的朱家三虎,这四个人直接去了周赫煊的房间。”

    “朱家三虎算个屁,在老子面前只能当病猫。”孔令侃不屑地说。

    “对了,”于老二又补充道,“晚上宋夫人亲自在扬子饭店设宴,请了许多名流贵宾,说是要给周赫煊庆祝。”

    宋夫人就是宋美龄,孔令侃的老妈虽然也姓宋,但只能被称为孔夫人。

    孔令侃乐道:“老子晚上也去帮他庆祝庆祝。”

    说话间,孔令侃已经走进了扬子饭店的咖啡厅,瞅着张满怡突然又生出坏主意。

    他感觉张满怡长得还算漂亮,娶来做老婆不丢面子。到时候,他就跟周赫煊是连襟兄弟,而姨父和舅舅也跟周赫煊平辈论交,那他岂不就跟自己的姨父、舅舅平起平坐了!如果再能把张乐怡弄到手,姐妹两个一起……

    这计划太完美了,孔大公子觉得自己是天才!

    远处的咖啡桌上,张谋之对小女儿相亲对象非常满意,简直才貌双全啊,既可以联姻扩充人脉,又不会让女儿受委屈。他起身笑道:“小贺,你们年轻人自己聊,我就不在这添乱了。”

    “伯父慢走!”贺国弼连忙起身相送。

    张满怡也站起来,犹豫地喊道:“爸……”

    张谋之把女儿按回椅子上,笑道:“你们先接触接触,互相了解一下。”

    张满怡欲言又止,但还是没再反对,至少对方不惹她讨厌。

    贺国弼等张谋之走远了,立即热情地问道:“我刚才听伯父说,你打算去国外留学?”

    张满怡局促的点头:“我的四个哥哥和四个姐姐,都是有留学的,我也想去留学。”

    “那你准备学什么专业?我可以帮你参谋,还可以帮你推荐好的学校,”贺国弼努力炫耀着自己的学历,“我在日本早稻田大学,读的是经济硕士,如果你想去日本留学的话,我在那边有很多熟人可以帮忙。”

    张满怡说:“哥哥姐姐们去的都是欧美,我也想去欧美。”

    “额,”贺国弼有些尴尬,随即笑道,“没问题,我在欧美也有熟人。美国那边,我有个同学在麻省理工,欧洲那边,我有同学在……”

    话说到一半,孔令侃突然来了,大摇大摆地坐下打响指:“一杯福爵咖啡!”

    张满怡脸色剧变,贺国弼也不满道:“先生,这里有人了。”

    孔大公子直接蹦出来一句:“你爸是谁?我爸是孔祥熙。这个女人我看上了,你想要跟我抢吗?”

    “我我我……”贺国弼好半天都凑不齐一句完整话,又是气愤又是恐惧。

    孔令侃笑道:“我什么我,快说啊。”

    贺国弼突然起身,心头滴血地说:“我先告辞了,二位请慢用。”

    
龙8国际