文学迷 > 历史军事 > 民国之文豪崛起 > 730【辈分乱了】
    为什么老蒋的首席智囊,民国诸葛亮一般的人物,会轻而易举的被周赫煊挑拨上钩?

    很正常,戴季陶就是那种人。

    宋美龄拜访时化妆太浓艳,他可以闭门谢客;为了平息战和之争,他可以给国府所有高官磕头;为了提振党员们的抗日信心,他可以把家产留在南京不带走……还有什么他做不出来的?

    戴季陶早就看不惯孔令侃了,周赫煊现在送给他一个由头,这位老先生立即就借机发作。

    看到孔令侃额头上的大青包,戴季陶心里乐呵着呢,终于能够名正言顺的揍这小兔崽子了!老子当年跟委员长一起嫖……额,一起游历日本的时候,你他妈还在穿开裆裤呢。

    戴季陶其实不老,他才45岁,拄拐棍只是为了显逼格,久而久之就让人觉得他真的老资格了。

    孔令侃属于那种被宠坏的熊孩子,顺着捋毛,他很好说话。就像宪兵司令谷正伦那样,给个面子随便哄哄,他就乐滋滋的跟你称兄道弟。但如果谁不给他面子,孔令侃就要发霸王脾气,只有常凯申夫妇亲自来劝才能平息怒火——连他爹妈都没办法。

    至于孔令侃为啥专门找周赫煊麻烦,原因很简单:第一,张乐怡属于他喜欢的类型;第二,也是最主要的原因,他看不惯周赫煊。

    一个穷酸文人而已,天天都有报纸吹捧,孔令侃已经听得厌烦了。他最崇拜的是希特勒,其次是姨父常凯申,偏偏常凯申要亲自给周赫煊授予勋章,还多次下发周赫煊的作品让党内学习。

    于是孔令侃就吃醋了,就像一个渴望得到表扬的屁孩儿,长辈却根本不理自己,逮着别人家的孩子可劲儿夸。

    他就是要强怼周赫煊,就是要招惹周赫煊的老婆,好证明给大家看看,老子孔令侃可是不好惹的!

    孔令侃这种性格几乎一辈子都没改过来,他想跟亲舅舅做连襟就是为了引人注意。后来尼古拉同志被派去上海打老虎,孔令侃稍微配合就能解决,他偏偏当着全国人民的面掀桌子,搞得老蒋都下不来台。事后不但不悔过,他反而觉得自己特牛逼,能把常凯申的亲儿子都干翻了。

    这种人的脑回路清奇无比,根本不能用正常思维去理解。

    “轰!”

    孔令侃直接把桌子推开,也不惦记周赫煊了,就跟戴季陶卵上:“来来来,老家伙,咱们单挑!”

    “来就来,老子打不死你!”戴季陶居然也站出去,完全没个长辈的样子。

    周赫煊憋笑憋得肚子都痛了,尼玛,这一大一小两个活宝啊。

    谷正伦连忙把孔令侃抱住,哭笑不得道:“我的孔大公子,你就别添乱了!”

    翁文灏也拉着戴季陶说:“戴院长,你别跟小辈一般见识。”

    “诶,你怎么说话呢,什么叫别跟我一般见识,老子见识很短吗?”孔令侃又怼上了翁文灏。

    翁文灏苦笑道:“孔秘书,你理解错了。”

    此时此刻,全场目光都集中到他们身上,众人的表情极为精彩。

    孔令侃属于那种人来疯,非但不知收敛,反而认为自己不该认怂,否则多没面子啊。他对谷正伦说:“谷司令,你别拦我,今天我要给这老家伙一点厉害瞧瞧!”

    戴季陶伸着脑袋说:“来来来,今天你要是不敢打我,你就是我孙子!”

    周赫煊适时提醒道:“戴院长,你辈分搞乱了。”

    “噗嗤!”张乐怡被逗得发笑。

    孔令侃完全受不得激,被谷正伦抱着腰双腿虚踢,咆哮大喊:“爷爷我弄死你!”

    “这辈分理不清了。”周赫煊摇头叹息。

    戴季陶喊道:“来呀,来呀,你敢打我,我就叫你爷爷……哎哟,你他妈还真打啊!”

    却是孔令侃双腿胡乱踢打,把脚上的皮鞋踢飞了,正好砸在戴季陶脸上。

    孔令侃见状得意大笑:“哈哈哈,老家伙活该!”

    戴季陶终于急了,对拉着他的翁文灏说:“快放开我,老子要报仇!”

    翁文灏哪敢放啊,连连劝道:“戴院长你消消气。”

    正好于右任拄着拐杖进来,戴季陶立即大喊:“髯公,帮我揍这兔崽子!”

    于右任捋着长胡子,慢悠悠走来,笑道:“你们这是唱哪出来?”

    “唱的是棒打不孝子!”戴季陶还在占口头便宜。

    于右任安抚道:“算了,算了,都给我一个面子,这闹得实在不像话。翁秘书长,快把戴院长放开!”

    翁文灏犹豫了一下,还是把戴季陶放了,但随时准备着再次拉人。

    戴季陶也没喊打喊杀,而是对翁文灏说:“把我拐杖捡回来。”

    翁文灏这个行政系统二把手,立马屁颠屁颠的去捡拐杖,心里有一万头草泥马狂奔而过。

    孔令侃见戴季陶当众服软,顿时像吃了人参果一样浑身舒畅,他觉得自己赚大发了,面子大得能把整个脑袋都裹住。

    戴季陶却是能屈能伸,微笑着返回自己座位,嘴里还乐哉哉哼唱小调。

    孔令侃坐回周赫煊身边,对隔座的张乐怡炫耀:“看到没有,本公子就是这么厉害,哪个敢不服就打哪个!”

    “厉害,厉害!孔大公子真是人中龙凤。”周赫煊赔笑奉承,脑子里想的却是继续看好戏。

    以戴季陶那不肯吃亏的性格,这场子肯定要找回来,而且不会等得太久。

    听到周赫煊的奉承话,孔令侃突然觉得很对自己脾气,心想:要是他肯主动把老婆献来,本公子就放他一马,以后给他点好处就是了。

    其他的嘉宾陆陆续续到场,各聊各的,似乎刚才大礼堂里什么都没发生。

    唯独薛笃弼感觉有些郁闷,他好端端的卫生部长,居然被安置到第二排去落座,这哥们儿还不知道自己的铭牌被孔大公子扔地上呢。

    “蒋委员长到,全体起立!”

    随着某人的唱喏,大礼堂中所有人齐刷刷站起来。

    常凯申举手微笑:“诸位请坐,请坐!”

    戴季陶突然做出惊天之举,跑到常凯申面前点头哈腰,叫道:“太爷爷好!”

    常凯申听得一脸懵逼,疑惑地看向翁文灏。

    翁文灏硬着头皮过去,在常凯申耳边嘀咕一阵。

    “娘希匹!”

    常凯申气得脸色发青,指着孔令侃说:“你,立刻,马上,滚出去!”

    
龙8国际