文学迷 > 历史军事 > 民国之文豪崛起 > 727【六亲不认】
    南京,扬子饭店。

    咖啡厅里。

    宋子文品着巴西进口咖啡,笑道:“恭喜恭喜,明诚兄,你明天就要成为首个获得一等卿云章的国士了。”

    “我也要恭喜宋兄啊,你现在是中国烟草大王。”周赫煊语气中透着若有若无的讥讽。

    宋子文却很得意:“当初让明诚兄也参一股,你可是自己放弃的。”

    南洋兄弟烟草公司,是此时中国最大的民营烟草企业,完全称得上日进斗金。宋子文趁着银根紧缩的机会,卡住南洋烟草的资金链,用远低于市场的价格收购了20万股股票,一跃成为南洋烟草的最大股东。

    有这种手段,宋子文还真不需要贪污,人家直接玩官僚资本。

    “民族企业的商人们也不容易,我就不跟他们抢饭吃了。”周赫煊笑道。

    宋子文乐道:“明诚恐怕是不屑吧,你在英国和美国的生意,可是做得红红火火,看不起国内的那点小钱。听说你刚才委员长的官邸出来?”

    “恩,跟委员长聊了一会儿。”周赫煊点头道。

    宋子文说:“他有没有请你做官?”

    “算有吧,被我拒绝了。”周赫煊说。

    “拒绝得好,”宋子文搅着杯子里的咖啡,“我早就看透了,这中国的官儿啊,做起来特别没意思,还不如老老实实赚钱来得痛快。”

    周赫煊说:“宋兄生财有道。”

    “我不行,比不上明诚兄,”宋子文连连摇头,突然说,“如今美国的经济恢复很快,明诚有没有什么赚美元的路子?”

    周赫煊笑道:“美国佬的钱,哪有那么好赚?倒是宋兄,你执掌着中国银行,倒腾点外汇轻而易举。”

    宋子文摇摇头,笑而不语。

    现在孔祥熙是财政部长,不仅独揽货币改革的大权,把利用中信局控制四大银行,顺便把持垄断进出口贸易。根本不用孔祥熙亲自出马,但凡涉及进出口业务的商人,都把他儿子孔令侃当菩萨供起来。

    甚至为了讨好孔令侃,商人们一窝蜂的加入南尖社,简直滑天下之大稽。

    宋子文对此很不高兴,因为孔家挡了他的财路,以前很多赚钱手段都用不上了。

    两人闲聊片刻,张乐怡带着妹妹张满怡,悄然来到咖啡厅。

    “姐夫。”张满怡弱弱地喊。

    “五妹快坐,”周赫煊介绍道,“这位是宋子文,宋先生。”

    张满怡微微点头道:“宋先生好。”

    “张小姐好。”宋子文应道。

    几人寒暄的时候,张乐怡反倒有些尴尬,因为宋子文当初追求过她。

    宋子文也有些尴尬,挤出笑容来,朝张乐怡点头致意,然后说道:“既然明诚兄跟家人团聚,那我就不便打扰了,告辞!”

    “宋兄慢走。”周赫煊说。

    张谋之和张满怡是刚刚才到饭店的,张满怡不想去相亲,只有向姐姐求救,然后又撺掇着让姐夫出主意。

    “姐夫,我……我想去留学,不想结婚。”张满怡说话时吞吞吐吐。

    周赫煊笑道:“留学好啊,想去哪个国家?”

    “我想……”张满怡话没说完,突然看着门口,吓得脸色剧变。

    好巧不巧,混世魔王孔令侃也来了。

    孔祥熙和宋霭龄夫妇就住在南京,孔令侃回家只几分钟,就跟老爹吵了一架,然后气呼呼地跑来扬子饭店开房间。父子俩吵架的原因很简单,只因刚刚大学毕业的孔令侃,迷上了上海的一个交际花,颇有些假戏真做的征兆,回去就被父亲劈头盖脸训斥一番。

    孔令侃没有看到张满怡,倒是跟宋子文撞个正着。面对自己的舅舅,孔令侃没大没小的喊道:“TV兄,好巧啊。”

    “TV”是宋子文的英文缩写,幸好如今的中国没有电视,否则叫起来那就更尴尬了。

    宋子文脸色难看道:“麻烦把‘兄’字去掉,我是你舅舅!难不成,你还想跟你妈来个姐弟相称?”

    “好好好,TV就TV,不‘兄’了。”孔令侃笑得乐不可支。

    “没家教!”宋子文咬牙切齿道。

    孔令侃顿时就怒了:“你他妈说谁没家教呢?”

    “我妈是你外婆,嘴巴放干净点!”宋子文恨不得一巴掌扇过去。

    “算了,跟你扯不清,这么大了还不懂事。”孔令侃表现得极为大度,似乎宋子文才是那个熊孩子。

    宋子文气得肺都快炸了,幸好这个时空他没有小姨子,否则孔令侃还想跟他做连襟兄弟呢。

    孔令侃就像一只打架胜利的公鸡,两手插着裤兜,一路吹口哨走进咖啡厅。他除了喜欢玩枪以外,最大的爱好是跳西洋舞,直奔咖啡厅只有一个目的,那就是物色一位顺眼的咖啡女郎当舞伴。

    眼珠子滴溜溜的乱转,孔令侃突然看向周赫煊那桌。他认出了周赫煊,也认出了张满怡,但目光最终锁定到张乐怡身上——孔令侃喜欢成熟有韵致的女人。

    “你就是周赫煊?我在报纸上见过你的照片。”孔令侃也不把自己当外人,拖张椅子就在那桌坐下。

    张满怡吓得脸色苍白,连忙朝姐夫那边挪位置。

    “你谁呀?”周赫煊很不高兴。

    孔令侃得意洋洋地说:“常凯申是我姨父,孔祥熙是我爹,你说我是谁?”

    周赫煊不由冷笑道:“原来是孔家的公子,幸会,幸会!”

    孔令侃居然把讥讽当成了恭维,笑道:“你面子蛮大啊,我姨父亲自给你授勋,你是怎么哄骗他的?”

    “凭本事,不用哄。”周赫煊说。

    “你就吹牛吧,一个写穷酸文章的,有屁的本事。”孔令侃毫不掩饰他对周赫煊的轻蔑。

    周赫煊反辱相讥道:“如果投胎也是本事的话,我确实不如孔公子。”

    孔令侃不以为耻反以为荣,拍着胸脯说:“那当然,本公子投胎的本事可大了,放眼整个中国谁比得上我?”

    周赫煊瞬间无语,懒得跟这逗比瞎扯淡,对老婆和小姨子说:“我们走吧。”

    “唉,别走啊,再聊会儿!”孔令侃起身拦住,说话的时候看向张乐怡,“你会跳舞吗?晚上一起跳舞,本公子可是跳遍上海滩无敌手。”

    周赫煊冷着脸说:“麻烦让开。”

    “我就不让,你拿我怎么着吧?”孔令侃招了招手,两个跟班顿时围上来。

    坐在旁桌的孙永振早就严阵以待了,立即冲上来阻拦,袖子里还藏着一把手枪。

    宋子文刚才一直没走,见状又跑回来,对周赫煊说:“明诚兄,一起吃饭吧,有个事想跟你聊聊。”

    “好啊。”周赫煊笑道,懒得再跟孔令侃纠缠。

    有宋子文帮忙解围,孔令侃不敢真的动手,把路让开冷笑道:“TV,你是故意跟我作对吧?小心老子让中信局扣你的货!”

    宋子文大怒,指着孔令侃的鼻子说:“你有种就当着你妈面自称老子!”

    “你以为老子不敢啊?”孔令侃怒极而笑。

    周赫煊是又好气又好笑,对孔家的家教佩服到了极点,儿女一个个全是极品奇葩。

    “我们走!”宋子文不再理会孔令侃的挑衅。

    两个跟班看了看主子,孔令侃无奈地点头,他们才终于把路给让开。

    直到走出了咖啡厅,周赫煊才问:“不会有麻烦吧?”

    “放心,孔令侃嘴巴虽然臭,但还不敢真的乱来。”宋子文说话的时候,突然想起孔二小姐,那位姑奶奶才真的一言不合就要掏枪杀人。两相比较,孔大公子已经算是守法儿童了。

    但也不能这么简单的比,孔二小姐对外不对内,遇到亲戚表现得很乖顺,面子上极为尊重宋子文这个舅舅。孔大公子则不然,他脾气来了连亲爹都骂,只是很少真正伤人而已。

    
龙8国际