文学迷 > 历史军事 > 民国之文豪崛起 > 726【孔大公子】
    “污~~~”

    长江水面,汽笛轰鸣。

    刚满18岁的张满怡,已经出落得亭亭玉立。跟几个姐姐比起来,她显得实在太斯文了,跟陌生男子说几句话都要脸红。

    江轮客舱里,张满怡低着头怯怯说:“爸爸,我不想那么早嫁人,我想先去国外留学。”

    “又没让你马上结婚,这次只是去南京相亲,”张谋之笑道,“男方是贺厅长家的公子,毕业于早稻田大学,听说品行和才学都极为出众。等见了面,你若是喜欢,那就先订婚再留学。你若是不喜欢,那就当没这回事儿。”

    “论才学,谁能比得上三姐夫?”张满怡嘀咕道,显然心里很不高兴。她所说的三姐夫自然是周赫煊,至于所谓的相亲,其实跟定亲没两样,几乎没有让她做主的可能。

    “你三姐夫那是万中无一,又有几个男人比得上?别挑三拣四了。”张谋之说道。

    张谋之这几年顺风顺水,美国那边的避(和谐)孕套生意,已经全部交给三儿子打理。二儿子由于有周赫煊的美言,已经当上了一省建设厅长,父子俩一官一商配合得极为默契。

    从九江到重庆,张谋之的生意遍布数省,主要以房地产、代理经销和轻工业为主。刘湘都被张谋之用金钱腐蚀了,重庆的菜园坝、上清寺、李子坝、观音桥一代,到处都有张家负责修建的别墅洋房。

    说起张老板,重庆和九江的百姓都要竖起大拇指,仁义啊!

    张谋之是跟女婿学的,生意做到哪儿,慈善就办到哪儿。钱没少赚,名声也好得很,他隔三差五就要捐钱修路、施粥、建学校。

    这段时间,张谋之听从女婿在信中的叮嘱,专门跑去上海抛售产业,然后带着刚刚大学毕业的小女儿前往南京,参加周赫煊的授勋仪式。

    张满怡闷闷不乐的留在舱内看书,张谋之则来到甲板上透气,然后就看到精彩的一幕。

    只见甲板之上,一个青年两股颤颤,头顶苹果,带着哭腔哀求道:“社长,你绕了我吧,打偏了要死人的。”

    孔祥熙的大公子孔令侃,手里拿着把毛瑟手枪,对着苹果瞄来瞄去。他故意把枪口垂下,对准了青年的裆部,恶作剧般笑道:“你腿别抖,不然我的手就要跟着抖。安心站好了,本社长的枪法好得很。”

    “我不抖,我不抖……”青年已经快哭了。

    孔令侃再次瞄准苹果,举枪喊道:“嗙!”

    其实根本没开枪,但随着孔令侃发出声响,那青年直接瘫坐于地,面色惨白全身颤抖,裤裆里渗出大股的不明液体——吓尿了!

    “哈哈哈哈哈哈!”

    孔令侃捂着肚子笑得直不起腰,好半天才走到青年面前,踢了一脚说:“于老二,你也太怂包了,你亏还是南尖社的骨干。丢人,忒他妈丢人!”

    孔令侃这辈子只崇拜两个人,一个是姨父常凯申,另一个是希特勒。

    “纳粹”在上海话里谐音“南尖”,于是孔令侃便组了一个“南尖社”,并自任社长。随着孔令侃执掌中信局,南尖社的规模迅速扩大,江浙一带的商人很多都是社员。

    于老二面色难看的爬起来,哭声道:“社长,我都快被吓死了,咱下次别这么玩行不?”

    “闭嘴!”

    孔令侃呵斥道:“入我南尖社,须做到令行禁止,就算我让你去死,你也要硬着头皮上!南尖是什么,南尖就是纳粹,是世界上最伟大的政党!”

    “社长说的是,”于老二夹着裤裆说,“社长,我能先去换条裤子吗?”

    “滚滚滚,尽给老子丢脸!”

    孔令侃笑骂着突然转身,对着旁边一张空桌子连开数枪,只见餐盘木屑乱飞,吓得其他乘客慌忙逃窜。

    玩枪是孔令侃的兴趣爱好,他办公桌的抽屉里,常备着两把手枪。兴致一来,他就掏出来随意乱射,主要目标是办公室的灯泡,那些灯泡一个月要换好几回。

    张谋之在旁边看得直摇头,默默地退回船舱当中。

    对于孔令侃这位混世魔王,南方的商人们深恶痛绝,很不得把这家伙掐死一百遍。从去年开始,南京政府就利用行政命令玩商业垄断,而负责垄断业务的正是中信局。

    恰巧,中信局的局长是个傀儡,而真正主事的则是孔令侃。

    其实孔祥熙和宋霭龄都希望儿子直接当局长,但孔令侃实在太年轻了,刚刚大学毕业才20岁,只能先弄个傀儡局长顶上去。

    孔令侃如今乃是民国第一公子哥,大学还没毕业,财政部就给他专设了一个“特务秘书”的职位。你很难想象,这个刚满20岁的二世祖,经手着中德两国的军火贸易。

    周赫煊让希特勒降低军火价格,其实没给国家省几分钱,省下的钱都流进孔令侃腰包了。

    当天下午,轮船抵达南京。

    孔令侃带着自己的狗腿子,大摇大摆从船舱出来,其他乘客纷纷让出通道。

    张谋之也连忙拉着女儿避让,他惹不起这种权贵子弟。

    即便如历史上那样,张乐怡没有嫁给周赫煊,而是嫁给了宋子文,张谋之也是惹不起孔令侃的。甚至,孔令侃还想强娶张满怡,理由是要跟舅舅宋子文做连襟。旁人根本劝不住,就连宋子文都毫无办法,张谋之只得悄悄把小女儿送出国躲婚。

    “咦,这女囡生得好乖啊!”孔令侃突然盯着张满怡说。

    张谋之听到这话,连忙踏前一步,把小女儿藏在自己身后。

    “老东西,闪一边去!”

    孔令侃直接把张谋之推开,他就是这么霸道。别说一个商人,就连几大国有银行的总裁,孔令侃骂起来也跟训孙子一样。

    张谋之被推得差点摔倒,张满怡连忙扶住,拉着父亲连忙往后躲。

    孔令侃伸手去掐张满怡的下巴,笑道:“皮肤瞒嫩的,你叫什么名字?”

    张满怡不敢回答,推开孔令侃的手,像受惊的兔子一般躲得老远。

    “没意思,一点脾气都没有。”孔令侃连连摇头。他喜欢那种成熟或者豪放的女人,张满怡太娇怯了,不是孔大公子的菜。

    孔令侃言语调戏了两句,便自个儿扬长而去,留下张谋之气得全身发抖。

    
龙8国际