文学迷 > 历史军事 > 民国之文豪崛起 > 699【文物】
    颁奖典礼及晚宴结束后,周赫煊跟其他获奖者一样,先后做了六场学术讲座,还参加了一场交响乐演奏会。

    12月16日,应奥斯卡王储邀请,周赫煊携妻子张乐怡前往参观东亚博物馆。

    那是一家大型博物馆,藏品超过3万件,主要来自中国、日本、印度和东南亚,中国文物占了90%以上。

    周赫煊和张乐怡刚刚走进博物馆,奥斯卡王储就带着个50多岁的老头儿过来,介绍道:“周先生,这位是安特生教授,也是东亚博物馆的馆长。他曾供职于中国政府,担任采矿事务顾问。”

    “你好,教授!”

    “你好,周先生!”

    两人互相握手寒暄。

    周赫煊感觉安特生的名字很耳熟,似乎在哪里听到过,他询问道:“安特生教授,你以前供职于北洋政府,还是南京政府?”

    “北洋政府,”安特生的中文说得很流利,笑道,“我在中国生活了11年,主要工作是地质勘探和考古发现。”

    考古发现?

    熟读历史的周赫煊猛地反应过来,眼前这个安特生,正是大名鼎鼎的仰韶文化遗址发现者,人称“仰韶文化之父”!

    就是因为安特生发现了仰韶遗址,挖掘出大量的彩陶,奥斯卡王储才私人掏腰包,支持中国的地质勘探和考古研究工作。在充足的资金帮助下,仅1923年到1924年的一年时间内,安特生就在中国发现了50多处史前遗址,并把大量中国史前文物运到瑞典。

    周赫煊没有表现出任何不满,在奥斯卡和安特生的陪同下,带着张乐怡四处参观博物馆的藏品。

    走到一处站台前方,周赫煊看到大量的史前玉器,玉钺、玉珏、玉环、玉刀……他终于忍不住了,问道:“王储殿下,这些好像是史前文物,总不会也是你们花钱买来的吧?”

    奥斯卡王储笑着说:“当然不是,这些文物是从中国借来的。”

    “借来的?”周赫煊不解其意。

    安特生解释道:“准确地说,是租借,租期为十年,我们跟中国的北洋政府签订了文物租借合同。”

    周赫煊很想说一句妈卖批,这种史前文物都能出租,北洋政府是干什么吃的!

    稍微缓和了一下情绪,周赫煊问道:“安特生教授,我可以看一下文物租借合同吗?”

    “当然。”安特生笑道。

    合同就放在博物馆内,安特生很快就找来了。

    周赫煊仔细看了一下合同起始日期——1924年5月,那个时候是曹锟在当大总统,直系军阀统治着北京城。当时直系军阀四分五裂、争斗不休,冯玉祥又自成一派,外面还有孙(中山)、皖、奉“反直三角同盟”,几乎是中国军阀混战最激烈的时期。

    唉,时隔多年,现在估计已经找不到责任人了。

    “北洋政府倒台以后,你们的租金付给谁?”周赫煊问道。

    安特生笑答:“当然是南京政府。这些文物属于合法租借,我们每年都按时付给租金,从来没有拖欠过。”

    周赫煊翻阅着合同说:“十年租期已经过了吧?”

    “确实,”安特生乐呵呵道,“我们也想把文物归还给中国,但南京政府一直不配合。或者说,他们想要继续出租,毕竟每年的租金非常可观。”

    周赫煊已经彻底明白了,南京政府怕麻烦。把这些文物运回中国需要花钱,运回去保管还要花钱,反倒是留在瑞典,南京政府可以躺着收取每年的租金。

    可问题是,这些文物租金也太便宜了些!

    合同上标注的中国史前文物超过12000件,每年租借费用居然只有10万大洋,平均每件文物的年租只有8元钱,难怪安特生和奥斯卡从不拖欠租金。

    历史上,国内也有一些考古和文物专家,积极呼吁安特生归还文物。安特生最终同意归还,但却遇到了抗日战争全面爆发,这一万多件史前文物大部分遗失在运送途中。

    或许,其中有些文物根本没归还,被瑞典人给私吞了!

    周赫煊既然遇到了,自然不可能袖手旁观。他默默地把租借合同还给安特生,准备马上拍电报给蔡元培和李石曾,让他们组织文物专家呼吁此事。

    奥斯卡王储笑道:“周先生,其实这些文物留在瑞典也是好事。就像你说的那样,东西方需要交流,而这些文物让瑞典知道中国、了解中国。我们专门成立了‘中国委员会’和‘中国俱乐部’,围绕着这些文物进行研究,让越来越多的瑞典人喜欢中国。”

    “呵呵,可能吧。”周赫煊报以干笑。

    几人继续向前走着,来到一个青铜器面前,奥斯卡王储介绍道:“这是东周的战车,四马拉乘。中国有句古话叫‘万乘之国’,我们现在看到的就是其中‘一乘’。”

    周赫煊已经彻底麻木了,只剩下无限叹息。

    眼前这一件青铜器,放在哪里都是镇馆之宝。它足足有半人高,四匹马拉着一辆战车,依稀可见春秋时代诸侯们的风光。

    “这也是租借来的?”周赫煊问。

    “买的,”奥斯卡王储无比得意地笑道,“十多年前我去中国,花费2万银元买来的。我每个星期都要来看看,亲自给它做保养。你看,它被我照料得多么精细,多么光彩照人。它就是我的宝贝儿,我一生的挚爱!”

    “我想买回它,可以吗?”周赫煊问。

    奥斯卡王储连连摇头:“不不不,它是非卖品。就算远东博物馆,每年也只能展出3个月,剩下的时间都在我的私人收藏室里保管着。”

    周赫煊默然不语。

    至少奥斯卡王储是真的喜欢这件青铜器,把它照顾得很好,就算到了21世纪依旧没有任何折损。

    周赫煊更讨厌大英博物馆,那里的中国文物实在太多。除开一些拿出来展览的,大部分都扔在仓库里任其腐烂,十年八载才拿出来保养一下。那才真是对文物的亵渎,对中国的侮辱,英国佬比瑞典佬坏多了。

    在见到青铜战车后,周赫煊已经没有任何继续欣赏的兴趣。他随便找了个借口离开,然后直奔斯德哥尔摩市电报局,给李石曾和蔡元培发去越洋电报,让他们马上呼吁南京政府收回文物。
龙8国际