文学迷 > 历史军事 > 民国之文豪崛起 > 691【达成】
    伦敦。

    圣玛丽医院。

    周赫煊对着镜子照了又照,很不高兴,特么的破相了啊。

    被子弹掀飞的小半只耳朵已经缝回去,但隐约可以看到疤痕。最无语的是,耳廓中央出现一个洞,透风的那种,虽然不大,却很抢眼。

    除此之外,周赫煊的侧脸还留下一道弹痕,从颧骨处延伸到耳根子,让他英俊的脸庞多出三分硬汉气质。

    “别唉声叹气了,我觉得挺好看的。”张乐怡安慰道。

    马珏也笑嘻嘻地说:“是啊,我也觉得挺好看,民族英雄就该是这样。一个伤疤,就是一块勋章。”

    在护士给耳朵拆线过后,医生又检查了一番周赫煊腹部的创口,说道:“周先生,伤口恢复得很快,已经可以出院了。不过别做剧烈运动,容易引起伤口崩裂。另外要多喝水,你服用了过量磺胺。”

    “多谢医生。”周赫煊笑道。

    于珮琛问:“先生,今天办出院手续吗?”

    “为什么要出院?我的伤还没完全康复呢。”周赫煊不假思索地说。

    现在全世界都在怼日本,周赫煊只要多在医院住一天,日本就要被多怼一天。同时,民间舆论给英国政府的压力,也是跟周赫煊住院有关的。

    这个时候怎么能出院?

    而且回家也只能躺床上休息,腹部那处伤口太大了,至少还要等十天半个月才能恢复。

    “咚咚咚!”

    敲门声响,于珮琛立马跑去开门。

    霍华德·沙逊双手插在口袋里,笑呵呵走进来说:“周,看来你恢复得不错。”

    “你这是来看笑话吗?”周赫煊没好气道。

    “不不不,”霍华德·沙逊摇头,“你不是笑话,你是英雄,伦敦市长都决定给你颁发‘荣誉市民’称号了。”

    “那真是荣幸。”周赫煊的语气中带着嘲讽。

    霍华德·沙逊在随从手中夺过水果篮,放在床头说:“能单独聊聊吗?”

    “当然。”周赫煊示意张乐怡、马珏她们出去。

    等病房清空,霍华德·沙逊才笑道:“我们的计划成功了,英国政府召开内阁会议,确定绕开日本帮中国解决白银危机。”

    “恭喜。”周赫煊道。

    “彼此彼此。”霍华德·沙逊说。

    事实上,早在周赫煊遇刺的第九天,南京国民政府就已经宣布进行货币改革。在没有获得任何国家支持的情况下,单方面实行法币政策,禁止民间白银流通,并宣称中国法币与英镑挂钩。

    显然,孔祥熙、宋子文已经被逼疯了,中国的经济形势糟糕到无法再拖的地步,即便本金和外汇储备不够,也只能铤而走险提前发行法币。

    历史上的英国就这么被套进去,因为南京政府单方面宣布挂钩英镑,导致日本和美国都以为中英两国有暗中交易。

    英国就像一个被穷汉强掳回家的小媳妇儿,为了自身利益,不情不愿地陆续给中国提供帮助。日本则恼羞成怒,开始大肆制造谣言,并挤兑中国白银,差点就把刚刚发行的法币给弄得信用崩溃。

    中国的货币改革造成国际银价暴跌,美国那边的白银集团无利可图,终于同意罗斯福出手。美国到那时已经失去先机,只能悄悄跟英国商量,两国联手用美元和英镑来排挤日元。

    没有真正的胜利者,中国、美国、英国和日本,由于把白银危机拖得旷日持久,全都没捞到什么大的好处。

    现在被周赫煊这么一搞,日本理亏,英国再无顾虑。虽然南京政府货币改革的日期没变,但英国已经决定提前出手了。所带来的变化就是:中国法币能够更顺利的发行,中国商人、百姓的日子会更好过,在华投资的洋商可以减小损失。而日本的挤兑投机不再那么有效,黑心钱也赚不到历史上那么多。

    至于其他的,没有什么变动。

    周赫煊感到很欣慰,他到底是为国家贡献了力量,至少能让民族资本和平民百姓缓缓劲儿。当然,挨黑枪还是让他很郁闷的,这纯属意料之外的无妄之灾。

    谁让日本的傻逼那么多呢,当年李鸿章就是被日本人莫名其妙打了一枪,结果《马关条约》的军费赔偿少出一亿两白银。

    周赫煊到哪儿说理去?

    “英国什么时候出手?”周赫煊问。

    “已经出手了,”霍华德·沙逊吐槽道,“内阁开了近半个月的会来讨论,那帮蠢货实在太迟钝了。现在汇丰银行(上海)已经调集好资金,给中国提供足够的英镑外汇,以保证中国法币的顺利发行。”

    周赫煊笑道:“皆大欢喜。”

    孔祥熙和宋子文这次玩得很溜,都没经过英国同意,就单方面强行宣布法币与英镑挂钩。在招来日本和美国的误解之下,英国政府还没法解释,因为在华英商也在暗中推波助澜。

    接下来的事就好办了,汇丰银行(上海)控制着中国海关财权,拥有大量的英镑外汇,足够支撑法币的顺利发行。

    日本肯定很难受,但也只能难受,最多再玩一些造谣和挤兑之类的阴招。

    “不介意我抽烟吧?”霍华德·沙逊掏出雪茄盒。

    “当然介意,我是伤员。”周赫煊说。

    霍华德·沙逊咽咽口水,只能把雪茄放回兜里,笑道:“大英雄,等你康复出院了,我给你准备一场大型酒会。”

    “没必要。”周赫煊说。

    “那就这样吧,下次再见。”霍华德·沙逊起身道。

    这家伙刚把房门打开,就看到外面站在一堆女人和小孩儿,孟小冬、婉容、廖雅泉和阮玲玉带着孩子全来了,甚至连干妹妹周璇都站在过道里。

    “煊哥!”

    “煊哥,你没事吧?”

    “哥哥,伤口还疼不疼啊?”

    “爸爸,你哪里受伤了,我给你吹吹。”

    “爸爸,同学们都说你是大英雄!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霍华德看着一堆女人冲进病房,愣了愣,随即怪笑道:“中国男人真是幸福,我喜欢中国。”

    周赫煊惊讶地问阮玲玉和周璇:“你们怎么也一起来了?”

    孟小冬解释说:“我正好在上海演出,阮小姐主动联系我的,然后我们就约婉容她们一起坐船过来。”

    周赫煊不知道的是,费雯丽也来了,刚刚下船朝这里赶。

    病房里很快就要炸……

    
龙8国际