文学迷 > 历史军事 > 民国之文豪崛起 > 683【刺杀】
    我们前面说过,和平主义在30年代的英国属于政治正确,不容任何人站出来反对。

    因此,包括铁血主战的丘吉尔在内,也必须是“和平主义者”,至少要标榜自己是“和平主义者”。

    如何达成世界和平?

    英国人分成两派。

    一派叫做“可战派”。以丘吉尔和艾德礼(工党领袖)为代表,他们认为反对战争必须使用物质力量,包括最后使用军事力量,相关团体为“国联协会”(LNU)。

    一派叫做“弃战派”。以兰斯伯里和道森(《泰晤士报》主编)为代表,他们谴责和反对一切战争,面对危机冲突,主张通过协商合作来解决,相关团体为“和平誓约联盟”(PPU)。

    到了30年代中期,这两派的分歧越来越剧烈,彼此之间不断争夺会员、资金和支持者。

    搞笑的是,他们使用的手段大同小异,即通过媒体用战争来恐吓民众,导致英国老百姓越来越惧怕战争。后来张伯伦竞选首相时提出的口号,干脆就叫“投张伯伦一票,就多了一份和平”。

    周赫煊在伦敦大学的讲座内容,就好像是给英国的“和平主义者”们提供了弹药,他们又有了战争恐吓的新鲜材料。

    其中以《泰晤士报》和《观察家报》最为积极,这两份报纸挑选最惨烈的几张屠杀照片,用了三分之一的版面来刊登图片。他们不断的强调战争只能带来死亡,谴责日本停止对华侵略,同时又号召英国人民支持“和平运动”。

    于此同时,在地方选举当中挫败的保守党,也拿日本侵华屠杀来攻击工党,指责日本加快对外扩张的步伐,是源自于工党执政期间的纵容。工党同样拿此事来反击,说保守党的妥协外交政策,才是酿成日本武力扩张的罪魁祸首。

    周赫煊的这趟伦敦之行,显然同时卷入了英国“可战派”和“弃战派”,以及保守党和工党之间的政治斗争旋涡。

    英国最大的反战团体“国联协会”(可战派),以及刚刚成立就气势如虹的“和平誓约联盟”(弃战派),不约而同的向周赫煊发出邀请,希望周赫煊能够参加他们组织的公众演讲。

    毫无疑问,周赫煊的反战讲座,已经触碰到英国人最敏感的G点。

    整个十月份,周赫煊就在演讲和讲学当中度过。他这次学聪明了,只是不断的重复反战与和平,并不透露自己站在哪一边,更不会傻到说什么“以战争求和平”。至于“反法西斯”论调,周赫煊更是提都不敢提,不然肯定会惹怒“弃战派”。

    于是,“可战派”和“弃战派”对周赫煊更加尊重,千方百计的想把他拉到自己这一边。

    英国保守党也频频邀请周赫煊参加酒会,希望周赫煊帮忙拉地方选票,想要蹭蹭热点来刷民众好感度。

    据后来的史学家统计,周赫煊先生仅在1935年10月,就在英国各地进行了8堂学术讲座、16场公开演讲,应邀出席了13次私人酒会。

    再加上报纸媒体的疯狂宣传,周赫煊简直在英国都封神了,被誉为“来自东方的和平斗士”。

    周赫煊的《菊与刀》,以及介绍甲午战争的《龙旗翻卷之下》,一下子炒冷饭在英国成为畅销书。在这两本书的宣传下,英国人对日本的印象坏到了极点,普遍认为那是一个披着文明外衣的野蛮国家。

    《泰晤士报》再适时抛出中国白银危机,并分析了英国插手能得到的好处,立即就获得英国民众的广泛认可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10月下旬,周赫煊在英国各地转了一圈,再次回到雾都伦敦。

    周末。

    上午十点。

    特拉法尔加广场。

    成千上万的英国民众汇聚于此,等待着聆听周赫煊的演讲。这次没有谁花钱雇人撑场面,报纸上一刊登演讲消息,无数市民就自发跑来了。

    “滴滴!”

    汽车鸣笛声响起,人群自发的让开一条通道。

    四位荷枪骑警在前面开路,他们跨着雪白的高头大马,其中一人猛地的吹着哨子。后边是一辆加长宾利防弹轿车,坐着周赫煊、张乐怡、于珮琛和孙永振。再后面是十多个街头警察,他们挥舞着木制警棍,任务是维持现场秩序。

    到了广场南段的纳尔逊纪念柱,四位骑警突然下马,街头警察则护送着周赫煊等人前往广场中心。

    周赫煊从53米高的纪念柱下走过,他突然转身,对着纪念柱脱帽敬礼,张乐怡等人也跟着鞠躬敬礼。

    “啪啪啪!”

    广场内外顿时响起热烈的掌声,显然周赫煊的这一举动,赢得了英国人的好感和尊重。

    踏上临时搭建的演讲台,周赫煊抬手示意大家安静,端着铁皮喇叭高声说道:“我很荣幸,能够在特拉法尔加广场做演讲,‘特拉法尔加’是一个值得怀念的名字。100多年前,拿破仑不顾欧洲人民对和平的渴望,连年发动侵略战争,征服了大半个欧洲。他征集法国和西班牙的所有船只,组成了法西联合舰队,想要一举歼灭英国海上力量。就是在特拉法尔加海域上,英国舰队击败了法西联合舰队,破灭了拿破仑的侵略野心!”

    周赫煊指着前方的纳尔逊纪念柱:“在那一场海战当中,独臂将军纳尔逊勋爵浴血奋战,不幸牺牲。他是英国的骄傲,也是世界人民的骄傲,因为他成功阻止了拿破仑的无耻侵略!”

    周赫煊猛地振臂一呼:“纳尔逊勋爵万岁!”

    伦敦市民愣了愣,周赫煊又喊道:“世界和平万岁!”

    当周赫煊再次高呼万岁时,越来越多的市民跟着呐喊——

    “纳尔逊勋爵万岁!”

    “世界和平万岁!”

    演讲现场的气氛,瞬间变得热烈起来。

    周赫煊利用英国伟人做演讲引子,无疑是极为高明的策略,很容易被伦敦市民视为自己人。

    马珏挤在人群当中,目光炽热的看着台上那个男人,激动道:“周先生说得真好,他太会做演讲了!”

    “那当然,现在英国有谁不知道周先生?”

    “一个周先生,足抵一支大军,他让英国人都知道了日本的丑恶嘴脸。”

    “周先生万岁!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其他男同学一边说话,一边护在马珏的周围,防止他们的女神被密集的人群给挤到。

    演讲台上,周赫煊继续说道:“和平,是神圣的,是人类数千年来的终极梦想。我这次来到英国,感到非常震撼,英国人民的和平主义观念,让我为之深深佩服。跟英国一样,中国也是热爱和平的国度,我们从不主动入侵别的国家……”

    “但很可惜,中国遇到了一位恶邻——那就是日本。关于日本的诸多劣迹,我想已经不用再复述了,这段时间的报纸有详细报道。我想说的是,去年美国的白银政策,在中国引发了一场经济危机。这场危机不仅让中国蒙受严重损失,更加损失了英国人民的利益……”

    就在周赫煊热情洋溢做着演讲的时候,三个亚洲面孔不断地往前挤,渐渐来到演讲台的下方。他们用日语低声交流道:

    “不能让他再继续了,这个家伙是大日本帝国最危险的敌人。”

    “我们这样做,该不会带来麻烦吧,有可能引起外交纠纷。”

    “不怕的,英国人全民反战,他们都是不敢打仗的懦夫。”

    “但周赫煊是国际名人。”

    “已经到了这个份上,就别再犹豫了。我虽然只是学生,但我时刻准备着为大日本帝国奉献生命。都留一颗子弹,如果逃不掉的话,那就自杀以报天皇!”

    “哈依!”

    “小泽君,前川君,听我命令,我们一起行动。”

    “好!”

    “一,二……三!动手!”

    
龙8国际