文学迷 > 历史军事 > 民国之文豪崛起 > 664【交易】
    见周赫煊依然犹豫不决,维克多·沙逊突然拍手:“啪,啪,啪!”

    随着巴掌声响起,三个佣人鱼贯而入,其中一个手里还捧着卷轴。

    维克多·沙逊笑道:“周先生,我准备送你三件礼物。第一件就是刚才的承诺,五年内资助50个中国学生留学。第二件嘛,听说周先生喜欢字画,正好我手里又有一副。”说着,沙逊命令仆人,“打开给周先生看看。”

    两个仆人小心翼翼地拉开卷轴,这幅古画足有三米多长,在灯光的照耀下显得似真似幻。

    周赫煊表面上不动声色,内心早已掀起了波澜。他这些年努力练习书法,也收藏了不少古董,对字画的鉴赏虽没达到行家级别,但至少也是个高手了。

    这幅画的名称叫做《韩熙载夜宴图》,中国十大传世名画之一。

    国宝啊!

    几个月前诺曼送给周赫煊的乾隆御刀,跟眼前这幅画比起来,简直连提鞋都不配。

    “周先生,还满意吧?”维克多·沙逊笑道。

    周赫煊挑挑眉:“我听说这幅画原本收藏在皇宫里面,溥仪偷运变卖后,就落到画家张大千手里。张大千先生视画如命,他是肯定不会卖的。所以,沙逊先生你的这幅,该不会是赝品吧?”

    “哈哈哈,”维克多·沙逊放声大笑,“我早就请专家鉴定过了,怎么可能有假?古董专家跟我说,《韩熙载夜宴图》的真品早就失传了,张大千手里那副是南宋摹本,是从清朝皇宫里流出的。而我们现在看到的这幅,是北宋摹本,一直藏于中国民间,说起来比皇宫流出的那副更加珍贵。”

    周赫煊终于忍不住朝那幅画走去,佣人立即奉上放大镜。

    “嘶!”周赫煊仔细鉴赏之后,忍不住倒吸一口凉气。

    张大千收藏的《韩熙载夜宴图》,拖尾处有南宋史弥远、明代王鹏翀、清代宋荦钤和乾隆等人的印章,还有元代班惟志的提诗、清代王铎题跋等等。

    而眼前这一幅画,则有宋太宗赵光义的题跋和玺印,如果属于真品的话,那至少临摹于北宋初年,其收藏价值远高于张大千手里的摹本。

    此画不仅有赵光义的题跋,还有宋真宗赵恒、宋仁宗赵祯、宋徽宗赵佶的玺印。特别是宋徽宗的瘦金体提诗,周赫煊也算对书法有些鉴赏能力,他有八成把握确定这是宋徽宗的真迹。

    在北宋历代皇帝的印章后面,其他收藏者都是些大臣和文人。由此可以推测,这幅北宋初年的摹本,最初是北宋皇室所收藏,宋室南渡后就流落到民间。

    周赫煊退回自己的座位,忍不住笑道:“沙逊先生真是好运气,这种奇珍都能遇上。”

    维克多·沙逊笑了笑,说道:“这只是我送给周先生的第二件礼物,下面请欣赏第三件。啪,啪,啪!”

    又是三声巴掌过后,一个妙龄少女怯怯走入。

    周赫煊看清了那少女的容貌,气得拍桌子说:“沙逊,你什么意思!”

    “啊!是璇子!”阮玲玉也忍不住惊呼。

    “听说周先生喜欢美人,我自然是要成人之美,”维克多·沙逊说,“这位周璇小姐是今年中国最红的歌星,而且年龄只有15岁,想必周先生非常高兴吧。”

    那个少女正是金嗓子周璇,此刻怯生生站在餐桌前,像个受惊的小兽般不敢动弹。

    周赫煊怒道:“我在问你怎么回事!”

    维克多·沙逊毫不在意地笑道:“五万大洋,我只花了五万大洋,就把周璇小姐买来做佣人。”

    “按照中华民国宪法,买卖人口是犯法的!”周赫煊真的很愤怒。一个祖上靠卖鸦片起家的洋人,祸害了无数中国人民,现在又把一个大明星随意买卖送人,这是对国人赤果果的侮辱。

    维克多·沙逊说:“买卖人口当然是犯法的,我是守法商人,怎么可能做那种事?我跟周小姐签的20年长期雇佣合同,她和她的养父母完全自愿,我没有使用任何暴力手段。”

    没有使用手段才见鬼了!

    以沙逊在上海的势力,就连杜月笙都要跪舔,更何况只是欺负普通人家。周璇跟着现在的养父母只有几年时间,感情没有多深,只要沙逊随便吓唬几下,周璇的养父母必然选择卖女儿,更何况还有5万元的卖身钱。

    维克多·沙逊得意地说:“周先生,我送你的三件礼物还不错吧?只要你答应去伦敦说服那些该死的议员,不管成功还是失败,这三件礼物都是你的。”

    阮玲玉低声哀求道:“周大哥,你帮帮璇子吧,她也是个可怜人。”

    周赫煊按下心中的愤怒,冷笑道:“沙逊先生,你太高看我了。我只是一个普通的中国人,连你们这些大财团都无法说服英国政府,换成是我又怎么可能成功?”

    “不不不,”维克多·沙逊笑着说,“周先生太谦虚了。你在欧美的影响力远超自己想象,你是西方最知名的中国人,由你来做这件事,比我们这些英国人更有效果。而且,我们会配合你。”

    “怎么配合?”周赫煊问。

    维克多·沙逊道:“你知道吗?周先生你今年同时被推荐竞选诺贝尔文学奖和医学奖,而且都通过了初选,只这个新闻报道出来,再加上合适的宣传,就能引起全世界疯狂。只要你答应去伦敦,我保证把你打造成世界级伟人学者,可以跟爱因斯坦比肩的那种。”

    周赫煊气得发笑:“我能跟爱因斯坦比肩?”

    “用中国话来说,周先生不要妄自菲薄,”维克多·沙逊笑道,“你在历史和文学方面的成就,已经高得吓人了,现在又入选诺贝尔医学奖,想不引人注意都难。而我有钱,我可以调动中国、印度、东南亚和欧洲的报纸帮你宣传。宣传,宣传,再宣传,让全世界的人都知道你,那个时候你就是伟人了。而一个中国伟人,在伦敦宣扬日本对中国造成的苦难,必然引起英国民众的同情。到时候,我们再把英国想要联合日本解决白银危机的内情揭露出来,民意就朝着我们这边倒了。英国现在是多党联合政府,内阁天天吵架,谁都攒足了劲迎合民意,想要得到更多的选票支持。到时候,呵呵!”

    “原来,你早就盘算好了。”周赫煊眯眼笑道。

    维克多·沙逊说:“不仅是我,还有英国派驻中国的所有外交官,还有英国的许多大商人和政客。我们都支持你,这是我们一起制定的计划。你只需要去伦敦走一趟,接受几个采访,做几次公开演讲。剩下的全交给我们,而你不但可以帮助中国摆脱经济困境,还能成为世界级伟人,还能获得我的三件小礼物。周先生,你还会拒绝吗?”

    “我貌似没有拒绝的理由。”周赫煊说。

    维克多·沙逊哈哈笑道:“那么,合作愉快!”

    
龙8国际