文学迷 > 历史军事 > 民国之文豪崛起 > 631【弱国无外交】
    1934年10月,第五次反“围剿”失败,红军被迫撤出根据地,开始了轰轰烈烈的两万五千里长征。

    常凯申志得意满,终于召见日本驻华公使有吉明,并公然对洋人记者放出“中日友好”的言论,引来社会各界的一阵狂喷。

    日本方面认为时机已经成熟,于11月中旬派出考察团,在访问中国的时候,甚至提出升级使馆的建议——希望将两国的公使馆,升级为大使馆。

    外交使馆也是有级别之分的,大使馆为最高等级,公使馆属于第二等级。公使可以直接任命,而大使的任命必须得到对方国家同意。

    两者之间更详细的区别,我们可以举个例子:比如此时的驻美公使施肇基,他虽然代表中国在美国展开外交,但却没有权利请求会见总统罗斯福,更没有权利直接与美国高官谈判,除非事先得到了授权。而一旦公使馆升级为大使馆,施肇基就可以请求会见罗斯福,并直接与美国方面谈判了。

    30年代初期的中华民国,好像还没有在任何国家设立大使馆。

    日本这次显然抱有极大的“诚意”,也可以说是迫不及待了,升级使馆可以加快外交谈判进程。

    日本外务省的经济提携方案也很有“诚意”,具体包括:

    一,对作为“原料供应国”的中国,给予人力、物力援助;

    二,日本得购买中国的原料,中国得购买日本的工业品;

    三,中国必须镇压排日风潮;

    四,中国如需要借款,日本愿予以考虑。

    此外,日本还准备在上海设立2亿元的信用额度,用来“圆滑”两国间的贸易。

    常凯申在看到这个方案的第一眼,差点气得掀桌子。这尼玛哪是“经济提携”啊,明白着想把中国变成殖民地,想把中国变成日本的原料基地和商品市场。

    但戏还是得继续演下去,常凯申的演技堪称影帝级别。两国谈判还未正式展开,他就提前表现出自己的诚意,开始疯狂压制国内的反日运动,就连周赫煊的《非攻》杂志都被迫停刊。

    背地里,常凯申顺手就把日本人卖了,让财政部长孔祥熙给驻美公使施肇基发去密电,声称日本愿意出巨款帮助中国应付白银危机,并将共同携手对付美国。他将日本提出的方案原封不动的发过去,并转述了日本的态度,“日本人认为,西方国家绝不会有效援助中国,中国是不得不转向日本的。”

    日本那边也装得很像,甚至展开了国内宣传。大阪《每日新闻》刊载了广田外相的“对华新方针”:若中国愿倒向日本,则日本将对中国予以一切可能的财政与经济上的协助,将中国从一切国际束缚中解放出来。

    一时间,中日两国都在各自国内,展开了“中日友好”的政治宣传攻势。

    美国那边还没有什么反应,英国首先就坐不住了,提出“国际共同对华借款”,希望英、美、法、日四国一起帮助中国度过白银危机。

    日本外相广田立即予以激烈反对,说此次事件应该由亚洲人自己解决,欧美诸国没有资格掺和进来。

    英日两国纠缠不清之际,美国的态度却显得很高冷。

    从8月到11月,孔祥熙连续五次致电罗斯福。前四次,孔祥熙几乎以哀求的口吻,希望美国别再收购中国白银。第五次就要硬气得多,或许是日本和英国让孔祥熙找到了自信,直接致电威胁罗斯福:“如果美国仍不修改白银政策,必将引起严重的后果。”

    美国依旧高冷,连回复都没有一个,而且拒绝跟中国展开谈判。最后估计是不耐烦了,终于给孔祥熙回电,然而内容全部都是官方措辞,敷衍了事。

    罗斯福其实压力很大,他连续召开了几次会议,终于拿出了一个妥协方案,愿意将国际银价压到每盎司0.55美元以下,并希望尽快与中国代表展开谈判。

    常凯申大喜,立即拍电报,任命宋子文为全权特命公使,并让施肇基、范鹤言协助谈判。

    这时都已经是圣诞节了,前后拖了两个月之久。

    美国,华盛顿。

    中国驻美公使馆。

    宋子文特地定制了一套新西装,他站在镜子前整理仪容,还骚气的梳了个新发型,准备在两国谈判桌上展露风采。

    突然,施肇基快步走进房间,面色严峻地说:“宋先生,你快看看这个!”

    宋子文没当回事儿,骚包道:“植公,你看我这领带还不错吧。”

    “哪有时间管你的领带,”施肇基脸色难看道,“美国人出尔反尔了!”

    “怎么回事?”宋子文大惊。

    施肇基拿着外交公函说:“谈判已经取消,美国外交部说,有什么事情可以用电报交流。”

    宋子文愣了愣,随机扯下领带砸地板上,嘴里反复嘀咕道:“欺人太甚,欺人太甚,欺人太甚啊!”

    确实欺人太甚,美国外交部主动邀请中国派出代表谈判,中国这边都任命全权公使了,尼玛谈判说取消就取消,还让以后有啥事电报联系。

    “怎么会这样?”宋子文郁闷道。

    施肇基说:“应该是白银集团向罗斯福施压了,之前每盎司0.55美元的白银定价也被破坏,美国人的承诺变成了谎言。”

    宋子文说:“外交岂是儿戏,怎能出尔反尔,说变就变?”

    施肇基苦笑:“弱国无外交。”

    施肇基对这种事情见得太多了,当初他在欧洲就碰了一鼻子灰,到美国来也被当成空气。可怜他堂堂的中国驻美公使,自赴任以来,居然还没有受到过罗斯福的正式接见。

    别说罗斯福了,施肇基平时有啥事,连美国外交部长都见不到,只能见见美国外交部的小喽啰。

    “现在怎么办?”宋子文已经一筹莫展。

    施肇基说:“找周先生吧,事情是他闹大的,他应该知道怎么收场。”

    就在宋子文前往纽约找周赫煊商议时,孔祥熙突然不按常理出牌,急电美国外交部:中国即将放弃银本位,使币值与美元挂钩。中国愿意一年内向美国出售白银2亿盎司,换取美国对华贷款1亿美元,并提供一笔同样数额的备用信贷。

    恩,孔祥熙的意思很明确——美国不是想要购买中国白银吗?可以。我用白银换取美元,然后用美元作为货币改革的储备金,咱们双方的问题都解决了。

    正在美国搞事的周赫煊得知消息,只能用三个字来表达自己的心情:妈卖批!
龙8国际