文学迷 > 历史军事 > 民国之文豪崛起 > 628【忽悠效果远超预期】
    《旧金山纪事报》虽是美国西海岸发行量最大的报纸,但它的主要读者集中在加州北部和中部。只要讨好了加州本地读者,报道引起本地读者的注意,那么就完全不愁销量。

    就在周赫煊发表演讲的第二天,《旧金山纪事报》就在次版头条刊登相关内容,新闻标题为《白银法案正在把美国推进深渊》。

    不仅如此,美国左翼作家拉夫(Philip Rahv)也借机开火,在《党派评论》杂志发表文章道:

    “美国白银法案的颁布,首先是丧失国格的体现。1933年7月,也就是去年,美国、中国、印度等八个产银或用银大国,在伦敦世界经济会议上签署《国际白银协定》,为了稳定国际银价,规定美国政府每年购银不得超过3500万盎司。然而,距离《国际白银协定》签署才不到一年,美国就颁布白银法案,等于单方面撕毁了这一国际协定。”

    “美国违背了它所承担的稳定银价的国际义务,必然带来一系列国际问题。这种单方面毁约的行为,不是一个大国应该做出来的,美国将逐渐失去国际公信力和影响力。”

    “或许有人会说,只要能帮助美国摆脱大萧条,那么一切背信的行为都是值得的。但白银法案对美国害大于利,随着越来越多的国家放弃银本位,白银的价值实际上是走跌的。而美国靠法律和国家购买拉升银价,等于把有限的国家财政,用于购买价值不断降低的白银。从银价走势来看,美国政府的投资是赚到了,但事实上并非如此,美国只能不断购买白银才能保持银价,一旦出售,必然造成银价狂跌。这是一个无底洞,赚钱的只有白银集团。”

    “白银价格的上涨,一定程度提高了物价。这是资本家所乐意看到的,因为能够刺激工业生产,帮助美国走出经济危机。但我们应该看到,物价虽然涨了,人民的收入却没有相应增长,反而导致人民的生活更加困难。”

    “在远东,美国正在引起中国的敌视,因为白银法案导致中国金融混乱。中国人抵制美国货的行为,必然导致美国商品的出口缩减,真正得益的只有英国、法国、德国和日本。”

    “万恶的资本家,正在给美国人民脖子上系绳索,罗斯福总统已经被白银集团绑架了。美国的大萧条并未终结,这只是一个开始,资本家正在用另一种方式,掠夺美国人民的最后一分钱,抢走美国人民最后一块面包……”

    30年代大萧条期间的美国,属于一个群魔乱舞的时代。

    不仅自由主义和民权运动兴起,左翼思想也如洪水般泛滥,无数美国人开始研究共产主义,甚至有人喊出:“只有共产主义能救美国!”

    而《党派评论》,就是这么一份左翼杂志,虽然创刊只有半年时间,但已经成了美国公共知识分子的大本营。

    公知是啥模样,大家都很清楚,美国大萧条期间最不缺的就是公知。他们动辄抨击政府和政策,甚至公开质疑美国政体的合理性,骂得越狠,读者就越喜欢,谁让美国人民生活得如此艰难呢。

    此时此刻的美国,整个国家都有一种左倾的征兆。

    当然,美国右翼势力也很强大,但白银法案毫无疑问是与右翼思想背道而驰的。右翼主张在经济上自由放任,希望政府对市场的干预越来越少,这正好和罗斯福新政严重冲突。

    一旦有报纸开始质疑“白银法案”,美国的左翼和右翼就同时跳出来,开始对现任政府进行脱口大骂。左翼分子带着“为民请命”的责任,而右翼分子则纯粹是为了反对罗斯福新政——罗斯福得罪的人太多了。

    周赫煊仅仅只做了一次演讲,就直接把加州的舆论烽火点燃了,并且往邻近的几个州不断扩散,效果好得连周赫煊自己都不敢相信。

    大萧条的美国,本就是一只民意火药桶。

    除此之外,周赫煊在其中也起到了巨大作用。他是国际知名学者,他曾成功预言经济危机,他写出过风靡全美国的《泰坦尼克号》,一言一行都受到美国媒体的关注。

    如果换成宋子文,就肯定不能取得良好效果,因为他在美国根本无人关注。

    在周赫煊抵达美国的第六天,旧金山街头就出现示威游行,紧接着是洛杉矶那边,无数民众呼吁政府取消白银法案。

    “局面怎会发展得这么快?”宋子文吃惊的翻阅着报纸。

    “是啊,”范鹤言也说,“报纸上都是反对白银法案的,舆论几乎一边倒,说没人在背后推动谁信啊?”

    周赫煊笑道:“当然有人推动。”

    范鹤言好奇地问:“周先生在美国有很多朋友?是他们在帮忙宣传?”

    “我哪有那种本事,”周赫煊玩味地笑道,“我们好像卷入美国的政治斗争了。”

    “什么情况?”宋子文一头雾水道。

    周赫煊说:“有人想攻击白银集团,我们正好提供了借口。”

    “谁?”范鹤言问。

    周赫煊不确定地说:“有可能是非白银集团的国会参议员,也有可能是罗斯福本人。”

    范鹤言道:“我还是不明白。”

    周赫煊解释道:“美国现有49个州,每个州有2名参议院代表,共计98位参议员,白银七省拥有七分之一的席位。白银法案肯定侵害到某些州的利益,只不过他们通过政治交易达成了妥协。现在我们站出来挑事,自然有人愿意趁机给白银州上眼药。当然,也可能跟各州无关,说不定是罗斯福授意的呢。罗斯福早就对白银七州不满了,顺手而为也不在话下。”

    宋子文摇头说:“应该不会。美国政客都是讲规矩的,一套他们自己定下的规矩。有什么矛盾,可以私底下协商解决,根本不可能闹到社会上公之于众。一旦破坏了这个规矩,就等于是在掀桌子。”

    “呵呵。”周赫煊笑笑不说话。

    政客比资本家还不能信任,他们的节操根本没有底线。

    美国的政治很有意思,如果要颁布一项政策,简单来说就是总统提出法案,参议院通过或修改法案。经常出现这种情况:参议院否决总统某项议案,总统否决参议院的否决议案,参议院再否决总统否决参议院的否决案。绵绵无绝期……

    参议院代表着各种集团的利益,这种集团并非某个公司和财团,而是由众多公司和财团组成的利益集团,被称为“院外集团”。比如白银集团就是典型的院外集团,它是美国七个产银州的利益集合体,占有美国参议院七分之一的投票权。

    罗斯福为了顺利实施自己的新政,不得不做出妥协,但他本人已经恨透了白银集团。而美国的其他院外集团,也有很多看白银集团不顺眼的,比如“美国农场主联盟”。

    白银法案严重损害了“美国农场主联盟”的利益,导致美国本土的农产品愈发滞销。本来,“美国农场主联盟”寄希望于开拓海外市场,比如把粮食卖给银本位国家,因为白银法案会导致这些国家币值上升,从而提高美国农产品的海外竞争力。

    然而万万没有想到,白银法案一出,众多的银本位国家纷纷宣布放弃银本位。就算没有放弃银本位的国家,也并非一定要买美国粮食,苏联那边趁机抢了许多订单——苏联靠卖粮食筹集资金发展工业。

    于是“美国农场主联盟”就懵逼了,国内市场萎缩,国外市场没有扩大,他们也是白银法案的受害者。

    像“美国农场主联盟”这样的院外集团不止一个,例如“美国商会”。他们的损失就更大,他们发现白银法案出台后,中国进口美国商品的数额没有如想象中那样提高,反而还降低了!——英国后来主动出手也是基于此种原因,白银法案导致英国商品在中国市场上销量大跌,这是中国市场被破坏所带来的后果。

    不管是“美国农场主联盟”,还是“美国商会”,都希望该死的白银法案赶快取消。

    周赫煊只是给他们提供了一个契机。

    历史上,美国白银联盟在白银法案颁布后期就分裂了,因为外部政治压力实在太大,各种利益交换导致白银联盟产生内讧。罗斯福通过各大院外集团的矛盾,彻底压服了白银集团这头饿狼。

    即便周赫煊不出手,事情也会朝着那个方向发展,只不过拖得很久,足足两年时间。对于中国来说,那时候黄花菜都凉了,不知损失了多少利益。

    
龙8国际