文学迷 > 历史军事 > 民国之文豪崛起 > 609【救人】
    “这可怎么办?这可怎么办?”何阿英焦急地走来走去,烦躁道,“周先生,你快想想办法啊。”

    周赫煊笑道:“伯母,你怕打不赢官司吗?还是说,你真的伪造文书,侵吞了张达民的钱财?”

    “怎么可能?”何阿英尬笑道。

    周赫煊吓唬她说:“别在我面前撒谎,要说真话,律师才好帮你打官司,否则很有可能要坐牢的。”

    “坐牢?”

    何阿英吃了一惊,终于硬着头皮承认:“周先生,当时的情况是这样的。张家老爷刚刚过世,张达民一个人就分了10多万大洋的遗产。他花钱如流水,吃喝嫖赌抽样样俱全,早晚要把家产拜完。所以……”

    周赫煊讥讽道:“所以你就帮他‘存’一部分?”

    何阿英不好意思说:“也没多少,拿了他几千块钱而已。就算我不拿,那点钱也早晚被他挥霍干净,我总得给自己留条后路不是?再说了,那个张达民一直吃软饭,骗了我们家阿阮好几万块,欠他的东西早就加倍偿还了。”

    周赫煊懒得听她解释,只告诫道:“这几天,你们母女就住在这里,哪儿也别去,等我把事情解决了再说。”

    “好好好,都听周先生的,”何阿英连连点头,然后又心虚的问,“我不会坐牢吧?”

    “你说呢?”周赫煊笑着反问。

    何阿英干笑道:“我相信周先生。”

    周赫煊起身走进卧室,阮玲玉正站在窗前发呆,一脸愁容的看着外面。

    “别怕,我会处理好的。”周赫煊拍拍阮玲玉的肩膀。

    “对不起,给你惹麻烦了,”阮玲玉指着外边的记者,“这些人一直不走,要不我出去解释一下?”

    “没那个必要,”周赫煊安慰说,“你安心待在家里,别多想,我很快就能把事情解决。”

    “嗯。”阮玲玉应了一声,情绪还是不高。

    周赫煊把于佩琛叫来,让她留在家里陪阮玲玉解闷,自己则带着孙永振坐车出门。

    “周先生,听说阮小姐住在这里?”

    “周先生,你跟阮小姐是真心相爱的吗?”

    “周先生,你是否支持一夫多妻?”

    “周先生……”

    小轿车刚刚驶出大门,就有一堆记者围上来。周赫煊根本懒得理会,坐在车上闭目养神,任凭那些记者拍打车窗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哈同路,史公馆。

    史量才幸灾乐祸开玩笑:“明诚不愧是大才子,你的风流韵事已经传遍整个上海滩了。”

    “《新闻报》是什么情况?”周赫煊没好气地问。

    史量才解释说:“我虽然是《新闻报》的大股东,但无法干涉《新闻报》的报道内容。对于《新闻报》的歪曲报道,恕我无能为力,只能说一声抱歉了。”

    “理解。”周赫煊有点郁闷。

    这两天报道相关新闻的,主要都是一些花边小报。稍微有点影响力的报纸,都看在周赫煊的份上有所保留,即便报道了,也没往周赫煊身上泼脏水。

    唯独《新闻报》,这是全国发行量第二的大报,居然煞有介事的讨论周赫煊与阮玲玉的奸情,起到了决定性的推波助澜效果。

    周赫煊问道:“我们成立的那个新闻从业者工会,就没法管这种事?”

    “难啊,工会已经名存实亡了。”史量才苦笑。

    周赫煊拿出一个纸袋子说:“量才兄,这里面都是真凭实据,麻烦你的《申报》如实报道。”

    “明白。”史量才笑道。

    民国时期没有自媒体,广播电台的影响力也不大,真正掌握话语权的就是各大报刊杂志。报纸的巨大力量,就连常凯申这种独裁者都深深顾忌,正在筹划着暗杀史量才。

    跟周赫煊玩舆论攻势?

    呵呵,想多了。

    《大公报》、《申报》、《晶报》、《中国时报》、《良友》画报、《北洋》画报、《品报》、《益世报》、《东方日报》、《新民报》、《新天津报》、《晨报》、《京报》、《上海日报》、《南京晚报》……这个名单可以列很长,周赫煊一通电话打过去,就有全国40多家报纸愿意帮忙。

    当然,有些报社趁机索要好处费,周赫煊给钱就是了。

    用钱可以解决的事儿,那就根本不叫事儿。等过两天,全国几十家报纸一起发力,保准让舆论风向瞬间反转。

    有损名誉?不可能的。

    周赫煊甚至还有闲心管其他事,他低声说:“量才兄,你要当心,最好去北边避避风头。”

    “你听到什么风声了?”史量才顿时严肃起来。

    周赫煊点头说:“我在国党的特务系统有些朋友,老蒋已经下了必杀令,由戴笠亲自策划对你动手!”

    史量才气得拳头紧握:“独裁武夫,误国误民!”

    周赫煊劝说道:“在报道方面,你还是缓缓吧,别太激进了。”

    《申报》这几年一直坚持报道进步新闻,积极呼吁民主宪政和抗日救亡,已经彻底把常凯申激怒。而且,史量才还跟民权同盟、左联走得很近,许多不能在《申报》刊发的进步文章,史量才也想方设法安排在其他刊物发表。

    《申报》的某个副刊,此时已经成为左联大本营,光是鲁迅换马甲写的文章就发表了20多篇,这种事常凯申怎么能忍?

    史量才吸着香烟苦苦思索,终于他说:“我会考虑方式方法,不会刻意激怒当局。但有些事情不能妥协,有些新闻不能不报道,这是原则问题,是一个中国报人应该有的担当。”

    “我敬佩你的人格。”周赫煊只能这样说。

    历史上,再过两个月,史量才就要被国党特务暗杀了。

    “我有百万大军!”

    “我有百万读者!”

    这是史量才和常凯申针锋相对的威胁,毫无疑问,拿枪杆子那个胜利了,拿笔杆子的只能留下传世美名。

    就此而言,周赫煊只能感到汗颜。

    同样是报人,史量才因国事而自身难保,周赫煊却因污事而焦头烂额。

    史量才笑道:“不管如何,还是感谢明诚的提醒,我打算去天津避避风头。”

    “那就好。”周赫煊非常开心。

    杨杏佛当初被周赫煊数次提醒劝阻,但依旧不愿收敛隐忍,结果逃不脱被暗杀的下场,可悲又可敬。史量才就要圆滑得多了,他也是惜命的,在明知有危险的情况下,可不会伸着脖子等特务来暗杀。

    能够救下这位报业大王的性命,周赫煊还是很满足的。《申报》在史量才的主持下,可以有力的推动民主斗争,可以有力的宣传抗日思想,这于国于民都有极大帮助。

    相比而言,周赫煊那点破事不足一提。

    当然,破事儿也是事儿,舆论方面周赫煊毫不担心,他现在要考虑更深层次的问题。

    按理说,以民国地方法院的办事效率,周赫煊至少要等一两个月才会收到传票。事情的邪乎就在这里,法院发传票的速度太快了,背后肯定有人给法官塞钱。

    张达民只是个小角色,周赫煊一根指头就能摁死,他想要揪出幕后黑手。

    周赫煊以为是唐季珊在搞事,但唐老板确实冤枉啊,使坏的家伙还另有其人!

    
龙8国际