文学迷 > 历史军事 > 民国之文豪崛起 > 607【资本家的本性】
    华格臬路,杜公馆。

    令人闻风丧胆的青帮大佬杜月笙,如今被五花大绑在一张太师椅上。他看到周赫煊进屋,顿时笑道:“周老弟,恕我不能远迎大驾,实在是失礼了!”

    “老哥,你这是唱哪出呢?”周赫煊好笑问。

    杜月笙解释说:“蒋委员长发起新生活运动嘛,老杜我也想过过新生活,至少得把这鸦片给戒掉。不然一副东亚病夫的样子,走出去也给委员长丢脸,你说是不是?”

    “有魄力!”周赫煊竖起大拇指。

    一个青帮大佬主动戒鸦片,历史上他还真戒掉了,就这点来说实在让人佩服。

    杜月笙苦笑道:“鸦片难戒啊。我已经半个月没出门了,天天把自己绑在家里,就连吃饭都这样绑着吃的。”

    周赫煊安慰说:“戒了好,男子汉大丈夫,怎能被小小的鸦片所摆布。”

    “这话我爱听,周老弟够豪气!”杜月笙哈哈大笑。

    周赫煊抱拳道:“听说老哥的中汇大楼即将落成,明诚预祝你财源广进!”

    杜月笙得意道:“好说,好说。不过论起做生意,我可比不过周老弟,你那个磺胺药才是日进斗金啊。”

    “顺手掌柜而已,每年分点红罢了。”周赫煊说。

    英国那边的药品公司,周赫煊还真没赚到几个现钱,都拿去扩大生产规模和建立销售渠道了,剩下的钱也投进了药品研发项目。

    费雯丽的老爹欧尼斯总管公司一切大权,肯定有诸多小动作,但周赫煊懒得去较真。他手里握着磺胺的专利,药品研发实验室也是他独资的,掐死了药品的源头。

    只要欧尼斯不是傻子,就不会玩得太过分。即便哪天两人闹崩,周赫煊随时可以拿着各种专利,转而找其他人合作。

    杜月笙闲聊了几句,突然说起正事:“周老弟,你托我查的那个事情,已经搞清楚了。有人给监狱长送了钱,所以破格减刑,张达民是合法出狱的。”

    “能查到是谁在塞钱吗?”周赫煊问。

    杜月笙说:“一个姓李的中年人,说是张达民的亲戚。那人已经找不到了,估计是假名假姓,这种事不好查啊。”

    杜月笙并非刻意敷衍,他是上海青帮大佬不假,但也不能完全掌控上海。想在茫茫人海当中,找一个使用假名字的人,难度无疑等于大海捞针。

    周赫煊其实已经猜到是谁在捣鬼,他问道:“老哥,如果我跟唐季珊有过节,该怎么对付他才好?”

    “茶叶大王唐季珊?”杜月笙吃了一惊。

    “就是他。”周赫煊笑道。

    杜月笙连连摇头:“这个人动不得,牵扯太大了。”

    周赫煊问:“他背景很硬?”

    “不仅是背景问题,”杜月笙说道,“周老弟,你是知道的,咱们中国的各行各业,大多数都被洋人把控。以前洋人垄断了中国的茶叶出口贸易,是唐季珊打破了这种局面。对做茶叶生意的国人来说,唐季珊就是大英雄,全国至少有几十万茶农、茶商要仰仗唐季珊吃饭。你若是扳倒了唐季珊,洋人必然趁机弄垮华茶公司,等于是砸了几十万国人的饭碗!”

    “这一点,我还真没想到,”周赫煊笑着说,“当然,我也没打算搞垮唐季珊,只是给点颜色瞧瞧而已。”

    “那就好,”杜月笙说,“其实我也看不惯唐季珊,这人在做了茶叶大王以后,实在有点太过于得意忘形了。他以前是茶叶行当的英雄,现在已经彻底成了奸商。他跟洋人联手,刻意压低茶叶收购价,搞得茶商和茶农叫苦不迭。他连我都不放在眼里,以为傍上了洋人和高官就能上天,我早就想收拾这家伙了。”

    周赫煊对此还真不了解,连忙询问情况,很快就摸清了唐季珊的底子。

    就如杜月笙所说,以前洋人垄断了中国茶叶出口贸易。唐季珊他爹联合众多茶商,合作成立了华茶公司,想要彻底打破这种局面,但他们的计划很快宣告破产。

    当时,唐家的老底儿都快赔光了,幸好有唐季珊的岳父出手帮忙,终于渡过了最困难的时候。

    唐季珊他爹没有选择放弃,而是独资重建华茶公司,并由唐季珊出任公司总经理。借助当时抵制洋货的运动,华茶公司很快在国内站稳脚跟,又采用低价策略,拿到美国一家公司的茶叶供应份额,成为当时唯一能够做出口贸易的中国茶叶公司。

    华茶公司的生意如滚雪球一般壮大,如今甚至行销亚欧美非四大洲。在中国,华茶公司排在第三,前两名都是洋人企业;在美国,华茶公司是排名第二的非本土茶叶供货商,仅次于一家日本公司。

    如果只看这些,唐季珊绝对算得上英雄,是能够为中国人长脸的民族企业家。

    但伟大导师马克思说得好:资本主义来到世间,从头到脚,每个毛孔都滴着血和肮脏的东西。

    华茶公司当初能够拿到茶叶出口份额,靠的是低价,比洋人公司低很多的供货价。而他在国内则高价收购茶叶,使得茶商都愿意把茶叶卖给他,而不是卖给洋人公司。

    比洋人更高价收购,比洋人更低价出售,这中间居然还有巨大利润,可想而知那些洋商有多黑心。

    等唐季珊的生意越做越大,洋人渐渐认可并接纳了他。于是乎,资本家的本性就暴露出来,他想要攫取更多的利润!

    洋人自然不能得罪,因此唐季珊不敢提高供货价,依旧低价出口到海外。但国内收购方面嘛,那就可以玩花招了,唐季珊居然跟其他洋商勾结起来,共同打压茶叶收购价格。

    无数中国的茶商和茶农,被唐季珊坑得可够惨。但没办法,唐季珊已经联合洋人垄断茶叶出口贸易,茶商、茶农们只能打掉牙往肚子里吞,有苦说不出来。

    最搞笑的,唐季珊居然还能被吹捧为英雄,因为只有他能跟洋茶公司叫板,乃是民族企业家的典范和骄傲。

    听完杜月笙说的这些,周赫煊突然笑了——要弄倒唐季珊很简单,只需物色几个有号召力的中国茶商,带他们去联络美国茶叶公司就行。

    唐季珊不是玩低价供货策略吗?那就比他出更低价,保证美国茶叶收购商会很感兴趣。

    到那个时候,中国的茶叶生意必然竞争更为激烈,说不定还能抬高茶叶价格,为广大的茶商和茶农们创造收入。

    当然,也有可能带来另一种后果——新上位的中国茶叶出口公司,再度与洋人达成秘密协议,继续联手垄断茶叶市场,遭殃的还是那些底层茶商和茶农。

    资本家,很少有靠得住的。

    周赫煊想想还是太过复杂,暂时不准备跟唐季珊撕破脸。只要对方别闹得太过分,他也就算了,大家坐下来吃顿饭即可化解恩仇。
龙8国际