文学迷 > 历史军事 > 民国之文豪崛起 > 606【承诺】
    霞飞路,咖啡厅内。

    一个戴着白色礼帽的青年,拿出个纸袋子说:“唐老板,你要的消息都在里边,劳烦检查一下。”

    唐季珊拆开纸袋,里面装着20多页的资料。从阮玲玉怎么被何阿英收养,到她怎么入读贵族学校,再到怎么跟张家少爷恋爱,怎么进电影公司做演员,收集得详细无比、应有尽有。

    “刘先生不愧为神探,”唐季珊掏出一张支票说,“这是尾款。”

    青年收起支票说:“如果唐老板没有其他吩咐,那我就先告辞了。”

    唐季珊端起咖啡,轻轻呷了一口:“再会!”

    等青年离开咖啡厅,唐季珊才仔细的查看资料,目光很快停留在张达民被送进监狱那一页。

    “周赫煊搞的鬼啊,事情有点难办了。”唐季珊自言自语地嘀咕道。

    虽然侦探找来的资料上,只说张达民是被几个混混设计坐牢的,但唐季珊还是很容易猜到幕后有谁在主使。前些日子很火的“徐志摩”出家事件,报纸上刊登的那张合影,阮玲玉可是就站在周赫煊身边。

    为了一个戏子,得罪国际知名学者,这种事究竟值不值?

    唐季珊已经没什么心思占有阮玲玉了,他只是愤怒而已,感觉自己被人当猴耍了。本来以为让联华影业封杀阮玲玉,阮玲玉会乖乖上门赔罪,可现在想想自己就是个傻瓜。

    阮玲玉早攀上了高枝儿!

    老子得不到的,那就要毁掉,让那臭娘儿们身败名裂——这就是唐季珊的思维方式。随着生意越做越大,唐季珊已经不是当初的唐季珊,他是响当当的“中国茶叶皇帝”。

    问题是,现在冒出一个周赫煊,唐季珊对此有些举棋不定。

    坐在咖啡厅里,唐季珊连续抽了两支烟,他终于下定了决心:只抹黑阮玲玉,不把周赫煊卷进去,一切都还有回旋的余地。

    而且,这种事情唐季珊只需要使钱,并不会亲自出面。就算阮玲玉被搞得身败名裂,也很难怀疑是唐季珊在搞鬼,他乐得站在背后看好戏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有钱好办事,只花了两天时间,阮玲玉的前男友张达民就出狱了。

    监狱门口,张达民穿着破旧的衣衫,茫然望着路边稀疏的行人,不知该何去何从。他虽然蹲了两年多的监狱,但好在把鸦片瘾戒掉了,寻思着是该去投奔亲哥哥,还是去找阮玲玉吃软饭。

    “张先生你好。”一个混混突然出现在张达民面前。

    张达民疑惑道:“你是谁?”

    混混拿出一个纸袋子,笑着说:“别管我是谁,有人让我把这些东西交给你。”

    等张达民接过纸袋,混混立即自动消失。他好奇的把袋子打开,里边装着一张100元钱存折,还有一封长信。信中说,阮玲玉攀附了某个大人物,勾结青帮把张达民陷害入狱。张达民如果想要报仇,可以去找某律师行的赵律师。

    “臭x子,果然是你害我!”张达民看了那封信以后,顿时气得怒火中烧。

    张达民很快叫来一辆黄包车,连饭都顾不上吃,就直奔律师行。但在半路上,他突然清醒过来,这显然是有人想害阮玲玉,拿他当枪使而已。

    张少爷虽然混账,但却不是一个傻瓜,他立即让车夫掉头去霞飞路。

    打官司哪有吃软饭好玩?

    就算把阮玲玉的名声搞臭了,张达民也得不到什么好处,他还不如趁机勒索一笔钱呢。

    张达民来到阮玲玉租住的公寓,敲了半天门也没人应,他立即下楼跑去附近的茶馆,果然看到阮玲玉的母亲正在打牌。

    “砰!九……”何阿英惊呆地看着张达民,跟被踩了尾巴的猫一样叫道,“你怎么出来了?”

    张达民冷笑道:“伯母,没想到是我吧?你们母女俩把我害得好苦啊。”

    何阿英惊道:“你到底想干什么?”

    “干什么?”张达民呵呵笑道,“我不干什么,只想拿回属于自己的东西而已。”

    何阿英好不容易摆脱这个混蛋,不想再招惹上,她连忙说:“我不认识你,你快走!”

    “想赶我走?哈哈,想得美!”张达民表情狰狞道,“一口价,三万大洋,咱们两清了。”

    何阿英顿时炸毛:“三万?你干脆去抢算了。”

    “真不给?”张达民问道。

    “死也不给!”何阿英把钱看得比命还重要。

    “很好,很好,这是你逼我的!”张达民说完转身就走。

    “祸事啊!”

    何阿英已经没有任何打牌的心情,连忙跑去周公馆找女儿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周公馆。

    阮玲玉看着正在整理箱子的周赫煊,不舍地问:“老师,你又要离开上海了?”

    “嗯,明天就走。”周赫煊应声道。

    阮玲玉欲言又止,银牙咬着嘴唇,双手捏成拳头又松开。突然间,她鼓起勇气冲上去,从背后抱着周赫煊的腰说:“老师,我……我喜欢你!”

    周赫煊脸上露出一丝苦笑:“你这又是何必呢?我有很多女人的。”

    “我知道,”阮玲玉将脸颊紧贴在周赫煊的后背,语气中带着一丝决绝和疯狂,“你有很多女人,也不多我一个,反正我是跟定你了。你要是不答应,我就……我就去跳黄浦江!”

    阮玲玉不懂得勾引男人,她只能用自己的方式表达爱意,而且说到做到。周赫煊是她第一个真正喜欢的男人,无论从哪个方面来看都那么优秀,最重要的是对女人足够尊重。

    是的,对女人尊重——虽然周赫煊家里女人一大堆。

    阮玲玉不是什么进步女青年,她只苛求一个能够体贴照顾自己的男人,能够做为自己后半生的依靠。就算这个男人长时间不在上海,不在她的身边,她至少也能有一个“家”,一份对未来的盼头。

    最好还能有一个孩子,那她的人生就完美了。

    这个要求很简单,但对民国的女明星来说,其实是一种奢望。她们瞧不上普通男子,有钱有势有才华的又看不起她们,结局基本上都是被玩弄之后抛弃。

    阮玲玉对此看得很明白,她不糊涂,她不想让周赫煊从眼前溜走。

    周赫煊则感到头疼无比,有些后悔当初犯贱,居然主动去帮阮玲玉的忙,现在想甩都甩不掉了。他非常了解阮玲玉的性格,这妹子虽然平时话不多,但从来不说假话,跳黄浦江这种事她是真干得出来啊。

    沉默片刻,周赫煊无奈地说:“以后你就住在这里吧,等找到合适的地方,我再把你安置过去。”

    “嗯,我住哪儿都可以。”阮玲玉顿时笑起来,她已经得到了想要的承诺。

    “咚咚咚!”

    于佩琛的声音从门外传来:“周先生,外面有位何阿英女士,说是要见阮小姐。”

    
龙8国际