文学迷 > 历史军事 > 民国之文豪崛起 > 586【电影皇帝和卖报歌】
    等把《松花江上》录制完毕,周赫煊跟乐队已经磨合得差不多了,配合得很有默契,剩下的三首歌仅用两天时间便完成。

    特别是《兰花草》,这首歌实在太简单,后世许多幼儿园将其当做儿歌来教,录歌的时候只花了两个小时。

    但录完以后,周赫煊发现一个严重问题:“聂先生,这四首歌如果放在一张唱片,感觉有点别扭啊。”

    “确实有问题。”聂耳点头道,曲风差别太大了。

    周赫煊建议说:“不如分开灌成两张唱片。”

    聂耳也是这样想的,他说:“《兰花草》和《鸿雁》一张唱片,《松花江上》和《万里长城永不倒》一张唱片,唱片规格从45转改为78转。”

    “78转的唱片不是每面只能录4分钟吗?《松花江上》好像超时了。”周赫煊道。

    聂耳不好意思道:“是我疏忽了,那就一张78转,一张45转。”

    本来《松花江上》是没有超时的,但由于编曲多方改动,歌曲时长足足达到了6分多钟,78转的黑胶唱片根本录不完。

    剩下的工作就不归聂耳管了,华经理李楷生同意了灌两张唱片的建议,然后把歌交给唱片工厂那边,并召集美工制作封面,宣传发行部门也在策划着市场方案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上海的头条新闻,依旧是徐志摩失踪出家,无数混混自发走上街头找人,只为了徐申如的巨额悬赏。

    让周赫煊感到诧异的是,翁瑞午居然也发动朋友寻找徐志摩。这家伙不想看到陆小曼整日消沉,想把徐志摩早点找回来,换得陆小曼的佳人一笑。

    奇怪的三角关系。

    丈夫容忍妻子跟小白脸关系暧昧,小白脸居然不趁虚而入,而是尽心尽力的寻找情敌。

    或许,这就是真爱吧。

    这些年陆小曼挥霍无度,只靠徐志摩是根本扛不住的,翁瑞午不时拿钱接济他们。期间徐志摩曾去了欧洲一趟,翁瑞午也主动变卖字画,资助给徐志摩做旅途之用。

    更扯淡的是,翁瑞午还有原配妻子,以及五个子女,却整天跟陆小曼腻在一起。

    历史上,徐志摩空难去世以后,翁瑞午很快跟陆小曼同居。但陆小曼坚决反对翁瑞午离婚再娶她,心甘情愿做小三,还劝翁瑞午应该多多顾及家庭。

    要说翁瑞午贪图陆小曼的美色,那也是说不通的。

    后来陆小曼由于过度吸食鸦片,牙齿全部脱落,牙龈都是黑的,脸色发青,头发蓬乱,大多数时候只能卧病在床,哪里有半点绝代佳人的模样?可翁瑞午却不离不弃,60年代的时候物资奇缺,他专门请托香港亲戚寄来副食品,给陆小曼提供香烟和肉食。

    从某种角度而言,翁瑞午绝对算得上痴情种子。

    民国时代有太多的痴人,徐志摩的原配张幼仪痴情,徐志摩的初恋林徽因痴情,徐志摩的情敌翁瑞午同样痴情,而徐志摩本人也是个痴情种。

    有人说林徽因是绿茶,但在徐志摩空难死后,所坐飞机的一块残片,一直挂在林徽因的床头。这或许对梁思成来说不公平,但作为妻子,林徽因在婚后并没有出轨行为,她只是心灵上放不下旧爱。

    至于林徽因跟金岳霖的关系,风言风语太多,咱也分不清真假,就不要妄加猜测了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6月14日,金城大戏院。

    “先生,到了。”司机停车说道。

    周赫煊推开车门狂摇扇子,擦着额头的汗珠吐槽:“这个天气要热死人啊!”

    “是啊,好热,”于佩琛难受地说,“下午才洗的澡,现在又出了一身大汗。”

    上海本就是三大火炉之一,而今年夏天又被誉为“上海六十年未遇之酷暑”,可想而知热得有多难受。

    这都不是重点,重点是家里没有空调,车上没有空调,电影院里也没有空调。

    没有空调的夏天,大家都去死吧!

    周赫煊走在马路上,即便隔着一层鞋底,依旧能感受到那滚烫的温度。现在若是打个鸡蛋在路面,估计几秒钟就能烫熟,就连空气都因高温而扭曲。

    快步走进影院,周赫煊感觉稍微凉快了一些,但那种闷热依旧让人窒息。

    今天是《渔光曲》的首映,没有所谓的首映礼,只是主创人员组织朋友一起看片而已,顺便还邀请了许多职业影评人。

    电影是联华影业公司出品的,但总经理罗明佑没来。并非他不重视这部影片,而是上海实在太特么热了,这位公子哥根本扛不住,早坐火车跑去北方避暑了。

    “周先生,你来啦,”聂耳热情地招呼道,“我给你介绍一下,这是我的好朋友王人美,也是《渔光曲》的女主角,这位是她的丈夫金焰。”

    王人美连忙过来握手:“你好,周先生,感谢你能来捧场。”

    周赫煊笑道:“正好来电影院消暑。”

    金焰一脸崇拜,恭敬地说:“周先生,我叫金焰,我是你的忠实书迷。”

    周赫煊说:“我知道你,电影皇帝嘛,你主演的电影都非常好看。”

    “能够得到周先生的夸奖,鄙人三生有幸。”金焰由衷高兴道。

    金焰,原名金德麟,出生于朝鲜汉城,也就是后世的韩国首尔。不过朝鲜半岛已经沦为日本殖民地,金焰的父亲由于参加朝鲜独立运动,惨遭日本特务毒害,而金焰本人则加入了中国国籍。

    不管是朝鲜也好,中国也好,反正金焰是一个爱国者。他出演了大量的进步电影,由于身材高大、外貌英俊,广受女观众的喜爱,整个中国不知有多少他的迷妹。

    聂耳身边,还站着两个小萝莉,一个是周璇,另一个是杨碧君。

    杨碧君本来是穷人家的孩子,很小就在街头卖报补贴家用。有一天,她的报纸被人撞落在地,由于下雨全都弄脏了,急得一边捡报纸一边哭泣。

    这一幕刚好被聂耳看到,聂耳找来朋友安娥,两人合作写了一首《卖报歌》,然后让小女孩儿在卖报的时候唱,从此小女孩儿每天都能卖出很多报纸。

    “啦啦啦,啦啦啦,我是卖报的小行家,不等天明去派报,一面走,一面叫,今天的新闻真正好,七个铜板就买两份报。啦啦啦,啦啦啦,我是卖报的小行家,大风大雨满街跑,走不好,滑一跤,满身的泥水惹人笑,饥饿寒冷只有我知道……”

    未来的孩子们唱着这首《卖报歌》,恐怕不知道它背后的故事,更无法理解民国穷孩子的艰辛。

    杨碧君就是那个卖报的苦孩子,幸好她因《卖报歌》而受关注,前段时间还在话剧里扮演报童,更被《人生》的导演看中,即将在电影里出演童年阮玲玉。

    说起阮玲玉,她今天也来了,眉目含情地看着周赫煊,正纠结着如何上前打招呼。

    
龙8国际