文学迷 > 历史军事 > 民国之文豪崛起 > 554【十四万人齐解甲,更无一个是男儿】
    周赫煊今天下午是真要去听戏,并非骗人的假话。他带着杨家姐妹前往世界大戏院,张乐怡等人早已等候多时。

    “爸爸,”小灵均扑到周赫煊怀里,眼珠子滴溜溜地看着杨秀琼,惊喜道,“这是那个美人鱼姐姐!”

    张乐怡刻意多看了杨家姐妹几眼,伸手笑道:“两位好,我叫张乐怡。”

    杨秀珍、杨秀琼姐妹连忙说:“张女士好!”

    周赫煊怕张乐怡又吃醋,连忙把事情的经过简单讲述,说道:“她们被褚民谊缠得难以脱身,我只好带过来了。”

    张乐怡听了颇为气愤:“堂堂的行政院秘书长,居然能做出这种事情来,简直不成体统。”

    周赫煊笑道:“好了,大家坐下等着看戏吧。”

    在南京,世界大戏院的规模仅次于首都大戏院,至于更加富丽堂皇的大华戏院和新都戏院,此时都还没有建成开业。101

    这些戏院都是多功能的,既可以放映电影,又可以上演传统戏剧,甚至还能演出西方话剧。

    京剧虽然起源于北方,但到了民国时期,在南方也颇受追捧。上海甚至超过了北平和天津,成为民国京剧的最大消费市场,常常云集着来自全国各地的京剧大师。

    而南京距离上海比较近,也受到了很大影响,南京市民对京剧的喜爱并不输给天津。

    这不,孟小冬来南京看运动会的消息传出,立即收到无数的演出邀请,世界大戏院的老板甚至出巨资邀请她唱专场。

    周赫煊他们等待了大约20分钟,全场900多个座位基本上坐满了。

    随着锣鼓声响,演出正式开始。

    第一出戏的就是余派名剧《打渔杀家》,李俊和倪荣的扮演者都是南京名角,几句念白迎来观众的阵阵叫好。

    很快第一场结束,李俊、倪荣同时离场,萧桂英和萧恩准备上场。

    西皮导板声响,萧桂英的女声唱腔从后台传出:“摇橹催舟似箭发!”

    “咦?”

    “这萧桂英不行啊。”

    “谁演的?”

    “搞什么鬼?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资深戏迷听到萧桂英的唱腔,纷纷感觉不妥,因为其基本功都不到家。

    就在这时,萧恩和萧桂英同时念“掌稳舵”,然后“父女”一起摇“船”亮相。

    全场瞬间变得死寂,没有任何人发出声响,有些嗑瓜子的观众目瞪口呆,瓜子从手中掉落都毫无所觉。

    原来饰演萧桂英的花旦演员,居然脸上没有画油彩,一眼便能看出是个洋人美女,这让观众们感到不可思议——洋人还会唱京剧?

    台上的那个洋人美女,自然是费雯丽,她继续唱道:“滚滚江水翻浪花!”

    “好!”

    “唱得好!”

    “看赏!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台下轰然响应,无数观众大声喝彩,仿佛刚才真的是当红名角在唱戏。

    费雯丽的京剧只学了半年,唱得当然不咋样,稍微有点鉴赏能力的戏迷都能听出瑕疵。但架不住费雯丽是洋人啊,洋人居然跑来唱咱们的京剧国粹,瞬间就让观众的虚荣心得到满足。

    费雯丽又唱了两句,全场都沸腾起来,喝彩声伴着掌声经久不觉。

    “儿啊!”

    孟小冬饰演的萧恩一句念白,随即唱道:“父女打鱼在江下,贫穷哪怕人笑咱!桂英儿掌稳舵,父把网撒……”

    “好!”

    行家一出手,便知有没有。

    如果说费雯丽刚才的表现能打60分,那孟小冬的演出就能打120分,现场感染力直接爆棚。

    许多资深戏迷在听到孟小冬的唱腔以后,激动得直接站起来拍巴掌。这导致后面的观众看不到表演,也跟着站起来,呼啦啦全场九百多观众站起来一大半。

    好些观众干脆站着看完整出戏,嗓子都喊哑了,手掌都拍疼了。

    当孟小冬离场的时候,观众们自发的齐呼道:“冬皇!冬皇!冬皇!”

    第二出戏很快上演,孟小冬和费雯丽都没有出现,她们正在后台养精蓄锐,准备第三出戏的演出。

    基本上她们每次亮相,都能引起全场沸腾,费雯丽收获的是礼节性喝彩,而孟小冬则是赢得了观众衷心的赞叹。

    快到傍晚时分,压轴戏结束,只剩下最后一场大轴。

    这时剧场经理突然跑出来,亲自客串司仪说:“今天的大轴是一出新戏,由《蜀山剑侠传》的作者还珠楼主、国际知名学者周赫煊先生,以及老生名角孟小冬小姐联合编剧。有请欣赏新剧《花蕊夫人》!”

    众人一听是新戏,而且还是周赫煊、孟小冬、李寿民联合编写的新剧,大家顿时就来了精神。

    李寿民除了剑侠小说家外,他还有个身份是剧作家。比如李寿民前段时间编写的《酒丐》,由名角叶盛章出演,每每引起满堂彩,几十年后还会被改编成影视剧《大醉侠》。

    尚小云的代表作品《汉明妃》,同样是李寿民编剧,他还会写出《林四娘》、《墨黛》、《秋江》等著名京剧、川剧作品。

    眼下正在上演的新戏《花蕊夫人》,由周赫煊提供大致剧情,李寿民负责编写念白唱段,孟小冬最后再进行略微改动(主要是为了符合余派演出特色)。

    这出戏的剧情内容如下:后蜀皇帝励精图治,辛苦打下蜀国江山,称帝几个月就暴毙身亡,皇位传到后主孟昶手中。孟昶日日笙歌、夜夜美酒,惯宠教坊歌妓、词臣狎客,蜀国十年不动兵戈,一副升平和乐的假象。突然有一天,赵匡胤率兵来攻,蜀国上下闻风丧胆,十多万蜀军不战而降,孟旭和贵妃花蕊夫人都沦为阶下囚。赵匡胤因为看上了花蕊夫人,很快把孟昶毒死,孟昶的母亲(蜀国太后)绝食而死,花蕊夫人也饮毒自尽。

    故事情节基本上取自于真实历史,但却加入了许多私货,各种影射现在的国民政府及其官僚。花蕊夫人做为女主角,其结局进行了大幅度改动,历史上的花蕊夫人是因为卷入帝位之争而死,被周赫煊改成追随亡夫而去。

    这出戏孟小冬饰演蜀后主孟昶,费雯丽饰演花蕊夫人。

    刚开始,戏迷们还阵阵喝彩,但演着演着,就有不少人唾口大骂起来。因为蜀国耽于享乐、不思进取的剧情,跟民国时期的情况太像了,很容易就让观众联想起现实。

    特别是面对赵匡胤的进攻,十多万蜀国军队不战而降,明摆着是在影射东北沦丧和不抵抗政策。

    “君王城上树降旗,妾在深宫哪得知?十四万人齐解甲,更无一个是男儿。”当费雯丽饰演的花蕊夫人,操着怪异的腔调唱出绝命诗时,激愤的爱国者们纷纷站起来,喊出五花八门的口号。

    “打倒卖国贼!”

    “抗日救国,还我河山!”

    “十四万人齐解甲,更无一个是男儿。东北军都是没卵蛋的怂货,出关杀敌啊!”

    “中国万岁!”

    “杀光东洋狗!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整个戏院已经乱套了,观众的爱国情绪完全被激发出来。

    周赫煊忍不住心想:这出戏一火,老蒋恐怕又要来找我麻烦。

    
龙8国际