文学迷 > 历史军事 > 民国之文豪崛起 > 543【成功与麻烦】
    无论是《非攻》杂志,还是小说《黑土》,都迅速在全国引起轰动。

    杂志走的是《大公报》的发行渠道,半个月销量就达到8000份。不是不能卖得更多,而是《非攻》的创刊号只印了8000本,以至于搞得一书难求。

    这就导致一个奇妙的现象,许多学校的校办刊物,纷纷转载《非攻》杂志的文章。那些买不到《非攻》的读者,转而跑去购买各种山寨读物。

    80年以后,大陆旧书收藏市场把《非攻》创刊号炒到5万一本。因为存世量太稀少了,而且收藏纪念价值极高——不管是历史价值,还是文学价值。

    《非攻》属于月刊,在发行第二期的时候,印刷量直接提升到3万本,结果依旧在半个月内售罄。

    整个出版界都为之侧目,如今每期销量数万份的杂志不是没有,就连销量过10万的都有好几本。但如此受欢迎的新办刊物,那还真没见过,创刊第二期就轻松卖了3万份啊!

    《非攻》之所以如此受欢迎,并非仅仅因为周赫煊的名气,以及《黑土》的故事精彩。更因为这本杂志旗帜宣明的主张抗战,而且有许多介绍日本的内容。

    如今大部分国人,都对日本的具体情况两眼一抹黑。当国家遭受日本侵略后,他们迫切的想要了解敌人,《非攻》填补了这个需求空白。

    历史上,留日学生自发创办的《留东学报》,由于专门介绍各种日本相关情况,居然就能在国内卖出接近两万份的销量。要知道,这份《留东学报》是在东京半地下发行的刊物,飘扬过海的都能在中国卖出每期一万多份,可想而知中国读者有多想了解日本。

    《申报》的老板史量才对《非攻》做出了极高的评价:“此刊为国民提供了知悉敌人的窗口,是爱国者必读之刊物。”

    史量才这番话说出了大家的心声,《非攻》杂志每期发行出刊的时候,都会引起广大爱国者的抢购,颇有些不读《非攻》就不配做中国人的意味。

    而《非攻》报道的几个东北民间抗日将领,也成为广大老百姓所熟知的英雄。

    特别是武力收复虎林县城,并坚守县城四个多月,如今还在跟日伪军打仗的高玉山,其名气直追民族英雄马占山。

    然后高玉山就悲剧了,关东军甚至调动飞机来轰炸。本来在历史上,他能死守虎林县城五个多月,却因为《非攻》的报道文章,惹来关东军的疯狂进攻,比历史上提前一个月弃城而逃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上海。

    鲁迅吞云吐雾的抽着烟,仔细阅读着《非攻》的每一篇文章。他特别喜欢看关于国外的内容,由于信息传递方式落后,这个年代非常缺乏了解国外的渠道。

    而《非攻》的各种国外消息,来自于各国留学生的投稿,还附带有周赫煊的分析和评论。鲁迅每次看这些文章,都有一种眼界大开的感觉,他是把杂志当成国际报纸来读。

    认真地把杂志读完,鲁迅提笔写下对《黑土》的看法:“《黑土》这部小说已经连载两期,五万字左右的内容。就目前来看,作者是想写一个大部作品。他以旁观者的冷漠眼光,来审视发生在东北黑土地上的喜怒哀乐。他要借这部小说,讲世情、讲时代、讲国运、讲美丑、讲恩仇、讲历史变迁。钟家的遭难与发迹,是一个畸形社会的缩影;关家的猖狂与冷血,是满清王朝最后的叫嚣;马家似乎是要进行一个复仇的故事,由于小说情节还未展开,暂时还说不清楚……这部小说,无疑是近年来中国顶好的文章,它远比《神女》和《狗官》更为厚重,我确凿期待其后续。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山东。

    巴金笑眯眯地问:“感觉怎么样?”

    老舍感叹道:“我肯定写不出这样恢弘的小说,我只会写小人物的故事。”

    巴金笑道:“《黑土》讲的也是一个个小人物,但把这些小人物串联起来,那就是一个大时代。”

    老舍点头道:“有机会的话,我一定会去拜访周明诚,跟他讨论些关于文学的事情。”

    巴金说:“现在就有机会啊,我要去一趟天津,跟我一起过去吧。”

    “我可没你那么潇洒,每年都能够全国旅游,”老舍连连摇头,“我还要养家,还要教书。”

    巴金得意地说:“所以我坚决不结婚,结婚就被家庭拖累了。”

    老舍好笑道:“你这种人生态度确实少见。”

    “哈哈,那我就先告辞了,等下次来山东再找你喝茶。”巴金抄起杂志,说走就走。

    老舍则拿起小说《黑土》,继续慢慢品味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整个中国文坛都在关注《黑土》,不仅仅是因为内容写得好,更因为故事发生在东北。东北如今是所有爱国者心中的痛,一切跟东北有关的事物,都会得到格外的注意。

    这本小说所展现的强烈时代气息,以及它表现出来的思想深度,非常具有研究和讨论意义。

    无数周赫煊的书迷更是欣喜若狂,他们觉得自己心目中那个偶像又回来了,正在创作一部比《神女》和《狗官》更加伟大的作品。

    与此同时,国际反法西斯同盟中国分会,也正式公开出现在大家眼前,因为《非攻》标明了自己是一份会刊。

    许多读者纷纷写信到杂志编辑部,询问加入国际反法西斯同盟的途径,他们把这当成了一个抗日组织。

    周赫煊连忙给各地的会员们拍电报,讨论广泛吸纳新会员的事宜。他从来没有打算搞一个严密的团体,所以组织力度极为松散,基本上就是确定一个地方的总负责人,然后又细分小地方的负责人。

    周赫煊也从不策划什么激进行动,只是号召大家定期聚会聊天,顶多也就搞搞团体读书活动。

    说白了,这相当于一个大型俱乐部。相同地区的会员,各自结合成小圈子,自发的联络感情和一起学习进步,核心思想是支持并呼吁抗日。

    如此松散的组织形式,国党特务简直都懒得去管,任由各地会员们组织乱七八糟的聚会。

    与此同时,《非攻》的麻烦来了。

    当这本杂志顺利发行第二期,并取得巨大轰动后,日本驻华公使向南京国民政府提出严正抗议,认为《非攻》刊载歪曲内容,意图抹黑日本政府和关东军形象,要求南京政府必须予以取缔。

    南京国民政府要理会这种无耻的要求吗?

    答案是肯定的。

    正在北方活动的戴笠亲自上门,非常委婉地向周赫煊提出了警告。

    南京政府前不久刚签署了《塘沽协定》,
龙8国际