文学迷 > 历史军事 > 民国之文豪崛起 > 540【非攻】
    曾经在20年代影响深远的《小说月报》,此时已经停刊了。

    原因很简单,南京国民政府对出版界施行严格管控,《小说月报》的大股东商务印书馆怕惹麻烦,随即命令主编严格控制所连载的小说内容。

    叶圣陶、郑振铎等人对此深为不满,纷纷辞去编辑职务,导致《小说月报》失去骨干力量。不仅小说内容每况愈下,就连其他版块的内容也质量大减,老读者纷纷放弃了这本杂志。

    直到去年日本侵略上海,商务印书馆损失惨重,正式宣布《小说月报》停刊。

    当初周赫煊的《神女》和《狗官》,都是在《小说月报》连载而扬名的,现在只能换一本杂志连载。

    周赫煊的选择是,自己创办一本。

    国际反法西斯联盟中国分会,在周赫煊多方写信联络之下,此时已经拥有68位会员,其中包括胡适、徐志摩这类文人,也包括马衡、李济、陈寅恪等学者,另有科学家、社会活动家、政治家等等。

    反正大家经常写信交流,分享着自己对反战与和平的见解。然后根据感情亲疏和地域距离,分别聚合成不同的讨论组,大家偶尔出来坐在一起聊天扯淡。

    嗯,跟后世的贴吧或论坛差不多。

    平时写信交流,相当于在网上聊天打屁。然后再分成不同的讨论群组,聊聊兴趣爱好什么的,有空就约一约线下聚会。

    可以说,周赫煊组建的“国际反法西斯同盟中国分会”,根本毫无战斗力、组织度和威胁性可言。

    当常凯申得知周赫煊组建了一个团体,立即派蓝衣社来打听情况。在了解到具体信息后,常凯申只笑着说了一句话:“纯学术的组织,就不必去管它了。”

    比如梁思成、林徽因夫妇,现在就是该组织的会员。他们家每个星期举办的沙龙,都相当于北平会员们的线下聚会,其实聊天的话题还是那些,只不过更偏向于现实问题而已。

    周赫煊这次要连载新小说,干脆就趁机创办新杂志——国际反法西斯联盟中国分会会刊《非攻》。

    本来会刊打算命名为《非战》或《反战》,但这两个词汇,如今代表着国际左派势力。周赫煊为了避免引起不必要的麻烦,干脆引用了墨家的思想主张“非攻”。

    为了创办这份会刊,周赫煊专门拍电报把朱湘叫回了天津。

    朱湘这家伙跟历史上一样,脾气半点都没改。几年前他跑去美国留学,结果三年间换了四所学校。

    最开始朱湘在劳伦斯大学读书,因为教授在课堂上朗读了一篇把中国人比作猴子的文章。朱湘当场和教授争辩起来,最后闹得不欢而散,其愤怒的离开劳伦斯大学,转读了芝加哥大学。

    后来的情况基本上差不多,基本上每隔半年时间,朱湘就要跟老师或者同学闹翻。

    最终朱湘没有拿到学位证书,便选择回国了。那次退学的原因,是学校的教授怀疑他借书不还,以及一个美国女同学不肯跟他做同桌。朱湘认为教授和那个女同学,都在歧视他的中国人身份,坚决不肯在美国读下去。

    回国以后,朱湘被朋友推荐去安徽大学做英文系主任,月薪足足300元。可他又因学校擅自改动英文系的名称,并且胡乱插手院系事务,直接跟校长闹翻了。

    周赫煊得知此时后,便把朱湘推荐去复旦大学。这家伙在复旦大学只教了三个月书,就因为学校压制学生的抗日活动,直接带着学生代表大闹校长室。

    仅在去年,朱湘就换了三个工作,穷得连给老婆看病的钱都拿不出来。

    如果周赫煊现在不拉一把,朱湘很可能像历史上那样精神失常,最后选择投水自杀。

    除了朱湘以外,周赫煊还聘请了女作家庐隐。

    庐隐前几年因为玩姐弟恋,不堪风言风语的烦扰,跟随丈夫去了日本留学。九一八事变爆发后,庐隐立即选择回国,并在上海创作出她的代表作《海滨故人》。

    如果周赫煊不站出来帮忙,庐隐明年就要因为没钱进医院,在家中难产而死。

    周赫煊直接任命庐隐为《非攻》杂志的主编,朱湘担任副主编,并聘请朱自清、徐志摩、胡适等人为长期撰稿人。

    朱湘对于这个安排没有意见,他知道自己不擅长管理协调,老老实实地给庐隐打下手。

    至于《非攻》的栏目版块设置,大致分为五个部分:国际时政、日本国情、东北新闻、理论时评和反战文学。

    国际时政新闻,由各国留学生负责投稿。

    日本国情介绍,由在日留学生提供——这方面的稿件非常多,滞留日本无法归国的留学生,自发搜集关于日本的一切信息,只希望能够让中国更了解日本,方便以后的抗日战争。有不少留学生因此被日本当局逮捕,罪名是“刺探情报”。

    东北新闻内容,则有东北民间抗日救国会提供。包括日军在东北的暴行,伪满洲国在东北的暴行,以及民间抗日团体的英勇事迹等等。

    理论时评部分,则是分析讨论国内外形式,大部分由周赫煊来撰写。

    至于反战文学,每期由一个长篇连载,以及三个短篇故事组成。

    说白了,这就是一本让国民了解世界、了解日本、了解东北,反抗日本侵略的杂志。

    非攻,并非意味着反对战争,而是反对不义战争。

    周赫煊在《非攻》创刊号的卷首语中写道:

    “我今创办杂志《非攻》者,并非反对战争,并非呼吁同胞不抵抗。先贤墨子对战争的看法是,他认为战争耽误民生、残害百姓、倾覆社稷,所以他呼吁和平。

    但墨子先生反对一切战争吗?

    当然不是。

    他反对的是“攻伐无罪之国”,即反对侵略战争。同时他主张“诛灭无道之君”,即支持正义战争。

    而今日寇侵略中国,是为不义战争。中国奋起反抗,则为正义自卫。

    非攻者,应当是我四万万中国同胞,共志成城、齐心协力,将日寇赶出华夏国土,这才是赢得和平的正确途径。一味的退让,一味的不抵抗,只能激发日寇之狼子野心。

    一个强盗闯入家中,你让他只搬走客厅的财物,这可能吗?强盗必然登堂入室,把你家里的东西全部抢走。甚至于,他还要霸占你的屋宅,奴役你的妻儿,摇身变成这个家的主人。

    东北四省的土地,能够填满日寇的欲豁吗?不能。

    日寇侵占我台湾,侵占朝鲜半岛,现在又侵占了东北四省之地。他们不可能停下侵略的脚步,如今已在蚕食察哈尔和河北。他们的下一个目标,将是整个华北地区,然后是西北、华中、华南、华东、西南……

    若一味忍让,神州大地尽为日寇所据。若一味忍让,我四万万同胞,皆成亡国奴!

    本杂志之宗旨,是号召全民抗战。

    无论阶级、无论老幼、无论男女,皆有守土抗战之责。只有反抗侵略,才能赢得宝贵和平。”

    1933年7月1日,国际反法西斯同盟中国分会会刊《非攻》,正式在天津创刊发行,同时开始连载《黑土》的第一章。

    
龙8国际