文学迷 > 历史军事 > 民国之文豪崛起 > 534【收徒弟】
    张学良再度被捆起来戒大烟时,端木蕻良终于到了三乐堂门外。他没有提前写信预约,非常自信的直接登门拜访,对开门的佣人说:“麻烦告知周先生,就说左联曹京平来访!”

    片刻之后,端木蕻良就被带到客厅。

    虽然在佣人面前口气很大,但见到周赫煊以后,端木蕻良难免心中忐忑。毕竟,他只是一个21岁的大学生,加入左联后也只写过几个短篇作品,跟举世闻名的周先生比起来差得太远。

    “周先生,我叫曹京平,笔名端木蕻良。”端木蕻良恭敬地说。

    “坐吧。”周赫煊微笑道,好奇地打量眼前这个青年。

    整个30年代的中国文坛,最耀眼的当属东北流亡作家群。这些来自于东北的青年作家们,将自己的家国情怀、思乡之情、惨痛遭遇都融入到作品当中,成为中国文学史上不可忽视的力量。

    而东北流亡作家群体当中,又有三个人最为瞩目,分别是:萧军、萧红和端木蕻良。

    萧军和萧红此时已经同居,不过再过几年,萧红就要跟端木蕻良结婚。

    这三人当中,萧军属于性情中人,嬉笑怒骂更胜于鲁迅。

    1938年的时候,萧军只身一人,身背褡裢,手拄木杖,徒步从山西度过黄河去延安。太祖得知萧军到来,特地派办公室秘书去问候,顺便安排时间见见面。萧军居然一口回绝:“不见了,他挺忙的,我只住上一两个星期就走!”

    萧军的潇洒、率性和幽默,颇有些魏晋遗风。难得的是,他能安心下来做事,交到他手里的工作肯定不会搞砸。

    如果说萧军有什么缺点,那就是大男子主义。标准的东北老爷们儿,没事就喜欢打老婆,打得萧红实在受不了才提出分手。

    至于萧红,那绝对是“30年代文坛洛神”,民国四大才女的荣誉实至名归。

    萧红的《呼兰河传》,犹如山间甘泉洗涤人心,那种文字之美犹如精灵。在周赫煊看来,张爱玲的文学成就跟萧红起来,相当于慕容复遇到了乔峰,名气虽然差不多,但根本不是一个等级的。

    至于端木蕻良,绝对是一个被忽视的超级文坛大佬!

    此刻的端木蕻良穿着风衣,梳着大背头,风度翩翩就像是富家公子。他恭敬地说:“周先生,我非常仰慕您的学识。最近又听了你所作的《松花江上》,一时间难以自持,所以冒昧前来拜访。”

    “你加入北方左联了?”周赫煊问。

    端木蕻良点头道:“去年考入清华以后加入的。”

    “辛苦了。”周赫煊问候说。左联在去年上半年的时候,风气很不对头,但到今年为之一变,积极宣传抗日、救助流亡学生,应该是他们的内部宗旨得到了调整。

    端木蕻良拿出一沓稿件说:“周先生,这是我正在创作的小说,还请斧正。”

    周赫煊接过稿件只扫了一眼,便知这是端木蕻良的扛鼎作《科尔沁旗草原》。此书确实是今年开始创作的,只不过要在数年之后才发表。

    大致估算了一下稿件的字数,周赫煊赫然发现,端木蕻良居然已经把全书写了差不多三分之二。

    周赫煊翻开仔细阅读起来,足足读了两个小时,突然忍不住抬头看向端木蕻良。

    虽然周赫煊早就阅读过这部小说,但还是忍不住感到惊讶。因为端木蕻良太年轻了,才21岁啊,这本书应该是个40岁的中年人写出来的作品。

    端木蕻良的文风不似萧军那么幽默,也不似萧红那样灵动,甚至显得有些苍白,乍看起来不足为奇。但他的特点是笔触细腻、描写精妙、思想深刻,其中蕴含的大时代变迁气息,已经具备一种文学宗师的风范。

    说得直接一点,《科尔沁旗草原》不输给巴金的《家》、《春》、《秋》,在某些地方还犹有过之。

    还是那句话,端木蕻良才21岁啊,能写出这种作品太吓人了。

    不过换个角度想想也很正常,有些人是天生的文学家,他们的第一部作品便达巅峰。端木蕻良亦是如此,虽然他后来作品众多,但思想艺术价值最高的依旧是这部长篇处女作。

    周赫煊没有把稿件看完,就评价道:“这两年的中国文学作品,能和《科尔沁旗草原》比肩的,就只有巴金的《激流》(《家》)了,我很喜欢你这本小说。”

    “真的?”端木蕻良顿时激动起来。

    巴金可是这几天的文坛风云人物,周赫煊居然把他跟巴金相比,这让端木蕻良如何不兴奋?他还只是个文坛小卒啊。

    周赫煊又说:“我只提两个缺陷,至于是否纠正,取决于你自己。”

    “周先生请讲!”端木蕻良连忙道。

    “第一,”周赫煊说,“你的描写太细腻了,这是好事,也是优点。但凡事过犹不及,过于细腻的描写会显得繁琐,从而导致整个故事构架变得松散。我建议,不必要的描写可以直接删除。”

    端木蕻良点头说:“我记住了。”

    周赫煊继续道:“第二,你很喜欢读《红楼梦》吧?”

    端木蕻良笑道:“我从小就读。”

    周赫煊说:“你的这部小说里面,隐隐约约透着《红楼梦》的影子。但还是那句话,过犹不及,致敬可以,模仿也可以,但不要对《红楼梦》太过执着。你是你自己,不是曹雪芹,适可而止就好。”

    “我明白。”端木蕻良有些尴尬。

    他毕竟还是太年轻,而且没有长篇创作经验,不由自主地在写小说时借鉴红楼梦。现在被周赫煊一眼就看穿,端木蕻良就像个被抓现行的小偷。

    周赫煊上辈子读《科尔沁旗草原》时,最遗憾的就是这部小说《红楼梦》的痕迹太重。特别是后半部分,严重影响作品的本来味道,让一部潜力神作降格为优质精品。

    希望端木蕻良能够改正吧,到时又一位文坛大师就诞生了。

    端木蕻良突然说:“周先生,我创作小说都是自行摸索,你能做我的老师吗?”

    周赫煊一愣,随即笑道:“好啊。”

    东北三大流亡作家中的萧军、萧红,都是鲁迅的弟子。现在剩一个端木蕻良要拜师,周赫煊觉得还不错,至少在徒弟方面不能输给鲁迅啊。

    
龙8国际