文学迷 > 历史军事 > 民国之文豪崛起 > 532【二十九军】
    “号外,号外!”

    “喜峰口大捷!”

    “我军砍杀日军数千人,炸毁大炮18门,威震长城内外!”

    报童脸上洋溢着欢快的笑容,挥舞着报纸满街高喊,迅速吸引来众多路人的注目。

    正坐在黄包车上的端木蕻良,连忙喊道:“快停车,快停车,我要买报纸!”

    “好嘞!”

    车夫立马掉头跑回去,凑到报童身边,迫不及待地问道:“咱真打赢了?”

    “赢了,赢了!”报童忙不迭回答。

    旁边有人问道:“是哪个将军打的胜仗?”

    已经买到报纸的路人,迅速浏览文章,激动地念道:“是29军的大刀队,四个团的兵力向日军发动夜袭,战士们每人身背一把闪亮大刀。赵登禹、佟泽光两位旅长身先士卒,冲入敌军阵地,砍死砍伤日寇数千,缴获坦克11辆、装甲车6辆、大炮18门、机枪36挺、飞机1架,还有日军御赐军旗、地图和摄影机等等!”

    “好!”

    “杀得好!”

    街道上传来轰然喝彩声,报童手里的报纸早被抢光了,许多人飞快奔跑着到别处去买报纸。

    端木蕻良好不容易买到一份,他把新闻报道读了又读,全身都激动地发抖,双眼含泪地笑道:“打得好,两位旅长打得真好!若是我军人人如此英勇,何愁不能把日寇赶出中国?”

    “这位先生说得是,咱中国的军人也不全是孬种!”一个中年男人附和道。

    又有人问:“那两位浴血杀敌的旅长,究竟是什么来头?”

    “当然是西北军,”立即有懂行的人来做解释,“这报纸上说是29军将士,29军以前就是西北军啊。中原大战冯玉祥战败,29军就被张学良收编了。这两位立了大功的旅长,多半就是西北军出身。”

    “还是西北军厉害,当初把中央军打得哭爹叫娘。”

    “狗x的小日本儿这下咬到硬骨头了!”

    “要我看啦,两位旅长立了那么大的功劳,应该升他们做将军!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人们你一言我一语的讨论着,喜悦之情溢于言表。在铺天盖地的溃败战报当中,夹杂着一篇惊天捷报,足以振奋人心了。

    端木蕻良小心地折好报纸,贴身放在胸口的衣兜里,全身的热血似乎都要沸腾起来。

    此时此刻,无论天津、北平、上海、南京、武汉……只要是收到捷报的城市,到处都成为一片欢乐的海洋。

    社会各界纷纷组成慰问团,带着募捐来的钱物北上劳军,各报的记者蜂拥而至,只想拍到一张抗日英雄的照片。随军拍摄的新闻电影,很快也在全国影院播放,电影中只要出现宋哲元(29军领袖)的镜头,全体观众都自发的起立鼓掌。

    29军的大刀队从此名扬天下,作曲家麦新为此创作《大刀进行曲》,这首歌迅速在全国传唱开来,就连小孩子都能吼上几句:“大刀向鬼子们的头上砍去,二十九军的兄弟们,抗战的一天来到了……”

    这次的喜峰口大捷,无疑是给中国人打了一阵兴奋剂。

    自甲午中日战争以来,中国总是战败的那方。以至于到了现在,即便是高喊抗战口号的爱国人士,心里也非常不自信,认为中国不可能打赢日本。

    现在,29军的大刀队终于让国人扬眉吐气——咱们,还是能打胜仗的!

    天津《益世报》把29军的喜峰口抗战,跟去年19路军的淞沪抗战并称,在新闻中写道:“十九路军淞沪一战,二十九军喜峰口一战,使我们中国人还可以做人。”

    上海《时报》甚至高喊口号:“手执钢刀九十九,杀尽胡儿方罢手!”

    北平《世界日报》的社评说:“中国陆军之战斗力,中国民族之自卫力,于十九路军之后,又得到新的有力证明。此非大刀梭镖足以摧毁敌之机枪大炮,乃国民精神道德的力之最高表现也。”

    就日本《朝日新闻》也有相关报道评论:“明治大帝造兵以来,皇军名誉尽丧于喜峰口外,而遭受六十年来未有之侮辱。”

    喜峰口大捷,不管在中国,还是在日本,都引起了剧烈的反响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三乐堂。

    下野后的张学良,正带着夫人于凤至,在周赫煊家里戒除鸦片。他已经被中央党部安排去欧洲访问,为了不被洋人耻笑为“东亚病夫”,张学良特意跑来找周赫煊帮他戒烟。(前面被删除的几章有描述,这里不想多说了,反正张学良正待在周赫煊家里。)

    “大捷,果真是大捷啊!”张学良拿着报纸,哭中带笑。

    周赫煊也是拿着报纸看了又看,笑道:“恭喜六帅。”

    张学良无奈地摆手说:“都是将士们打出来的,跟我没什么关系。”

    说实话,29军这次能获得喜峰口大捷,还真跟张学良有很大的关系。

    张学良刚刚收编29军的时候,只给了50万元安置费就撒手不管了,29军驻扎在山西寄人篱下,军费无着,穷困潦倒,士兵们形同乞丐。

    直到去年,张学良为了防备关东军的进攻,主动把29军调到察哈尔,才让这些无家可归的西北军有了自己的地盘。29军在移防察哈尔的时候,甚至不得不夜间行军,因为他们装备和军容太烂,怕被人白天看到了当成土匪。

    谁又能想到,就是这一群穿得犹如土匪的乞丐军,居然在长城取得如此大的胜利。

    周赫煊心中也不禁感叹,西北军真是能打啊。当初中原大战的时候,若非阎锡山故意拖后腿,估计中央军早就被西北军打残了,老蒋能不能顺利统治中国都难说。

    只可惜啊!

    一想起历史上29军的遭遇,周赫煊就忍不住叹息。

    此战之后,宋哲元带着29军返回察哈尔,军力迅速扩张到六万余人,并且接收了民众抗日同盟和汤玉麟部的大量装备,成为华北地区举足轻重的军事力量。

    这支本来可以作为抗日中坚力量的军队,却由于不断地跟日寇周旋,被南京政府以“屡生事端”为由,免去了宋哲元察哈尔省主席职务,就连29军的驻地都被割让给小日本。

    堂堂的民族英雄、抗日将领宋哲元,被逼得跑到天津做寓公,气得公开指责说:“谁再相信常凯申抗日,谁就是傻瓜!”

    随后29军扩张到十万人规模,相当于北平、天津的安全屏障,可宋哲元本人却一度被逼得投靠日本做汉奸。前方的日寇是敌人,身后的南京政府也是敌人,宋哲元整天想的不是怎么打仗,而是如何保存他的29军。

    直到七七事变爆发前夕,宋哲元已经被搞得身心疲惫,厌倦了和日本人的长期周旋,干脆跑回山东老家养病去了——正好遇到卢沟桥事变爆发。

    猝不及防之下,29军损失惨重,奉命撤往保定。

    常凯申明升暗降,派冯玉祥到29军(当时已升级为第一集团军)来夺权。冯玉祥本是这支部队的老长官,但却完全指挥不动,集团内部矛盾重重,诸将互相猜忌,每遇战事常常一触即溃。

    本来士气高昂的抗日部队,被生生逼成一支只求自保、战斗力奇差的军阀部队,这就是29军的蜕变历史。

    当然,宋哲元做为29军的领袖也难辞其咎,他私心杂念太多,始终都有保存实力的想法。

    幸好29军的长城抗战之魂一直没有熄灭,后来刘汝明的68军、张自忠的59军、冯治安的77军……这些部队都是29军的延续,在多次会战当中屡立战功。

    张自忠将军的英勇殉国,算是29军在抗日战场的最后余晖了,剩下的29军部队渐渐沦为二流杂牌。

    
龙8国际