文学迷 > 历史军事 > 民国之文豪崛起 > 530【敌后抗战】
    (嗯,又被删了三章,大家将就着看吧。有些东西确实太过敏感了,本来还想继续写东北军的情况,但貌似以后不能再提了。这章算是东北敌后抗日的收尾吧,有始有终。

    顺便,老王已经在医院打了三天吊瓶,提醒各位朋友注意保暖,夏秋交替时节容易感冒。

    今天心情和身体都不好,没有第二更了,大家明天再等吧。)

    1932年与1933年的冬春之交,对沦陷的东三省人民来说,日子过得格外漫长。

    自“九一八”以后,东北冒出无数的民间抗日组织,名称五花八门,有救国军、自卫军、义勇军、红枪会、大刀会等等。经过关东军的层层围剿,马占山、李杜、王德林、唐聚五等人领导的大股义勇军几乎都没打散,但小股的民间抗日团体却越来越多。

    只在辽宁省内,就有大概10万规模的义勇军。其中邓铁梅的部队最多,人数超过1万,其余的团体大都在500到3000人之间。

    这些小股抗日部队闻风而动,专门进攻落单的关东军和伪军。虽然打一仗可能只能歼敌几人或十几人,但却搞得关东军焦头烂额,就好像有一只只蚊子在身边乱飞。

    就在关东军进攻热河的时候,为了稳定后方,关东军司令官武藤信义亲自部署了第一次“大讨伐”,对辽宁三角地带展开围剿。同时又命令伪军,对讨伐地区进行“宣抚”工作。

    所谓“宣抚”,实际上就是收缴民间武器,对东北群众散发“亲善”传单,对潜在的“不良分子”进行镇压和抓捕。

    伪军虽然打仗不行,“宣抚”工作却格外卖力。经常几百人进村洗劫,稍微遇到村民反抗,就以“不良分子”的名义杀害,所到之处犹如蝗虫过境。

    所以这个冬春之交,东北沦陷区的人民过得很糟糕。他们最大的敌人不是关东军,而是助纣为虐的伪军,许多老实巴交的农民,在失去亲人后纷纷加入义勇军团体。

    当热河省会承德被日军占领,张学良宣布下野的时候,侯忠国(侯七)正踩着还未融化的冰雪,带队连夜杀向密云一带。

    侯忠国去年的抗日游击打得有声有色,手下有上百个精通“七人背”制造技术的师生,导致他的攻击火力非常凶猛,经常靠打埋伏击溃关东军和伪军部队。

    最辉煌的时候,侯忠国的势力扩充到2万余规模,结果成为关东军的重点攻击目标。

    就如同周赫煊担忧的那样,侯忠国的队伍里混进了内奸。一个自称邓拓海的警察,带着足足3000多人来投靠,由于表现英勇,受到侯忠国的信赖,很快就坐上了团体的第二把交椅。

    然后就是内斗了,邓拓海将侯忠国的藏身地透露给关东军,并在作战之时堵死侯忠国的撤退路线。

    侯忠国在亲信的保护下浴血突围,只带了1000多人艰险脱困。本来2万余规模的抗日团体分崩离析,分裂成三股小团体朝多个方向转进。

    除了侯忠国的1000余部队外,另有冯庸大学的老师张春和,带着2000号人前往南满线继续抗日,跟盘踞在那里的邓铁梅部左右呼应。还有一个叫陈玉的警察,带着1000多号人钻进了辽中地区的老林子里。

    “七哥,生火吧,兄弟们快扛不住了,”周玉良走过来说,“这林子里人迹罕至,日本鬼子不容易发现。”

    侯忠国看了一眼身边的兄弟,一个个冷得直哆嗦,他咬牙道:“互相抱团取暖,撑下去,冻伤了的就找附近老乡寄宿。坚决不能生火,鬼子最近的‘讨伐’很凶猛。”

    “唉!”周玉良无声叹息,只希望今晚不要冻死人。他以前是盘山县统计局的科长,读过大学,去年夏天加入侯忠国的队伍,如今相当于这个团体的后勤总管。

    侯忠国问道:“吃的还能撑多久?”

    周玉良说:“省着点吃,大概还能撑两天。”

    侯忠国低声嘀咕道:“得干一票买卖了。”他突然命令,“都起来赶路,一直往西北前进,接近密云应该会轻松许多!”

    周玉良欲言又止,他觉得留在辽宁打游击就好,可侯忠国偏要去支援长城抗战。

    不过确实如侯忠国所言,到密云那边会轻松很多,因为关东军这次“讨伐”的重点是安奉、南满两线。

    邓铁梅创建的东北民众自卫军多达一万余人,活跃在安奉、南满两条铁路之间,犹豫一把尖刀插进敌人心脏。这支抗日部队不但威胁着沈阳,而且还经常破坏铁路交通,给进攻热河的关东军造成了很大的后勤烦恼。

    如今数千规模的关东军,带着数万日伪军,正在疯狂的围剿邓铁梅。可是邓铁梅狡猾得像只老狐狸,日军的大股部队根本逮不着,反而被他零星歼灭掉数量众多的伪军。

    即便是正牌的关东军,在面对邓铁梅时也损失惨重,精锐日军至少死了近500人。

    正式由于邓铁梅拖住了关东军“讨伐”主力,侯忠国才有机会带着部队,向西北横插杀向密云地区。那边长城抗战正打得火热,侯忠国当然不敢跟日军硬碰硬,只想到那里去骚扰日军后勤,为长城抗战的兄弟们贡献力量。

    当初浴血突围时,侯忠国身边只剩下1000多人。但经过几个月的发展,实力再次暴涨到5000人左右,而且一个个都是作战经验丰富的“老兵”,他相信可以给日军造成极大困扰。

    可惜,跟着侯忠国一起出关抗日的冯庸大学师生们,如今只剩下18人在身边。至于其他的,要么已经牺牲,要么跟他走散,也不知活下来的还剩多少。

    又是两天的行军,侯忠国终于接近密云。好在开春气候变暖,冻伤情况不严重,唯一糟糕的是粮食差不多吃完了。

    “司令!”

    侯忠国的副官带人过来,欣喜地说:“我们从老乡那里得到消息,明天有伪军要来前面的村子征粮。”

    侯忠国精神一震,立即起身道:“走,跟我去看看地形!”

    伪军,一向是侯忠国最喜欢的攻击目标。这些家伙战斗力很差,但对待老百姓却格外凶残,特别是最近两个月,打着“宣抚”旗号抢劫农民的伪军层出不穷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上午九点,暖暖的阳光照在冰雪大地。

    赵四坐在颠簸的骡车上,屁股下面是厚厚的“中日亲善传单”。他的任务是到周边的村落宣扬“和平”,顺便抓捕潜在“不良分子”,最后再征粮运往县城的日军后勤站。

    “四爷,前面就是郭家沟了。”狗腿子跑过来献殷勤。

    赵四挪了挪屁股,捧起那一沓亲善传单,说道:“太君交代下来的任务,必须首先完成。李二,等进村以后,把这些传单都发下去,记住要每个村民人手一份。”

    “好嘞,好嘞!四爷你就放心吧。”狗腿子讨好地说。

    赵四张嘴打了哈欠,再伸伸懒腰,被这温暖的日头一照,他最想做的就是好好的睡上个大觉。

    “砰!”

    “砰!”

    突然间枪声响起,吓得赵四猛地从骡车上窜起,一颗子弹擦着他的耳朵飞过。

    赵四瞬间就吓尿了,连跪带爬地翻下骡车,双手抱头趴在地上躲避。他的伪军部队同样慌作一团,因为这边抗日队伍很少见,遇到突发情况根本不知该如何处理。

    慌了好一阵,赵四才想起自己是领头的,他拔出腰间的盒子炮,探头高喊:“不要乱,不要乱,给我开枪打回去!”

    “杀!”

    只见左边山坡上冲下来上千义勇军,有些拿着枪,有些干脆拿着大刀长矛,不要命地往下方的伪军冲击。

    伪军这边只有上百号人,零星的胡乱开了几枪,就吓得直接溃退了。

    “跑啊!”有人扔下枪掉头就溜。

    “不许退,不许退!”

    赵四大声喊着,想要整顿部队反击,但他自己都飞快地后撤。

    一百多个伪军瞬间成为无头苍蝇,就在此时,他们来时的方向突然又是杀声震天,连退路也被义勇军截断了。

    赵四见状立即丢枪退敌,举双头投降道:“爷爷,爷爷们,别打了!”

    侯忠国来到战场时,上百伪军已经跪了满地,他吐口水道:“呸,孬种!老子的手榴弹都还没来得及用。”

    赵四痛哭流涕:“好汉饶命,好汉饶命,我也是不得已啊。日本鬼子逼着我给他们卖命,不然就要杀我全家啊,求求您高抬贵手,就绕小的一命吧!”

    “你就是这支部队的汉奸头头?”侯忠国残忍一笑,他自有土匪作风,大喊道,“你们这些汉奸都听着,想活命的都过来,把当官的都是杀掉。这特妈叫投名状,谁敢不动手,老子全部枪毙!”

    赵四瞬间瘫软在地,而伪军们在短暂沉默后,突然疯狂地冲向赵四和他的狗腿子。

    侯忠国满意地笑道:“给我打扫战场,再去村里买点粮食,马上撤离!”

    半个小时后,已经打扫完战场的侯忠国正准备闪人,突然听到有人高喊:“前面的是那支兄弟部队?咱是东北抗日义勇军骑兵第二师!”

    “黄处长的部队?”

    侯忠国脸上顿时露出喜色,连忙把对方喊过来说:“老子是侯七,跟你们黄司令是老朋友,快带我去见他!”

    对方也高兴道:“你就是威震三山的侯七爷?真是太好了!”

    黄显声,原为辽宁警务处长兼沈阳公安局长,正是他打响了东北抗日义勇军的第一枪,还杀死了已经投敌做汉奸的张学成(张学良的堂兄弟)。

    去年日军攻打锦州的时候,黄显声在敌后给了关东军很大压力。关东军派出第20师团的骑兵联队,要用这支“攻无不克”的骑兵联队一举荡平义勇军。

    结果黄显声提前埋伏,一举歼灭60多个日本骑兵,还杀死了一个中佐,关东军认为这“实为满洲事变以来最大的悲惨事件”。

    日军为了报复,出动步兵、炮兵、骑兵、装甲兵和飞行队,对黄显声进行连续不断的讨伐。而黄显声把辽西的各路义勇军合编成东北民众抗日义勇军,总共六万余人,坚持抗战一年多,如今差不多快被打散了。

    两支抗日部队很快汇合,侯忠国冲上去就捶了黄显声一拳,笑道:“老黄,两年不见,你小子名气越来越大了啊!”

    “你镇三山侯七爷也不错嘛,”黄显声笑问,“怎么不在辽中抗战,跑到这边来了?”

    “那你呢?”侯忠国问。

    黄显声正色道:“我要去白马关抗日。”

    侯忠国惊道:“你要去长城,跟日本人正面对抗?”

    黄显声点头说:“是啊,一起去吧。”

    侯忠国连连摇头:“不行,不行,我是来打游击的,专门破坏鬼子的后勤路线。”

    黄显声也不强求,他笑道:“那咱们以后多多合作,我可是听说,你的投弹手部队很强啊。”

    “你去长城那边,如果实在打不过就回来吧,”侯忠国道,“周先生说,咱们还是要以游击为主,暂时不要跟日本人正面对抗。”

    “总这么下去也不是办法,正面战场也需要人啊。”黄显声感叹道。

    两人寒暄一阵,又一起吃了顿饭,便各自分道扬镳。

    黄显声前往长城白马关抗战,而侯忠国留在关外打游击。只是他们谁都没想到,两个月后,他们的部队就要合流,并最终成为共党的队伍。

    原因很简单,黄显声率部和日军作战时,居然受到国党205师的监督胁迫,各种拖后腿坏事。

    黄显声气愤之下就投靠了共党,并在骑二师组建党支部。

    而侯忠国的部队由于在长城外各种骚扰日军后勤,关东军愤怒之下派了三个联队来剿杀,还配合着骑兵队和飞行队。侯忠国手下的五千余人遭到毁灭性打击,最后只逃出几百骨干力量,被出关抗日的黄显声给收编。

    侯忠国的队伍虽然散了,但分裂出去的另外两支队伍,却一直坚韧地生存下来。后来全部加入了东北抗联,他们掌握的“七人背”技术也在迅速传播,冯庸大学幸存的抗日师生,成为各个抗日敌后团体的技术骨干力量。

    中国人,一直站抗战,即便正面战场一溃再溃。
龙8国际