文学迷 > 历史军事 > 民国之文豪崛起 > 518【严峻的问题】
    《银河英雄传说》在英国开始连载的时候,周赫煊已经踏上前往天津的列车。

    火车之上,费雯丽一路观察着沿途的风景,看到中国的古城、古建筑时,她会兴奋得惊呼。可当看到中国农村的凋敝和落后,费雯丽又感觉很失望,就好像一个大城市的姑娘嫁到了乡下。

    此时欧洲各国的农民虽然也很穷困,但至少要比中国农民好一些,费雯丽仿佛回到了她从小居住的印度。

    周赫煊正在看报纸,内容跟“中俄复交”有关。中山先生的儿子孙科,再次站出来呼吁中俄恢复邦交,立即跟他的反对者打起了笔仗,这几个月闹得全国皆知。

    中俄复交属于大势所趋,但苏联的做法委实有些过分,以至于很多中国人都看不惯。

    当去年爆发“九一八事变”以后,苏联主动向中国提出恢复邦交,但同时又向关东军各种示好,招致诸多爱国者的强烈反对。

    苏联的态度很复杂,它首先是敌视并警惕日本的,认为日本占领东北,是日本准备入侵苏联的信号。但苏联的五年计划正在关键时期,而且完全没有做好打仗的准备,于是一边联络中国复交,一边讨好日本来争取备战时间。

    这一年来,苏联都干了些什么恶心事?

    第一,苏联虽然标榜中立,却同意由中东路运输关东军,等于是在帮助关东军侵略东北。

    第二,积极援救日本侨民,对日本签订互不侵犯条约。

    第三,允许在中东路悬挂伪满洲国的“国旗”,变相承认了伪满洲国,日本政府将其视为外交重大胜利。

    第四,苏联在土耳其总理访问之际,大肆邀请各国外交团出席宴会,唯独把中国代表拒之门外。

    第五,苏联大阅兵时邀请诸国代表,唯独对中国置之不理。

    第六,苏联正在觊觎中国的新疆,与新疆地方政府秘密缔结协定。

    如此两面三刀的做法,苏联居然还有脸要求和中国恢复邦交,你让中国人怎么看?

    但没有办法,中国和苏联复交对两国都有利,因为有着日本这一共同的敌人。苏联在讨好日本的同时,已经悄悄向远东边境调军了,日本也在东北疯狂修筑工事,目的就是为了防止苏联的进攻。

    说白了,苏联一边在密谋染指新疆,一边在积极备战对付日本。而日本一边侵略中国,一边对苏联保持警惕。只有中国属于彻头彻尾的受害者,被日本打了,被苏联坑了,还得尽量不刺激日本,并考虑是否跟苏联建交。

    张学良的奉系是主张更苏联携手的,张学铭在辞去天津市长职务之前,就建议跟苏联积极合作,并准备借机拿回中东路的法权。

    常凯申刚开始是反对的,原因有两个:一怕刺激日本,二怕得罪英美。

    现在常凯申则偏向于支持复交,原因只有一个:美国爸爸跟苏联的关系已经趋于缓和。

    现在两国已经进入实际谈判阶段,但有两个矛盾无法解决,一是外蒙问题,二是中东路问题。

    周赫煊只是建议趁机收回黑瞎子岛,苏联是肯定愿意的。但南京国民政府却狮子大开口,不但想收回中东路法权,还要迫使苏联承认中国对外蒙的主权。

    苏联当然不愿意,谈判拖了几个月都没有进展,不过最近似乎有些眉目了。

    首先是日本政府公开承认“伪满洲国”,中国面临分裂危险;其次是国联调查书对中国极为不利,常凯申开始对美国、英国等多位爸爸失望了,觉得应该结交苏联这个流氓壮壮胆气。

    至于外蒙和中东路问题,还是暂且搁置不理吧。而周赫煊所说的收回黑瞎子岛,根本没人放在心上,顾维钧、颜惠庆等外交官提都没提。

    “唉!”

    周赫煊叹息着放下报纸,他没有任何理由鄙视顾维钧、颜惠庆,因为民国的外交官实在太难做了。

    弱国无外交并不是真正的关键,关键在于南京国民政府的态度摇摆不定。中央根本没有成熟的外交策略,常凯申和那帮政客的态度反反复复,一天变一个样,你让外交官们该怎么办?

    最搞笑的是常凯申对于日本的看法,周赫煊都说了无数遍,要警惕日本军国主义扩张。

    常凯申也看到了这一点,但他的想法是什么呢?

    常凯申居然公开发表这样的讲话:“从日本现在的情形看来,很可以明白,他们军人想组一个法西斯蒂党,推到政党统治……日本现在的教育程度,早已完全普及,一般国民的智识,同旁的帝国主义国家一样,识字的人已占百分之九十以上,同时民族性的坚强厉害,更为旁的国家所不能比较……”

    嗯,老蒋认为日本的国民素质很高,所以法西斯独裁断不能成功,只要日本法西斯势力倒台,日本稳健派内阁就要执政,到时候完全可以靠外交手段解决东北问题。

    周赫煊看到常凯申的这篇演讲稿,气得直想吐血,他都搞不清老蒋是真的天真无邪,还是故意糊弄国人、安慰自身。

    为什么那天周赫煊不愿跟常凯申讲法家,而是转开话题大谈特谈黄老学派?

    因为法家就是玩独裁的,所有牛逼的法家人物,都属于君王的鹰犬走狗。反而黄老之学崇尚小政府主义,只要法律没有禁止的,怼天怼地炸毁地球都算无罪。

    只看常凯申的那篇糊弄百姓的演讲,就知道他要一条路走到黑。

    为啥这么说?因为常凯申在演讲之后,大谈中日友好,禁止民间的一切反日活动。理由就是提前搞好两国的民间交往,等日本法西斯势力下台后,才好谈收回东北的问题。

    周赫煊心里有一句“妈卖批”,简直不吐不快!

    常凯申是傻子吗?

    当然不是!

    他就是在演戏,为自己的不抗日找借口。其实他比谁都紧张,已经把朱培德找来制定淞沪地区的防御计划了,生怕哪天日本再次抽风来攻打上海。

    好吧,周赫煊生气归生气,但已经顾不上那些了。他正在面临一个更为严峻的问题——把西洋情人带回家,家里的女人们会不会暴跳如雷?
龙8国际