文学迷 > 历史军事 > 民国之文豪崛起 > 508【论文明与法】
    周赫煊笑嘻嘻地问:“萧伯纳先生,你听说过赫尔曼·赫尔姆霍茨这个人吗?”

    “当然,有人把他称为达尔文之后最伟大的科学家,”萧伯纳说,“检眼镜就是他发明的,他还提出了能量守恒定律。”

    周赫煊笑道:“如果你对朱载堉先生还有怀疑,可以去翻阅赫尔曼的著作,里面有关于朱载堉的评价。赫尔曼早在70年前,就说过这么一段话:在中国人中,据说有一个王子叫朱载堉,他在旧派音乐家的反对中,倡导七声音阶。把八度分成十二个半音以及变调的方法,也是这个有天才和技巧的中国人发明的。”

    萧伯纳已经渐渐选择了相信,他说:“我会去证实的。”

    周赫煊又说道:“十二平均律的发明,并不是单一的研究成果。因为里面涉及古代计量学、数学和音乐声学,这说明中国明朝时期的科学并不落后,甚至有可能在某些方面比西方先进。”

    “或许吧。”萧伯纳点头道。

    后世网络上有一句戏言,叫做:永远不要和白痴争辩,因为他会把你的智商拉到同一水平,再用丰富的经验打败你。

    萧伯纳不是白痴,但在陌生领域却相当于白痴。周赫煊就是要把话题拉到自己熟悉,而萧伯纳陌生的领域,然后再反驳他、说服他、打败他!

    周赫煊说道:“萧伯纳先生,你说现在的中国没有文化。而文化是什么呢?”

    萧伯纳解释道:“自然科学、文学、艺术,或者先进的风俗、理念,甚至是信仰,这些都可以称之为文化。”

    周赫煊说:“按照你的观点,我可以理解成:文化是文明的具体表现吗?”

    萧伯纳想了想,点头道:“可以这么说。”

    周赫煊坏笑道:“从人类文明的属性来看,文明是人类脱离野蛮状态的所有社会行为和自然行为构成的集合,其中包括:家庭观念、工具、语言、文字、信仰、宗教、法律、科学、艺术、城邦和国家等等。你对这个定义没有异议吧?”

    萧伯纳有些迷糊,但依旧点头道:“应该是这样的。”

    周赫煊又说:“经过我和汤因比先生的研究,人类文明共有六个母体文明,分别是古埃及、苏美尔、米诺斯、古中国、玛雅和安第斯。这六大文明母体,与现有的其他十多个文明,共同构成人类的20多个文明社会。”

    “等等,西方文明呢?”萧伯纳连忙问。

    周赫煊解释说:“古希腊是米诺斯的子体文明,而现代西方文明又是古希腊的子体文明。懂了吗?”

    “懂了。”萧伯纳晕乎乎的,他感觉在学历史课。

    事实上,根本后世的考古发现,米诺斯和古希腊并没有继承关系。但碍于现有的考古知识,周赫煊不得不同意汤因比的说法,把米诺斯视作西方文明的始祖。

    周赫煊又说:“每一种文明,都包含有起源、生长、衰落和解体几个阶段。西方文明的母体文明米诺斯和古希腊已经湮灭在历史长河中,而古中国文明却一直延续至今,必然有其原因。”

    萧伯纳笑道:“照你的说法,中国文明正处于解体阶段。”

    “不,不是解体阶段,而是衰落阶段,”周赫煊纠正道,“西方文明属于新兴的文明,它确实处于最强势的时期,并迅速在全世界扩张、同化其他文明。按照文明的发展规律来看,文明的发展并不是独立的,而是相互影响的。西方文明的兴起,不仅继承了古希腊文明,同时也受中国文明的极大影响。没有中国发明的指南针,西方就没有大航海时代;没有中国的造纸和印刷术,西方就不可能实现文艺复兴。萧伯纳先生,你认可这个观点吗?”

    萧伯纳点头说:“古中国确实很厉害,但那都是过去的辉煌。”

    周赫煊笑道:“我并不是想说古中国有多么伟大,而是想说文明的发展是相互影响的。西方文明正在强势崛起和扩张,而中国文明正在急剧衰落,这一点我并不想否认。但是,中国文明有个非常独特的能力,那就是超强的自我进化能力。你认为中国现在没有文化可言,其实是中国人已经意识到自己的落后,正在疯狂的学习和吸纳西方文化,这是一个非常特殊的文明历史阶段。如果中国不能成功吸纳西方文明,中国文明就要走向解体阶段;一旦中国成功吸纳西方文明,中国文明必然再度复兴,持续着自己的生长阶段。”

    萧伯纳思索道:“非常有意思的说法。”

    周赫煊又说:“西方文明的崛起,源自于对古希腊文明的文艺复兴。而中国现在也不能一味的模仿西方,否则必然被西方同化,我们目前也正在文艺复兴。一方面学习西方的先进文化,一方面跟中国的传统文明相结合,这样才能保持自我属性。中国现在并非没有文化,最大的文化就是积极的学习西方文明,完成特殊阶段的自我进化。这种强大的文化竞争力,你是在印度等国家无法看到的。”

    萧伯纳挠挠额头,没有再说话。

    周赫煊继续道:“西方文明的崛起,是以古希腊文明为核心,发展出强大的现代文明。而中国文明的复兴,则是以古中国文明为核心,吸纳西方文明有点,从而发展出强大的现代文明。古希腊有诸多先哲,古中国也有诸子百家,中国文化的复兴,其实就是在用西方文明结合诸子百家来进化自身。”

    “诸子百家?”萧伯纳皱眉。

    周赫煊笑道:“就拿法家来说,中国历代王朝一直是外儒内法。法家并不特指法律,奉行宗旨为‘法’、‘术’‘势’三者合一。法代表规则,术代表手段,势代表权威。这是完全可以套用于现代任何政体的,即法律、国策和政体的紧密结合。不管是共产主义、资本主义,还是社会主义,都必须遵循法家的法、术、势合一原则。用最符合国情的政体组建政府,此为‘势’;再以此来制定法律规则,此为‘法’;有了这些,再根据实际情况制定施政方案,此为‘术’。只要达到了法家的法术势三位合一,不管是什么政体,都能通行无阻,取得良好的效果,并促使国家发展壮大。”

    萧伯纳还没什么反应,蔡元培就拍手赞道:“明诚此言大妙,对法家的解释让人拍案叫绝!”

    也难免蔡元培会大惊小怪,民国时期的学者们,无限向往西方的民主法治,生搬硬套地把法家往上面扯,搞得法家只代表了以法治国。

    其实法家的治国理论是非常系统完善的,商鞅属于“法”派,以慎属于“势”派,申不害属于“术”派。到了韩非子时期,法家终于三派合一,韩非子称之为“不可一无,皆帝王之具也”。也即是说,法、术、势三者缺一不可,都是帝王统治国家的重要工具。

    那个时候,君王威严如山,令行禁止,为“势”。一旦皇帝命令不出京城,就是皇帝失“势”,天下必然大乱。而君王统御群臣的手段称为“术”,即帝王之术,如果皇帝没有帝王之术,难免被群臣蒙蔽,做一个无头无脑的昏君。“法”就更好理解,那就是国家法律,如果执法不公、有法不依,国家就要陷入混乱当中。

    这是完全可以套用在任何政体的,属于非常完备的治国思想理念。“势”从皇帝改成政府,“法”依旧是国家法律,而“术”则是施政方略和公务员体系制度。

    所以说,中国历代王朝都是外儒内法。

    独尊儒术里面的“儒”,只是法家“术”的表现形式之一,通过儒家的思想来稳定社会而已。

    
龙8国际