文学迷 > 历史军事 > 民国之文豪崛起 > 471【小白鼠】
    阿姆斯特丹街头,三个老头儿晒着太阳悠闲前行。

    爱因斯坦看看旁边拄拐杖的弗洛伊德,低声对罗曼罗兰说:“你怎么把他也招来了?真是个麻烦事。”

    罗曼罗兰笑道:“你可以不喜欢他的理论,但不可否认他的学说。”

    爱因斯坦皱着眉头不说话,虽然在反战事业上,他和弗洛伊德展开过合作,但却极为反感弗洛伊德的学说。

    特别是弗洛伊德好几次写信给爱因斯坦,说想给他做心理分析。爱因斯坦感觉自己就像个被怪物科学家盯上的小白鼠,都快产生心理阴影了,他写信回应:“我很遗憾不能满足您的愿望,因为我想在一个还未被分析的暗处呆着。”

    对于爱因斯坦所取得的成就,弗洛伊德总说是走运。

    爱因斯坦表示很不爽:“你不了解我,怎能说我走运?”

    弗洛伊德反驳道:“因为你研究的是数学物理,不像我研究的心理学,人人都可以插嘴。”

    几年前,门格博士和作家茨威格给许多人写信,号召支持弗洛伊德拿诺贝尔奖。爱因斯坦回信给门格说:“出于对弗洛伊德先生的杰出成就的敬慕,我决定不掺和这件事。”

    综合以上的情况,可以得出一个结论:爱因斯坦和弗洛伊德互相看不顺眼,但却常常保持联系,他们对彼此的成就既感到不屑,又给出了肯定和尊重。

    至于罗曼罗兰,他和爱因斯坦、弗洛伊德都是好朋友。

    弗洛伊德最著名的《梦的解析》,但这本书卖得很糟糕,一直不被主流社会所认同。直到第一次世界大战结束以后,弗洛伊德才渐渐被学界承认。

    而最先认可弗洛伊德学说的,不是欧洲医学界,而是欧洲文学和艺术界。

    从20年代开始,弗洛伊德就跟法德奥等国的文学家、艺术家走得很近,经常写信探讨心理学在文艺作品中的作用。

    至于这次,爱因斯坦和罗曼罗兰,是来阿姆斯特丹出席国际非战会议的,而弗洛伊德却是来海牙出席欧洲医学会议,三个老头儿莫名其妙就碰到一起。

    “我对周赫煊很感兴趣,”弗洛伊德道,“他的《神女》当中出现了各种梦境和臆想,能写出这样作品的人,他的心理活动应该很奇妙。”

    爱因斯坦吐槽说:“你是想给他做精神分析吧?”

    弗洛伊德点头笑道:“是有这个想法。”

    “真是个令人讨厌的喜好,”爱因斯坦说,“我敢肯定,周赫煊绝对不喜欢被你研究,正常人都不喜欢。”

    弗洛伊德指着罗曼罗兰:“他就愿意被我研究。”

    爱因斯坦道:“所以他不是正常人。”

    罗曼罗兰哈哈大笑:“你们每次见面都要争吵,我已经习惯了。”

    爱因斯坦掏出一盒雪茄,递给罗曼罗兰一支,又故意对弗洛伊德说:“你要来一支吗?”

    弗洛伊德盯着雪茄直咽口水,随即连连摇头道:“不抽,不抽,活命要紧。”

    爱因斯坦潇洒的点燃,吸着雪茄感叹道:“吸烟真是一种享受啊。”

    弗洛伊德顿时急了,摊手道:“快给我也来一支。”

    “你不是不抽吗?”爱因斯坦得意地说。

    “我是不抽,还不能含着?”弗洛伊德郁闷道。

    “哈哈哈哈!”

    爱因斯坦和罗曼罗兰同时大笑。

    弗洛伊德还真只能把雪茄含在嘴里,不敢真抽。他是个老烟枪,抽雪茄抽出了口腔癌,现在不得不把烟戒掉。

    貌似搞学术研究的都喜欢抽烟,爱因斯坦也是个烟鬼,还说什么“烟斗让人思考”。

    心理学研究史上,烟瘾最大的是铁钦纳,他甚至说:“一个男人若不会抽烟,就不要指望成为心理学家。”他不仅自己抽,还带着学生抽,结果不抽烟的学生也被逼着做样子抽几根。铁老师的课题研讨会上,常年吞云吐雾,你要问女学生怎么办?嘿,人家根本不允许女学生参加。

    至于弗洛伊德抽雪茄,人家是有专业解释的。他认为爱抽烟的人都很可怜,因为在婴儿时期未能充分的吸吮母乳,所以长大以后才用抽烟来弥补这方面的不足,这是本能欲望的满足。

    三个老头儿终于慢吞吞来到旅店,弗洛伊德叼着没有点火的雪茄,拍门用德语喊道:“周先生在吗?”

    周赫煊开门看到这老头儿,顿时感觉很熟悉,似乎在哪里见过。再往外一瞧,终于发现爱因斯坦和罗曼罗兰,这是欧洲大师组团旅游吗?

    爱因斯坦介绍道:“周,这是著名心理学家弗洛伊德,这是著名作家罗曼罗兰。”

    周赫煊连忙说道:“三位先生快请进!”

    旅店客房里只有两张凳子,罗曼罗兰和爱因斯坦各坐一张。弗洛伊德年纪较大又身体不好,直接坐在舒适的床沿上,周赫煊帮他放好了拐棍,在旁边陪这老头儿坐下。

    爱因斯坦一开口就笑道:“周,我上次见到波尔,把你那个量子猫实验说出来,顿时让他哑口无言。现在欧洲研究量子理论的物理学家,都在思考量子猫实验,他们把实验定名为‘周赫煊的猫’。”

    周赫煊狂汗道:“我也就是异想天开而已。”

    罗曼罗兰说:“我非常喜欢你的《神女》,那本书充满了对人性的拷问,以及对和平自由的向往。你是一位值得尊敬的人道主义作家。”

    “哪里哪里,”周赫煊说,“我只是个小作家,您是‘欧洲的良心’。”

    罗曼罗兰笑道:“我如果是欧洲的良心,那你就是亚洲的良心。”

    坐在四人都没有想到,罗曼罗兰就那么一说,以后还真有人把周赫煊称为“亚洲的良心”。

    罗曼罗兰又说:“周,对于中国所遭遇的一切,我表示非常同情且愤慨。这次国际非战会议上,我一定帮中国说话,号召全世界一起谴责抵制日本的战争行为!”

    “多谢!”周赫煊由衷感谢道。

    两人刚说了几句,弗洛伊德就忍不住出声:“周,我也对你的《神女》很感兴趣,我可以帮你做精神分析吗?”

    周赫煊愣愣地看着他:“……”

    
龙8国际