文学迷 > 历史军事 > 民国之文豪崛起 > 462【无计可施】
    天津电车电灯公司的大股东虽然是比利时财团,但公司办事处却设在意租界——天津意租界,是意大利在海外唯一的租界。

    电车公司在天津有董事会,华人董事和洋人董事各三位。清朝时候,华董都是由直隶总督选派,比如首任华董分别为海关道、天津道和天津知府。北洋时期,电车公司的华董由直隶省长委派,到国民政府时则改为天津市长委派。

    然而,这些华董只拥有建议权,说白了就是摆在那儿好看的花瓶。

    公司负责人以前叫华务主任,现在一般称为总经理。

    大清早,总经理范本克坐车来到意租界三马路,却发现游行学生比他还早。那些游行者举着标语横幅,高喊着各种口号,不时还有路人加入进来:

    “打倒帝国主义,收回电灯电车经营权!”

    “严惩不法外国公司!”

    “坐电车就是卖国,坐电车就是资敌!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范本克头疼地看着那些愤怒的中国人,让司机小心翼翼地行驶过去。当来到公司办事处时,只见大楼外墙被泼了许多粪便,散发出一阵阵恶臭。

    “上帝,这真是个野蛮的国度。”范本克郁闷地下车。他倒不担心自己的生命安全,因为那些游行者没有使用武力,这使得各租界巡捕也无从下手,生怕随便抓人把事情彻底搞砸。

    至于大楼外墙上的粪便,鬼知道是谁三更半夜来泼的。

    捏着鼻子来到办公室,范本克问秘书:“总部有回电吗?”

    天津电车公司的总部设在欧洲布鲁塞尔,任何大事件都需要向总部报告,总经理也是没有任何处置权的。

    秘书回答说:“公司总部还没有明确指示,但各国领事已经发来公函,要求我们尽快把事情处理妥当,因为电车涨价风波已经严重危害到各租界的繁荣与稳定。”

    “见鬼!”

    范本克抱怨道:“每个月收钱的时候,各租界工部局比谁都积极,现在遇到事情他们却不敢帮忙了!一群吸血鬼。”

    范本克话刚说完,办公室大门突然被推开:“经理,有人冲进来了,他们说是天津税务局的!”

    “让他们滚蛋,”范本克大骂道,“这里是意租界,天津市政府的税务局没资格来这里查账!快,快去把巡捕叫来,把那些税务局的垃圾都赶走。”

    其实不用喊巡捕,电车公司的员工就把三个税务人员轰走了,但税务局却留下一封补税单,要求补交20年来赊欠的报效金。因为公司历年来的报效金,都是按以鼓楼为中心6华里范围内的路段来算,6华里之外的电车路段根本没交税。

    把那些税务人员驱赶离开以后,范本克还没来得及喘口气,秘书突然慌张地冲进来:“总经理,大事不好了!天津市政府发布公告,要公开拍卖天津鼓楼6华里外的电车经营权!”

    “什么?”

    范本克“噌”的站起来,慌张道:“天津市政府真这么做?”

    秘书点头道:“是真的,消息都登报了!”

    范本克心急火燎地说:“快请华董,把公司的三位华董请来!”

    秘书连忙去打电话,结果一个人都没请到,回来报告说:“经理,三位华董都不在家,听说外出旅游去了。”

    “废物,都是废物!”范本克气得拍桌子。

    三位华董虽然在电车公司没有话语权,但每年都能拿到干股分红,同时也要负责打通中国军政界的关系。现在天津市政府要拍卖电车经营权,自然该由公司华董出面摆平,大不了多送点钱就是。

    可如今事情闹得太大,三位华董根本不愿出面帮忙,因为稍不注意就要背上卖国贼的骂名。

    不但如此,由于电车公司的三位华董比较熟悉业务,此时已经跟天津总商会搅到一起了。这些华董眼红日进斗金的电车业务,想要和大商人们一起投资竞拍电车经营权,这可比拿一点点干股分红更赚啊。

    范本克吓得连忙往法租界跑,他想要请法国驻津大使帮忙,因为法国和比利时是军事同盟,而且法租界收取的电车过路费最高。

    “领事先生,中国的官员太无礼了,”范本克就像个找大人告状的熊孩子,“中国人拆毁了电车公司的铁轨,破坏了神圣的私人财产,他们还要违约拍卖电车经营权!”

    法国驻津领事也有从电车过路费里捞钱,他义正言辞道:“我立即发电照会南京政府!”

    南京国民政府外交部收到法国驻津领事的照会,外交官员们立即慌作一团。可他们对此毫无办法,因为包括常凯申、汪兆铭在内的所有政要,全特么跑去洛阳开会了,就连外交部的头头们都不在南京。

    没办法,外交部只有一个字应对:拖!

    天津电车涨价风波越闹越大,各租界巡捕甚至开始驱赶游行学生群众,造成3名学生受了轻伤。游行者对此更加愤慨,一些“爱国”混混趁机闹事,三五成群的打砸抢劫外国商店。

    在天津定居的洋商和洋人,吓得躲在家里不敢外出,因为他们联想到当年的“南京事件”。

    天津各国领事扛不住了,工部局天天有洋人投诉,工部局官员又天天吵着要领事解决问题。南京政府那边的大官全在洛阳,剩下的根本不管事,这情况一时半会儿无法摆平。

    随后的几天,电报在天津、南京和洛阳三座城市之间满天飞,各方都急得是团团转。

    常凯申对此非常重视,电令外交部再次派来专员解决问题,同时勒令天津市政府和市党部停止排洋活动,电车业务的公开拍卖计划立即搁置。

    在天津市政府的协调下,天津各行业不再罢工罢市,但游行活动却无法禁绝。天津电车公司想要重新铺铁轨,可头一天刚铺好,第二天就发现没了,不得不派人24小时分路段蹲守。

    电车公司的总经理范本克四处奔走,终于有人给他支招:“想要解决事端,必须找周先生才行。”

    范本克连忙带着礼物登门造访,可怜周赫煊的影子都没见到,只得到佣人的一句回话:“很抱歉,周先生去洛阳开会了,至少要一个星期才能回天津。”

    范本克的肺都快气炸了,把带来的礼物全扔进海河了,顿时引来几个路人跳河争抢。

    稍微知道点内情的天津人,如今提前周赫煊都要竖大拇指:“周先生是天津的这个!”

    
龙8国际