文学迷 > 历史军事 > 民国之文豪崛起 > 459【回应】
    周赫煊是真被比利时领事的话给气到了,什么叫“日法意三国领事都承认加价为合法,中国方面不应该反对”?

    这就好像有人蹲在你头上拉屎,然后说你的三位邻居都同意了,你不应该对此提出反对。

    如果这话是美国、法国、德国、英国、苏联,甚至是日本人说的,周赫煊都还勉强想得通,毕竟几大列强有嚣张的资本。

    但比利时算什么?

    国土面积3万多平方公里,跟台湾省差不多大。人口更是只有800万(1930年数据),连中国的零头都挨不着。

    直到90年前,比利时才被荷兰承是一个独立国家,一战时更是被德国占领。这种蕞尔小国居然也能跑到中国来撒野,中华民国实在是有够窝囊!

    两人离开酒楼,周龙光叹气道:“周先生,虽然事情没有谈好,但还是很感谢你帮忙。”

    周龙光请周赫煊出面谈事儿,也不过是在抓救命稻草,并没有抱太大期望。

    在原本的历史上,1932年的天津电车涨价风波,最后的结果是天津市政府做出妥协:中方同意比利时公司涨价,电车公司只是象征性的拿出几万块钱,捐出来做慈善事业而已——慈善捐款是为了平息舆论,给天津市政府一个台阶下。

    最搞笑的是,天津电车公司以涨工资为诱饵,支使电车工人和党部纠察队互殴。但事情解决以后,却立即翻脸不认人,死活不给自己公司的工人涨薪水。

    结果呢,外资公司涨价风波,迅速演变为外资公司的劳资纠纷。电车工人又开始闹事了,把周龙光这个市长搞得欲仙欲死,只能尽量督促协调电车公司履行承诺。

    然而电车公司拒不让步,最后经过多方协调,说给工人涨工资可以,但必须把带头闹事的五个工人代表开除。电车工人更加义愤填膺,最后搞起了大罢工,导致天津市内只有20多辆电车运转。

    紧接着电车公司答应不开除,也答应涨工资,但实际上的做法却完全相反。他们虽然没有开除工人领袖,但却拒绝这些工人领袖上班,同时还要扣除全体闹事工人在罢工期间的工资以及年终双薪,而且涨的工资也不暗示发放。

    此事闹了整整大半年,最后的解决方法简直丢人!

    河北和天津党政当局,深恐引起国际纠纷,居然由河北省政府出面筹款,把电车公司拖欠的薪水福利给补上。

    一个巴掌大的欧洲小国,能把中国欺负到这种份上,中国的党政官僚们还得认怂,这简直让人无法直视。

    周赫煊虽然不清楚历史上的事件经过,但比利时领事把他给惹恼了。本来只是想顺手帮忙谈谈,谈不拢就算了,但他现在却想给比利时的那些混蛋一点厉害瞧瞧。

    “周市长,好戏还在后头呢,”周赫煊笑道,“走,我们去拜访几个朋友!”

    周龙光满头雾水,傻乎乎地跟着周赫煊跑,不明白周赫煊到底想干什么。

    但很快,今年1月份才正式上任的周龙光,非常彻底地认识到周赫煊在天津的影响力,这是一条彻头彻尾的地头蛇啊!

    周赫煊首先拜访了天津总商会的正副两位会长,接着又拜访天津教育会的正副会长,继而拜访天津“工联会”的几位负责人,接着又拜访天津整理党务会员会(党部重要机构)负责人,甚至还到天津的青帮各堂口跑了一圈。

    所到之处,天津各行各业的知名人士,全都对周赫煊礼敬有加,并且当场表态会配合周赫煊的行动——即便没有周赫煊,他们也是反对电车涨价的,并且联合起来给电车公司施压。

    连续两天的各种登门拜访,把周龙光给吓尿了,他知道周赫煊想搞大事,连忙劝道:“周先生,还是算了吧,千万不能把事闹大。这比利时是法国的军事同盟国,惹恼了比利时就容易招惹法国,容易挑起国际纠纷啊!”

    周赫煊无语道:“什么事都怕引起国际纠纷,那就任由洋鬼子在中国胡作非为?”

    “事情可以慢慢协商解决嘛,你的方法太过胡闹了。”周龙光已经有些不满,他怕周赫煊影响自己的仕途。

    周赫煊鄙视道:“周市长要是怕了,那就就待在边上看好戏,反正不会摘了你的乌纱帽。我不是在帮你的忙,我是在帮天津百姓的忙,必须狠狠地出这口恶气!”

    周龙光是真的怕了,他宁愿向比利时人认怂,也坚决不同意周赫煊的做法,当即加重了言辞:“周先生,希望你以党国大局为重。如今中国正处于多事之秋,不能再出任何意外,我希望你能够三思而行!”

    “呵呵。”周赫煊懒得跟这人废话。

    这都特么的叫什么事儿?堂堂的天津市长,连外资纠纷都没法解决,还需要找民间人士来帮忙。帮忙的人开始想办法了,他这个市长反而临阵退缩,开始埋怨帮忙的人胡乱挑事。

    如此窝囊废能够当特别市长(直辖市长),难怪中国会被搞得乌烟瘴气!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天津旧城区。

    一辆电车缓缓驶过,在经过一个站点停下时,突然冲出七八个纠察队员。他们手臂上戴着白袖箍,拿着铁皮喇叭大喊:“敬告天津市民,电车加价属于未经政府批准的违法行为,严重影响市民生计。奉劝各位不要买票,以做抵制!”

    每个车站附近都有岗警,但这些经常却不加理会,任由纠察队劝道市民不买票。

    市民们乐得白坐车,纷纷不给钱就涌入电车内。电车公司很快给出反应,第二天就停运老城区的所有电车,但租界内的电车却继续运营。

    而且,只要纠察队敢去租界劝导,立即就有租界巡捕前来制止,最后把纠察队全部赶出租界。

    所谓的纠察队,是天津市党部组建的。天津市党部还成立了一个反对电车加价委员会,公开劝告全体天津市民,不但不该买票坐车,就连使用电灯也不要交钱——电灯、电车是一家公司。

    第二天下午,电车工人再次冲进市党部,跟纠察队发生流血冲突,双方都有数人受伤。

    奇怪的是,这次天津的警察没有任何行动,任由他们群殴,打得差不多了才来抓人。

    紧接着,租界开始出现一些爱国混混,他们高呼救国口号,分人分段躺在电车轨道上,阻止电车正常行驶。租界巡捕抓都抓不完,刚刚抓了一批,紧接着又来一批。

    连续好几天,无论租界还是老城区的电车,全部都无法正常行驶。

    这些当然都是周赫煊在背后策动,特别是青帮混混,实在太好请了。当初土肥原贤二在天津策动两次暴乱,也是请的社会闲散人员闹事,每人每天只需给两角到三角的好处费,这些社会渣滓就敢冲击警察。

    不但有混混出动,天津的一些学生,也利用课余时间组织租界游行,把比利时领事馆团团包围,里面的洋人官员根本无法出入。

    就这么过了一个星期,天津电车电灯公司亏损严重。但他们还是不肯妥协,一方面严厉要求河北和天津党政当局制止“暴乱”,一方面又挑动电车工人驱赶学生和混混。

    天津老城区和租界内,连续发生好几起留血冲突,幸亏没有闹出人命。

    事件越闹越大,天津各国领事直接向南京政府发出外交照会,认为他们租界的安全受到严重威胁。

    南京国民政府瞬间压力山大,经过讨论之后派出专员,连夜赶来天津处理此事,无外乎就是想要认怂妥协。

    当中央政府专员还在半路上时,周赫煊终于亲自出面,他再次亲自主持广播电台节目。

    
龙8国际