文学迷 > 历史军事 > 民国之文豪崛起 > 453【剖腹明志第一人】
    “爸爸,爸爸,你快看我的画!”

    已经快满3岁的小灵均,一蹦一跳的奔跑过来,手里头还高举着一张画纸。

    孟小冬在后面慌忙提醒:“慢点跑,别摔着了!”

    小灵均把母亲的话当成耳旁风,欢呼雀跃地冲到周赫煊面前,得意地说:“爸爸,你快看我的画,婉容阿姨和崔阿姨都夸我呢。”

    “小淘气!”

    周赫煊爱怜地把女儿抱起,笑道:“让爸爸看看,小淘气都画了什么。”

    父女二人坐在花园的长凳上,小灵均指着图画说:“爸爸你看,这是我们家的楼房,这些是小燕子,它们正在坐窝。”

    周赫煊只看了一眼,便诧异道:“都开始学工笔画了?”

    “崔阿姨教我的。”小灵均说。

    不到3岁的小孩儿学工笔画,显然为时过早。但周赫煊不忍心打击女儿的积极性,笑着夸奖道:“画得真好,你看这只燕子画得活灵活现。”

    小灵均瘪嘴道:“那是蝴蝶,在花丛里飞呢。爸爸真笨,连蝴蝶跟燕子都分不清!”

    “哦,原来是蝴蝶,哈哈,哈哈,”周赫煊尴尬地笑道,“蝴蝶画得也好,跟燕子一样漂亮。”

    小灵均笑道:“崔阿姨也这么说。”

    工笔画被画成了抽象画,小灵均的艺术才能实在有够厉害,周赫煊看了只想哈哈大笑。

    忍住笑意,周赫煊问:“前天教你那首诗会背了吗?”

    小灵均连连点头,当即就背诵起来:“鹅鹅鹅,曲项向天歌。白毛浮绿水,红掌拨清波。”

    “灵均真聪明,要什么奖励?”周赫煊高兴道。

    “嗯……”小灵均眼珠子乱转,突然说,“我要吃糖堆儿(糖葫芦)!”

    周赫煊笑道:“换一个,小孩子不能吃太多甜东西。”

    “不嘛,不嘛,人家就要吃糖堆儿嘛!”小灵均开始撒泼耍赖,扯着周赫煊的衣领摇来摇去,泪珠子说掉就掉。

    周赫煊被搞得没办法,只得吩咐佣人说:“小兰,快去买穿糖葫芦回来。”

    旁边的孟小冬听到这话,立即数落道:“这丫头都被你宠坏了,整天疯疯癫癫的。”

    小灵均再度发动眼泪攻势,趴在周赫煊怀里哭得稀里哗啦:“妈妈不喜欢我了,妈妈不要我吃糖堆儿。”

    “哈哈哈哈!”

    周赫煊被逗得放声大笑,孟小冬则无奈地翻着白眼。

    小灵均就是家里的活祖宗,机灵可爱起来人人喜欢,但调皮起来又分分钟变成熊孩子。就在前几天,周赫煊珍藏的明代古书,被这丫头撕来折纸飞机玩,鬼知道她是怎么弄到钥匙打开书柜的。

    还是儿子省心啊!

    周赫煊抱着小灵均回到客厅,张乐怡正在教小维烈数数,两岁不到的孩子已经能数到100了。只可惜100以后的数字,怎么教都教不会,数着数着就忘了。

    “101,101……”小维烈傻乎乎地看着妈妈。

    小灵均凑到弟弟身边,手指在脸颊上划着羞羞说:“弟弟真笨,101过了是102,我很早就学会了。”

    “呵呵呵。”小维烈看着姐姐傻笑,那模样越来越像痴呆儿。

    女佣小兰很快便买着糖葫芦回来,对周赫煊说:“先生,我回来的时候,正好碰到有人来拜访。他说自己姓续,就站在家门口,要不要请进来?”

    “请他到会客间吧。”周赫煊说。

    来者年约40岁左右,长着一张长长的马脸,穿着洗得发白的长衫,乍看上去就像个旧派知识分子。他抱拳说道:“鄙人续范亭,久仰周先生大名,特来请教!”

    “原来是续将军,快请坐!”周赫煊顿时恭敬起来,这是对一位爱国将领的尊敬。

    续范亭早年跟随孙中山闹革命,同盟会出身。后来投奔了冯玉祥,担任国民军军政学校的校长,西北军这几年来的基层军官都是续范亭的学生。

    周赫煊第一次得知续范亭此人,是在杭州游西湖的时候。栖霞山庄内有个香山洞,洞中壁刻“尽此一报”四字,那就是续范亭在追随杨虎城抗日前留下的。

    续范亭更加出名的事迹,是他写的那首绝命诗。

    那是1935年的时候,续范亭听说国党五全大会要讨论抗日问题,特地从兰州赶到南京,多次要求面见常凯申,诉说自己的抗日大计。

    当时民国饭店住满了开会的官员,入夜到处是打麻将摆酒席的,只有续范亭的房间冷冷清清。他白天参加朋友聚会,每次提起国家危难和抗日问题,都被朋友们劝酒搪塞过去。期间还遇到行政院长汪兆铭,结果汪兆铭没听他说完,就淡淡地回了句“事情还没想象那么严重”,就托辞走开了。

    续范亭在客厅里越想越悲愤,隔壁又传来阵阵搓麻将、划拳的声音。想到国家危难时刻,这些高官只知饮酒作乐,他的心就更痛,气愤之下半夜跑去中山陵痛哭,接着剖腹自尽。

    中山陵的工作人员发现时,续范亭已经倒在血泊中,衣兜里还揣着五首绝命诗,其中一首写道:“赤膊条条任去留,丈夫于世何所求?窃恐民气摧残尽,愿把身躯易自由。”

    幸好工作人员发现及时,续范亭保住了性命。此事当时闹得沸沸扬扬,再度在全国掀起抗战的呼声,南京政府为了缓和民意,悄悄地把续范亭送到西湖养伤。

    续范亭的伤还没养好,便追随杨虎城而去,在西湖留下“仅此一报”的壁刻,他是准备跟杨虎城一起抗日的。

    七七事变爆发后,续范亭与我党合作创建山西新军,并秘密加入共党。在担任晋西北新军总指挥时,短短一个月时间,他指挥大小战斗100余次,歼灭伪军3000多人,缴获枪支350余支。当日寇进犯太原时,阎锡山带着部队撒丫子开溜,也是续范亭鼓动傅作义坚守太原,拖慢了日军侵犯山西的脚步。

    可惜,续范亭自杀时留下病根,加上长期积劳成疾,在1940年时就病倒了,未能在抗战当中继续杀敌。

    续范亭中原大战后便被常凯申软禁在南边,这次突然北归,应该是要去投靠杨虎城,同时在兰州训练军队准备抗日。

    
龙8国际