文学迷 > 历史军事 > 民国之文豪崛起 > 439【国耻】
    9月18日,傍晚。

    “司令,沈阳急电,关东军有异动!”副官胡若愚拿着张电报纸进来。

    张学良愣了一下,开口道:“念!”

    胡若愚说:“关东军有一只部队离开驻地,沿南满铁路向南新进,具体意图和目标未知。”

    张学良吩咐道:“勒令北大营和地方守备部队,如遇关东军挑衅,不得应战,不可给日军大规模出兵的借口。”

    “是!”胡若愚领命离开。

    从今年初开始,关东军就在东北各种挑事,张学良对此都快麻木了。

    春天时,有个叫赫永德的中国人,骗取万宝山附近12户农民的土地,非法转租给188名朝鲜人种植水稻。朝鲜人开挖水渠,截流筑坝,严重损害当地农民的利益。200多农民上告政府,吉林省政府勒令朝鲜侨民出镜。日本人却派警察阻止,到7月份时,当地农民忍无可忍,联合起来拆了朝鲜人的水坝。

    随后,朝鲜记者歪曲事实,说朝鲜人在万宝山被杀,在朝鲜半岛掀起大规模排华活动,当地华侨死伤数百人,日本政府却诬陷中国人伤害朝鲜侨民。

    此为“万宝山事件”,刚开始属于偶然,后续发展却是关东军在策划安排,目的是为了制造出兵东北的舆论。

    接着是“中村事件”,关东军大尉中村震太郎,在兴安岭搞秘密军事调查,被当地屯垦军副团长抓获被扣留,并下令将中村震太郎秘密处决。日本借机宣称东北军谋财害命,杀死了关东军士兵,威逼中国交出副团长关玉衡,并大肆在日本民众中制造舆论煽风点火。

    不止张学良这些事件很警惕,就连常凯申都不敢放松,专门把蒋作宾调回来当驻日公使,想要通过外交手段解决东北危机。

    蒋作宾还是很给力的,他很快跟日本外交部门达成共识,并通过日本内阁向陆军部施压,一切矛盾似乎都消失于无形。正因如此,张学良和常凯申才一致认为:东北局势虽然在恶化,但只要有日本内阁帮忙,肯定不会爆发大事变。

    前阵子,关东军甚至在沈阳附近搞军演,炮火连天瞎逼乱炸,但并没有发生什么过激行为。

    夜晚,十点半左右。

    张学良正准备睡觉,副官胡若愚再度进来报告:“司令,关东军炸毁了柳条湖小段铁路!北大营请求指示。”

    南满铁路柳条湖路段,离奉军的北大营非常近,关东军相当于在奉军眼皮子底下乱搞。

    张学良心中一震,响起周赫煊连日来的警告,他深吸一口气说:“勒令北大营官兵,严守营房,不必理会关东军挑衅。”

    胡若愚快步回到电报室,都还来得及让电报员把命令发过去。电报员就突然愣住了,惊道:“胡副官,北大营急电,关东军正在猛攻北大营,第七旅毫无防备,被打得措手不及。请求司令指示!”

    胡若愚连电报纸都顾不上拿,疯狂的飞奔回去说:“司令,北大营遭到攻击了!”

    张学良如同听到晴天霹雳,事情果真如周赫煊预料的那样,关东军竟然在阴谋暴露后,提前发动了入侵计划。他的脸色变幻不定,沉思数秒后说道:“勒令北大营各部,不得抵抗,全部撤退转移!”

    8000奉军精锐中的精锐,负责镇守的北大营,就此被关东军500人攻下。

    张学良已经坐不住了,亲自跑去电报室,下令道:“给南京政府、日本外交部和驻日公使馆发电,告知他们关东军擅启事端,无故无理入侵沈阳北大营!”

    常凯申是被人从床上叫起来的,他跟张学良的想法一致,连忙密电张学良不要抵抗,尽量避免事态恶化。同时又命令驻日公使蒋作宾,立即质问日本外交部,并联系日本内阁妥善解决此事。

    日本内阁的反应非常快速,异常愤怒地斥责了陆军部,勒令关东军必须马上撤兵,日本的政客和军人吵成一团。

    就在日本国内争吵之际,9月19日凌晨时分,关东军分别向沈阳、营口、凤凰城、安东、长春、二道沟、南岭等地发起进攻。到上午十点钟,日军先后攻占包括沈阳在内的18座城镇。

    那速度太快了,张学良和常凯申根本反应不过来。他们想要用不抵抗的方式,换取日本内阁和英法美等国的支持。可仅仅半天时间,奉军的老家沈阳便丢了,而日本政客和军人还在继续争吵当中。

    长春那边的守军自发进行了反击,但守备部队战斗力低下,艰苦战斗一天一夜,长春城还是被关东军攻破。而吉林的边防军副司令熙恰,这家伙本姓爱新觉罗,直接投敌做了汉奸,关东军轻轻松松拿下吉林全省。

    张学良听到熙恰投敌的消息,整个人都懵逼了,这丢的不止是吉林省啊,还有吉林的数万守备部队以及屯垦军——关东军因此兵力扩充数倍。

    短短两三天时间内,关东军在东三省势如破竹,大肆攻城略地。除了张学良的不抵抗政策外,更是由于奉军精锐都在华北,地方守备部队根本扛不住。再加上有汉奸投敌带路,东北局势以一种让人无法想象的速度在糜烂。

    常凯申见此情形已经反应过来,特么的日本内阁根本靠不住,连忙密电张学良出兵反击。周赫煊也追着张学良跑去锦州,天天劝谏张学良坚守城池,不得让关东军继续扩张。

    但局势已经完全失控,奉军将领中涌现出无数汉奸带路党,而从华北调来的东北军精锐,又暂时无法前往支援黑龙江和吉林。

    这等于说,黑龙江、吉林两省,已经基本不在张学良的控制之下,只剩部分爱国将士还在自发的进行抗击。

    10月初,日本少壮派军官发动政变,虽然政变失败,但标志着日本内阁完全失去对军方的控制。一向反对武力入侵中国的日本首相,为了延续本届内阁的寿命,开始向军方做出妥协让步。

    苦等日本内阁解决问题的张学良,终于等来了让他后悔的结果——日本内阁对此不闻不问,默认了关东军的行动。

    到10月中旬,关东军基本占领黑龙江、吉林两省,开始集中兵力向辽西大举进攻。不但如此,日本还派出本土部队和朝鲜师团增援,张学良亲自镇守的锦州被团团包围。

    张学良这个时候想要抵抗,他已经无力抵抗了。他本以为,就算妥协忍让的策略失败,也完全可以组织力量放攻。却万万没有预料到,仅仅半个月的时间,东北局势便已经不是他能掌控的。

    20天,才20天啊!黑龙江(哈尔滨还没丢)、吉林尽皆陷落,辽宁也被关东军吞了近半地盘。

    如果张学良能够早日调回奉军精锐驻防各地,那关东军的攻势就没那么顺利。10多万的地方守备部队,以及10多万的屯垦部队,看似数量很多,但分摊到东北四省(包括热河省)就像漏洞百出的筛子,关东军能够轻易的各个击破。

    如果奉军里面没有那么多汉奸,那么关东军的攻势也不会很顺利。这些汉奸带领部队往往成建制的投降日军,让本身兵力微薄的关东军,如滚雪球一般壮大起来。

    然而,现实没有那么多如果!

    说张学良一抢不发就放弃东北,那是鬼话。张学良还在坚守锦州,他从日本内阁背信弃义的那天起,就丢掉了不切实际的想法。他还想把东北打回来,可是已经回天乏术。

    历史上,张学良在锦州坚守了近三个月。但面对日军的日夜猛攻,面对常凯申勒令坚守的命令,面对顾维钧等诸多老友的劝阻,面对无数部下的请战,张学良最终还是放弃了锦州——他深感大势已去,再打仗也打不赢,只能放弃东北。

    总的来说,在“九一八事变”上,张学良和常凯申最开始观点差不多,都希望利用外交手段解决。在局势迅速恶化以后,他们也都想要反抗坚守,很可惜已经太晚了。

    不同的是,常凯申希望张学良能够坚守锦州,这是东北的最后屏障。只要守住这里,日军就无法完全占领东北。

    而张学良呢,他刚开始想要坚守,可渐渐就失去了胜利的信心。因为关东军越打越多,连日本国内都派部队增援了。在根本无法获胜的情况下,张学良转而想要保存实力,干脆把东北全部丢给了日本人——此时东北实质上已经沦陷大半。

    周赫煊在关东军攻打锦州时,便没有再继续劝谏了。因为劝也没用,大势已去,日本占领东北已成定局。

    即便张学良热血报国,把奉军精锐全部搭上,最多也就拖延几个月时间、增加关东军的伤亡而已——日本国内可以无限制的增兵,因为在关东军围困锦州的一个月以后,日本内阁就被逼得全体辞职,日本军方想干啥就能干啥。

    日本这台军国主义机器,已经猛烈的开动起来。

    别说东北,那些发了疯的日本军人,还在天津搞事想占领天津,甚至特么的派兵攻打上海——“一二八事变”。

    
龙8国际