文学迷 > 恐怖灵异 > 民国之文豪崛起 > 420【斗法】
    对于军阀来说,宗教信仰跟夜壶差不多,只是可以利用的工具而已。

    比如牵连蒋百里入狱的唐生智,这位就是佛教信徒,他当年组建了整整一个师的“佛兵”。

    那时唐生智与湖南省长赵恒惕有矛盾,赵恒惕也信佛,于是重金请来藏区白喇嘛开“大光明法会”。你以为赵恒惕真的在开法会?呵呵,只不过是借机拉拢湖南信佛的各路军阀而已,赵恒惕的势力迅速壮大起来。

    唐生智连手下的军饷都发不起,更别说出钱请大喇嘛。面对赵恒惕的发难,唐生智连忙与密宗居士顾伯叙商量对策,还真给他们想出好主意。

    两人亲自动手,挨连接营的给官兵剃度,中国历史上独一无二的“佛军满编师”就此诞生。全体官兵身披袈裟、手持戒章,端的是威风凛凛,让人不可直视。

    正在观望形式的那些信佛军阀们一看,尼玛,这支部队打不得啊,全都是剃度受戒的和尚,进攻他们还不得惹怒佛祖?

    就这样,赵恒惕靠做法会拉拢的信佛军阀联盟为之瓦解。而唐生智的佛军士气大振,很快便把赵恒惕赶跑,自封为湖南省主席,开启了他用佛法统治湖南的华丽篇章。

    可惜唐生智遇到比他佛法更加高深的吴佩孚,吴佩孚为了激励将士,发誓只要统一了中国,他就去峨眉山出家当和尚,还请高僧念经超度亡妻和阵亡官兵。

    于是乎,唐生智斗法失败,被吴佩孚赶出湖南。

    唐生智索性率领他的佛军满编师,加入了北伐军队伍,重新杀回去抢地盘。如今的唐大帅佛法再度精进,悟通了佛法治国的终极理论,美名其曰“佛化党化,二位一体;唯心唯物,两极相通”。他认为,佛祖言众生解脱我解脱,孙中山先生讲天下为公,其实道理是一样的。所谓万法归宗,大家的最终目标都是拯救苍生,只不过手段不同而已。

    佛法理论家唐大帅还经常亲自出面,给士兵们讲解佛理,他说“三身佛”的意思是:清净为法身,慈悲为报身,忠义为应身。

    说了那么多,关键在“忠义”二字,唐生智只是想士兵对他忠义而已。

    而刘湘呢?

    刘湘始终对刘从云的道法半信半疑,之所以极度信任刘从云,一来需要刘从云帮忙传递情报信息,二来利用宗教笼络控制其他军阀,三来顾忌刘从云的民间影响力。

    互相利用罢了。

    最可恶的是,刘从云居然怂恿刘湘建立“神军”。这支军队全部由“孔孟道”信徒组成,刘从云想拥有绝对控制权,而装备和军饷却需要刘湘出钱。

    让刘湘出钱出装备,养一支自己无法控制的军队,他心里能高兴?

    刘从军早在三年前就一直唠叨,刘湘都笑哈哈的敷衍过去。现在刘从云催得越来越紧,甚至暗地里搞小动作,秘密联络其他军阀给刘湘添乱。

    比如杨森此人,根本不相信什么鬼道士,但他却当众向刘从云磕头膜拜。杨森的意图很简单,就是要拉拢刘从云,顺带拉拢那些信教的军阀。

    现在四川是什么情况?

    军阀必须要敬拜真武大帝,再向刘从云谢恩,并由刘湘赐予法号。刘湘有了什么主意,就让刘从云以神仙的名义传达,不听号令者便是违反天意。

    所以现在四川所有军阀都信奉“孔孟道”,因为不信教的,早就被其他人联合灭了。

    可是搞这种鬼把戏,早晚会玩火自焚。

    比如杨森就联合刘从云,借神仙之口传下法旨,这阵子一直跟刘湘对着干。

    刘从云想要建立的那支神军,刘湘已经到了不得不答应的地步,除非他完全控制四川,否则根本不敢跟刘从云翻脸。只要他敢驱逐刘从云,或者杀了刘从云,全川大小军阀必然以刘湘违背天道为借口,联合起来讨伐他。

    现在周赫煊跳出来要跟刘神仙斗法,刘湘当然高兴,就巴望这妖道被狠狠打脸。

    当然,这脸不能打得太凶,也不能公开打脸,毕竟刘湘还要借助刘神仙控制其他军阀。

    四川的军阀混战,真的叫神仙打架,因为所有军阀都有法号,死后是可得正仙位的。

    周赫煊与刘从云的斗法,被安排在刘湘公馆举行,川内大小军阀可以围观,其他闲杂人等不得窥伺。

    午时过后,刘神仙披着一身道袍登场,让门下弟子摆上法坛,抬来他的诸多法器。

    只见这妖道抽出一把桃木剑,左手持符戟指轻抹,手中的符纸凭空燃烧,当着诸多军阀的面念咒作法起来。

    “好!”

    “刘神仙法力高强!”

    “师父再表演一个!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众军阀欢呼鼓掌,就跟他们平时看川戏一样,只差扔过去几十块大洋做打赏了。

    刘从云念完“天清清地灵灵”,就该轮到周赫煊表演。只见周大师左手玻璃棒,右手丝绸帕,朗声高呼:“科学大神在上,哥白尼、伽利略、达芬奇、牛顿、莱布尼茨、法拉第……诸多先贤,请赐弟子周赫煊无上科学法力!氢氦锂铍硼,碳氮氧氟氖,钠镁铝硅磷……马尼麻利哄,急急如律令!”

    诸多军阀目瞪口呆的看着周赫煊念咒,居然没人听出来是元素周期表。

    一群文盲!

    范哈儿对身边的李家钰说:“吔,想不到周老弟也有几把刷子哦,念咒语念得嘿利索。”

    在众人惊讶的眼神里,只见周赫煊用丝绸裹着玻璃棒疯狂摩擦,接着随手一挥,面前桌上的碎纸屑纷纷附在玻璃棒上。

    “燃烧吧,科学圣火!”

    周赫煊口绽莲花,响指一打,玻璃棒上的纸屑纷纷燃烧。

    “好!好法术!”范哈儿噌的站起来拍巴掌。

    各路军阀想不明白其中原理,都傻傻地看着那燃烧的纸屑,眼神中透着无尽疑惑。

    负责客串裁判的刘湘宣布:“第一回合打平!两位请继续。”

    刘从云恶狠狠地瞪了周赫煊一眼,招呼弟子道:“请法器,看我‘触水成冰’之术!”

    
龙8国际