文学迷 > 恐怖灵异 > 民国之文豪崛起 > 413【新出炉的教科书】
    《尚书大传·虞夏传·卿云歌》里唱道:“日月光华,旦复旦兮。”。

    这八个字,在民国期间酝酿出两所大学,一个叫光华,另一个叫复旦。

    1925年,上海爆发五卅惨案,全国上下义愤填膺。圣约翰大学及其附中师生也组织罢课,但遭到校方阻拦,553名学生和全体华籍教师19人,集体宣誓脱离圣约翰大学。

    在社会各界和学生家长的帮助下,仅仅三个月时间,师生们就成功创立光华大学。由于经费短缺,条件不足,光华大学创办的第一年,学校师生甚至只能租房上课。

    但就是这么一所连教室都没有的学校,当时却引得许多学者自发前来任教。这里校风开放,思想进步,属于民国年间自由知识分子和爱国者云集的私立大学。

    元宵已过,春寒料峭。

    学校马上就要开课了,吕思勉从乡下老家返回上海,坐着黄包车前往光华大学教师宿舍。

    “停一下!”

    经过校外的一家书店时,吕思勉突然喊道。

    递了半角钱给车夫,吕思勉提着皮箱走进书店,问老板说:“最近有什么新书吗?”

    “哟,原来是吕教授,”店老板熟稔的问候道,“看您的样子,应该是刚从老家回来,春节过得还热闹吧。”

    “还行,老样子。”吕思勉点点头。

    店老板介绍道:“你来得正是时候,大学者周赫煊刚出版新书,你肯定喜欢。”

    “喔,周先生的新书,”吕思勉问,“是文学小说,还是学术专著?”

    店老板从书架上取来两本:“《全球通史》,分上下两册,售价6元整。”

    吕思勉直接掏银子把书买下,提着箱子走向学校大门。来到自己的宿舍后,他都等不及整理行李,便迫不及待的拜读起来。

    吕思勉可不简单,他在后世,和陈垣、陈寅恪、钱穆一起被誉为“现代史学四大家”。如今正是30年代初,吕思勉在史学界的名气,甚至还高于钱穆,跟陈寅恪不相上下。

    吕思勉的成名作是《白话本国史》,是中国第一部用白话文编写的中国通史,在民国大学历史专业中极为重要。目前,至少有五分之一的国内大学,都在采用他的这本书做为中国史教材。

    《白话本国史》的出名,不仅仅是因为采用白话文编写。它的内容也极为精妙严禁,受到史学界的广泛认可,并且具有独特的治学风格。

    总的来说,《白话本国史》继承了乾嘉学派的考证传统,又融合了西方的新史学思想,可谓中西合璧的一本上乘之作。

    吕思勉在编写这本书时,受到梁启超很大的影响,从社会经济、宗教、民族、文化多个方面阐述分析中国历史。这跟周赫煊提出的现代史学方法很近似,只不过没有周赫煊的理论那么完善而已。

    《白话本国史》唯一的缺点,就是使用的资料比较老旧,晚清以来新发现的史学材料并未涉及。不是吕思勉的学识欠缺,而是资料收集困难,毕竟凭个人能力编写中国通史太难了。

    吕思勉属于中国史领域的专家,他对世界史也有涉猎,翻开周赫煊这本《全球通史》津津有味的读起来。

    “本书的第一编论述人类在文明之前的200万年的历史,其余卷编论述不足6000年的人类文明史……”

    刚读到开篇第一句话,吕思勉就不由感到惊讶,这篇幅也太宏大了吧。

    周赫煊在民国时期写历史著作,最大的优势除了先进的史学观以外,还有那层出不穷的资料。对于信息传递极度原始的人们来说,每次阅读周赫煊的学术专著,都有意想不到的惊喜出现,那些闻所未闻的新资料可读性太强了。

    吕思勉带着兴奋和惊叹继续阅读,第一编的第一章总论欧亚大陆,并涉及非洲和美洲。第二章开始写人类的起源、旧石器时代和人种分布。第三章写农业的起源、传播,食物的生产,以及农业对人口和种族的影响。

    接着就是第二编,开始阐述欧亚大陆的古代文明。

    第二编的内容还没读完,吕思勉便猛地精神一震,因为他发现《全球通史》跟以往的世界史专著的明显区别。周赫煊在论述古代文明时,就已经展露出这本书最重要的东西——全球史观。

    《全球通史》把全世界的人类历史看做一个整体,各个地域、各个国家、各个民族都是互相联系、互相影响的。其中包括商业上的联结,比如古代丝绸之路,影响了从远东、中亚到欧洲的一系列国家历史;也有文化上的联结,比如字母文字的发明,影响了除中国以外的整个古代世界;至于宗教的传播和影响,也被归为文化联结的其中一部分。

    吕思勉读得废寝忘食,连午饭和晚饭都没吃,直到肚子饿得呱呱叫,才猛地发觉外面已经天黑了。

    囫囵着吃了些东西,吕思勉又熬夜阅读半宿,第二天早上起床已经出现黑眼圈。他拿着《全球通史》找到校长张寿镛,开口边说:“伯颂兄,我建议把这本书选为光华大学的世界史教科书。”

    “什么书?”张寿镛问。

    “周赫煊的新作《全球通史》,”吕思勉推崇备至道,“此书写得极为精彩,内容通俗易懂,史学观点深入浅出,非常适合大学生学习阅读。”

    “原来是周先生的著作,”张寿镛笑道,“你是历史系主任,你自己决定吧,我只负责出钱采购教材。”

    就这样,《全球通史》成为光华大学历史专业的必修课程。同样的情况还出现在中央大学、复旦大学、东北大学、南开大学、清华大学、北京大学、中山大学……

    不仅是学生在阅读,连历史专业的老师都在学习,因为《全球通史》里的许多观点和资料都比较新颖。老师们如果不好好学习,怎么好意思给学生上课?

    为了减轻学生们的负担,《全球通史》的学校集体采购价只需要4元,远远低于市面上的6元零售价。

    这本书一发放到学生手里,立即引起竞相阅读。不知是历史专业的学生,就连许多理工科学生都读得津津有味,因为这本书写得并不艰涩,完全可以当做科普性读物消遣。

    直到抗战爆发前夕,《全球通史》已经在中国普及开来,至少有九成的大学把它当做教科书,包括许多教会学校在内。

    而在历史专业的学生心目中,周赫煊已经成为大神级别存在,属于世界史领域不可撼动的权威泰斗。

    
龙8国际