文学迷 > 历史军事 > 民国之文豪崛起 > 408【张家老二】
    转眼就到了1931年的元旦,徐志摩在周赫煊家盘桓两日,便离开天津到北大和北女大做教授。动身之前,他还去梁家拜访了梁思成、林徽因夫妇,三人似乎完全遗忘了当初的纠葛,畅聊近况、相谈甚欢。

    今年的元旦格外有节日气氛,政府部门集体放假一天,各报刊杂志也纷纷推出“新年特刊”。

    南京政府不顾社会上的反对声音,正式将西历定为“国历”,做为中国官方承认的唯一历法。农历虽然还在继续使用,但已经不受政府认可,不得再出现于官方文件当中。

    值得庆贺的是,1月1日元旦这天,南京政府开始实施《海关进口税税则》。此举标志着中国实现关税自主,从历史意义而言,这是自晚清以来的巨大进步。

    张学良在北平大办宴席,携妻子于凤至邀请众多名人政要,庆祝自己主政华北后的第一个元旦。北平那边庆祝完毕,张学良又带着“秘书”赵四小姐来天津,举行舞会邀请天津的名流士绅。

    虽然周赫煊多次敦促张学良调派精锐回东北,严防日本人趁虚而入,但他只调了一个满编师回去,兵力8000人左右。

    “明诚,不是我置东北安危不顾,而是华北这边情况太复杂了。”张学良为难道。

    周赫煊问:“华北局势还没安定下来?”

    张学良摇头说:“石友三、孙殿英这些老军阀,虽然表面上已经投降归附,但暗地里小动作不断。前几天我刚接到消息,石友三正在秘密跟日本人接触,不知道要搞什么鬼。”

    周赫煊默然,不知该说什么才好。

    站在张学良的角度考虑,他的做法确实没错,总不可能放着新占的华北地盘不管啊。

    中原大战虽然早就已经结束,但那些被收编的军阀却个个怀有异心。张学良一味怀柔,确实博得许多军阀的好感,但他的手段明显不如老蒋。

    老蒋就要高明得多,不停抽调杂牌军阀的兵力,打着“剿匪”的旗号进攻红区,让军阀和我党势力两败俱伤。

    张学良现在的处境颇为尴尬,他虽然表面上风光无限,但华北地盘却极不稳固。手底下的新附军阀听调不听宣,还得支付给他们大笔军费,军阀利用军费扩充实力,暗暗积蓄力量准备趁机搞事。

    想要赶跑张学良,自己做“华北王”的军阀,可不止一个两个。

    按照历史轨迹,民国搅屎棍汪兆铭先生,再过几个月就要组建广州国民政府。汪兆铭不但在南方跟常凯申打,还秘密联系北方军阀和日本人,将张学良的东北军精锐拖在华北。

    其中石友三跳得最凶,被张学良和常凯申联手击败,逃去山东投靠了韩复榘。

    要说民国有名的倒戈将军,冯玉祥还真不如火烧少林寺的石友三。石友三一生当中,共投奔冯玉祥3次,投奔阎锡山2次,投奔常凯申2次,投靠汪兆铭1次,投靠张学良1次,投靠八路军1次,投靠日本人1次,这还没把他投靠普通军阀的次数算进去。

    正因为那些新附军阀蠢蠢欲动,布置在华北的东北军精锐根本不能动,张学良至少要花一两年时间,才能把新占的地盘彻底消化。

    舞曲响起,男男女女纷纷走进舞池。

    张学良笑道:“烦心事先不说了,跳舞跳舞!”

    周赫煊眉头紧皱,喝着红酒不说话。

    本想跟赵四小姐一起跳舞的张学良,见状也松开赵一荻的手,喝着红酒道:“明诚,你也别多想。以关东军现在的实力,就算要在东北挑事,我临时把军队调回去也不迟。”

    “但愿吧。”周赫煊说。

    张学良指着舞池当中,正在和张学铭跳舞的廖雅泉,笑道:“你这位红颜知己很活跃啊,听说已经名满天津交际圈了,连英法两国的驻津总领事都对她大加赞赏。于(凤至)大姐还跟我说,廖雅泉邀请她参加广播节目,搞什么慈善宣传活动。”

    提起廖雅泉,周赫煊就无比头疼,低声道:“六帅,那个女人是日本间谍。”

    “什么?”张学良脸色大变,惊问道,“你确定?”

    “百分之百确定,”周赫煊点头道,“那个女人最初接近我的时候,我就已经知道了。”

    张学良问道:“要不要我把她抓起来?”

    “有用吗?”周赫煊苦笑着反问,“六帅你今天抓她,日本人明天就有可能派个新间谍过来,不知底细更加危险。”

    “日本人真是无孔不入!”张学良愤懑地说。

    由于日本人在美国的调查没有进展,而且太过消耗人力物力,廖雅泉的间谍任务已经开始更改。从调查周赫煊身后的秘密势力,转为依靠周赫煊的名气和影响力,游走于天津政商界上层圈子,套取各种商业和政治情报。

    今天的舞会开始不久,廖雅泉便主动接近张学铭,显然张学铭是她的新目标。

    张学铭是张学良的亲弟弟,同时还担任天津市警察局长(三个月后将兼任天津市长)。如此举足轻重的地位,自然会被日本间谍机构紧盯。

    一曲结束。

    张学铭与廖雅泉跳完舞回来,笑着问候道:“大哥,周先生,你们今晚怎么不跳舞?”

    “有点累,先歇歇,”周赫煊微微一笑,对廖雅泉说,“雅泉的舞技进步很快啊。”

    廖雅泉做出腼腆的样子道:“进步了一点点。”

    张学铭找侍者要了杯红酒,赞道:“廖小姐的舞姿很优雅,不愧是周先生的红颜知己。”

    张作霖的几个儿子各有特点,老二张学铭很聪明,但没有张学良的骨气和豪气,甚至一度在汪伪政权任职。老三张学曾明哲保身,不热衷权势富贵,远走西方逍遥快活。老四张学思倒是个有骨气的爱国者,西安事变后一心追随我党,建国后被授任少将参谋长职务。

    等周赫煊带着廖雅泉离开,张学良才对弟弟说:“学铭,警惕那位廖小姐,她跟日本人有联系。以后她再来接近你,尽量虚与委蛇,绝对不要泄露任何重要消息!”

    张学铭愣了一下,随即笑道:“有点意思。周先生胆子很大啊,枕边人居心叵测他还能不动声色,换成我肯定睡不着。”

    
龙8国际