文学迷 > 恐怖灵异 > 民国之文豪崛起 > 386【私卖烟土】
    杜月笙做事不仅漂亮,而且还很迅速。

    仅仅只用了三天时间,张达民便被上海法租界巡捕房抓获,然后移交给上海地方法院审判,罪名是偷盗财物、贩卖烟土。

    南京国民政府初期,对吸食和贩卖鸦片并未完全禁绝,而是把这个当做一项重要税收来源。其规定有三:第一,禁止进口外国鸦片,内地鸦片须有合法执照的公司收购,零售经销商也要上交印花税;第二,吸鸦片的人也要办执照,否则就是违法抽大烟,而且烟民的税收比普通人更重;第三,由政府创办戒烟所,严责民众戒烟(这条属于扯淡)。

    也即是说,杜月笙、黄金荣和张啸林合办的三鑫公司,垄断上海鸦片生意,从法律上讲完全属于正规合法的,只不过需要征收重税。

    由于社会上反对意见很大,“鸦片公卖”政策在1928年夏天就停止了。三鑫公司的业务也从公开合法,逐渐转为地下非法,实际情况没有任何改变。

    更搞笑的是,杜月笙还是上海禁烟委员会三大常委之一。

    让上海最大的鸦片贸易头子,担任上海禁烟委员会常委,这项任命颇有些黑色幽默的意味。

    如今三鑫公司已经准备“结束”非法业务,转而涉足“医药”领域,专门生产吗啡等“药品”,说白了就特么一制毒工厂。前上海警备司令、现上海保安处处长杨虎(常凯申的拜把子兄弟),专门负责保护三鑫公司的生意,公司需交给中央财政部长一定回报(1932年定为每年300万美元)。

    注意,这些钱是交给财政部长宋子文,而非交给中央财政部,是不走政府公账的,全都被某些人私下瓜分了。

    每年300万美元的花红,这还只是分给官员们的,利润简直要吓死人。

    不管如何,杜月笙这个禁烟委员会常委,抓一两个私卖烟土的罪犯,再名正言顺不过。至于其中有没有冤屈,只有鬼知道,反正人赃并获,所有罪犯都一口指认张达民为主谋。

    张达民先被送去戒烟所关了几天,他的兄弟姊妹拒绝支付戒烟费用,于是又被送戒烟所赶出来,扔到上海公安局关着等待法院审判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阮玲玉家。

    何阿英无比感激地说道:“多谢周先生,你可帮了大忙,终于把那个天杀的张达民抓走了。”

    周赫煊笑道:“伯母,你可不要乱说。张达民是法租界巡捕抓的,又被上海公安局缉毒队接管,跟我完全没有关系。”

    “对对对,没有关系,”何阿英假模假样的扇自己两耳光,赔笑道,“你看我这张嘴,尽说些糊涂话。周先生是大学问家,哪里会做这种事情?”

    阮玲玉坐在旁边不说话,静静地看着周赫煊,心里又敬又怕。让她焦头烂额的张达民,被周赫煊几句话就送进监狱,在她看来实在太恐怖了。

    “阿阮,你陪周先生先坐坐,我该去煮饭烧菜了,”何阿英朝女儿挤眉弄眼,又对周赫煊说,“周先生,晚饭就在家里吃吧,也没有什么山珍海味,委屈你了。”

    “无妨。”周赫煊笑道。

    等何阿英离开客厅后,场面突然安静下来。阮玲玉不太喜欢说话,属于比较闷的性格,被人欺负了也都选择逆来顺受不吭声。

    周赫煊顺口问:“最近在拍戏吗?”

    “嗯,”阮玲玉点头应道,“正在拍一部短片,名字叫《自杀合同》,是华北电影公司和大中华百合公司合拍的。”

    周赫煊又问:“华北公司和大中华公司快合并了吧?”

    “好像下个月合并,”阮玲玉说,“一起合并的还有民新公司和上海影戏公司,等《自杀合同》拍完,新公司联华影业就要开张。”

    周赫煊笑道:“等联华影业成立,你就要荣升台柱子了。”

    “哪有,”阮玲玉不好意思道,“真正的台柱子是金焰,听说罗老板花了5000元签字费从明星公司挖他。”

    金焰是中国电影史上的第一位影帝,被誉为“民国电影皇帝”。事实上他并非纯粹的中国人,而是朝鲜人,父亲被日本特务毒死后加入中国国籍,30年代出演了大量反抗侵略和压迫的进步电影,后来还一度被列入国党的通缉名单。

    周赫煊拿出《神女》的剧本,对阮玲玉说:“你把这个交给罗明佑,就说我会亲自负责这部电影,请他挑一位合适的导演。”

    “周先生怎么不亲自把剧本递给罗老板?”阮玲玉问。

    “我明天就要离开上海了,”周赫煊无奈地笑道,“罗明佑是个爱玩的少爷,合并组建的新公司下个月张开,他如今人却在香港。说是要跟董事长汇报进度,我看啦,估计又到哪里旅游去了,我根本找不到人。”

    “那好吧,剧本就放在我这里。”阮玲玉小心地收好。

    用过晚餐,何阿英还想留周赫煊过夜,不停地朝女儿使眼色。在周赫煊拒绝后,她又让女儿出去陪周赫煊走走,说是一起逛上海滩的夜景。

    阮玲玉熬不过母亲,只得答应,但出门以后很快就回来了。

    “你怎么没去周公馆?”何阿英诧异道。

    “妈,周先生不是那种人,你想歪了,”阮玲玉道,“他对我特别规矩,没有动手动脚的,只是把我当朋友而已。”

    何阿英无语道:“我的傻女儿哟!他要是对你没想法,会好像帮忙把张达民送进监狱?我跟你说啊,周先生要钱有钱,要地位有地位,几句话就弄得张达民翻不了身。你只要傍上了他,今后上海滩都没人敢欺负你。你听我的,明天一定要把他约出来,然后趁机去周公馆过夜,先把关系给定下来。”

    阮玲玉无奈地说:“妈,周先生明天就离开上海,你了这条心吧。”

    何阿英顿时郁闷道:“你真是够笨的,我懒得跟你再废话!”

    阮玲玉回到自己卧室,无聊的翻开《神女》剧本。她以前看过小说原著,此刻再读,却发现小说和剧本相差万里,只截取了其中一段故事。

    剧本的故事更加通俗易懂,也更加煽情感人,其中许多剧情都让阮玲玉感同身受,有种想要落泪的冲动。

    等把完整剧本看完,阮玲玉发现泪珠已经滑落到脸颊,她不由想起周赫煊来。能写出感人肺腑的故事,不仅富有同情心,而且还才华横溢,但就是这个人,却做局设套把张达民丢进监狱,到底哪个才是真实的他呢?

    阮玲玉发现自己看不透周赫煊,那是个像谜一样的男人。

    谜一样的周先生,如今正在前往山东的路上,他又要去做政治掮客了,顺便再从常凯申那里弄点好处。

    
龙8国际