文学迷 > 历史军事 > 民国之文豪崛起 > 381【青帮三大佬】
    杜月笙的杜公馆,位于华格臬路(后世的宁海西路)。

    这天下午,杜月笙正坐在客厅喝着茶,手握折扇聚精会神地听《岳飞传》。

    “到了七月初四这天,一切赴会应用的东西全备齐了,岳雷把进山的兵将聚在一起,千叮呤万嘱咐,不可小心大意。次日五更,岳雷带人出发,诸葛景和二爷牛皋率众相送十里方回连营。等上了大道,众人齐抖丝缰,乱撒嚼环,直奔盘龙山口……”

    这个说书先生,是杜月笙从北方重金请来的,定期到杜公馆来专门给他说书。

    杜月笙听评书并非为了娱乐,而是在学习知识谋略。他自幼失学,没读过什么书,现在身居“高位”,自然得提高自己的文化水平。

    《三国》、《水浒》、《岳传》、《七侠五义》这些大书,杜月笙都经常聆听,想要从其中学习历史知识,学习古人的气度和权谋之术。

    不仅如此,杜月笙还每天让人读报,了解时政新闻和国内局势。他甚至坚持练毛笔字儿,几年下来,虽然没有练出像样的书法,但自己的名字却写得不错,能够到处给人签名了。

    “衣食足,应当礼义兴了,不能再让人家一看到就讨厌害怕。”这是杜月笙经常对身边人说的原话。

    上海青帮的三位大佬当中,黄金荣、张啸林的格局都太小。只有杜月笙最为上进,他不满足于只当一个帮会人物,而是积极谋求社会地位。

    这几年,杜月笙介入工运、调解纠纷,甚至是为赈灾募集善款,只想获得社会和政府的认可。两年前浙江遭遇台风,33县1市受灾,上海共募集善款40578元,其中杜月笙一个人就捐了11235元。

    可惜杜月笙先天不足,又是帮会出身,他虽然努力做好事,但依旧臭名昭著,只贩卖鸦片一事就无法洗白。

    “啪啪啪!”

    一集评书说完,杜月笙拍拍手:“说得好,给尤三爷派赏!”

    说书先生领到赏钱,不卑不亢地拱手道:“谢杜老板赏,告辞。”

    等说书先生离开,杜月笙才转身问田鸿年:“说吧,又遇到什么难事?”

    田鸿年咽了咽口水,难以启齿道:“杜爷,银行那边……我亏了50多万。田某有负杜爷嘱托,能力不足,我今天是来辞职的。至于银行损失款项,我会尽量补上。”

    “怎么会亏50多万?”杜月笙惊讶道,他再有钱,50多万也不是小数目啊。

    田鸿年解释说:“我挪用银行存款,拿去交易所投机去了。你是知道的,最近因为中原大战的关系,上海交易所行情一路狂跌……”

    杜月笙去年开了家银行,由田鸿年、苏嘉善负责具体业务,赚得是钵满盆满。但前段时间苏嘉善病重,银行由田鸿年一人把控,他以为中央军能够轻松获胜,就想利用中原大战玩金融投机,结果可想而知。

    搞明白了其中缘由,杜月笙恨不得把田鸿年弄死。但田鸿年和苏嘉善是他的左膀右臂,捞银子做生意的好手,如今苏嘉善病得快死了,杜月笙暂时还真离不开田鸿年。

    “唉,罢了罢了,”杜月笙叹息道,“你好好打理银行吧,别想那么多。你如果辞职,我一时半会儿上哪儿找人做总经理?”

    “那我就先管着银行,等杜爷找到合适人选,我再来赔罪辞职。”田鸿年尴尬道。他搞出这种事情,注定了不能在银行待下去,就算杜月笙原谅他,其他股东也会跳出来赶人。

    杜月笙想了想说:“等你从银行辞职,我把你送进法租界商会,你帮我照应着那边。”

    “鸿年惶恐。”田鸿年舒了口气,看来杜月笙没有真的弃用他。

    两人正说着,一个佣人突然来到门口守着,默默站在那里不敢打扰。

    杜月笙见状问道:“什么事情?”

    佣人这才走进来说:“老爷,外头有人投名片。”

    杜月笙接过名片一看,他只认识上面的“周”字,随即递给田鸿年问:“哪个姓周的找我?”

    田鸿年笑道:“恭喜杜爷,是大名鼎鼎的周赫煊先生。”

    “就是那个发明新式肚兜,又资助留学生的天津佬?”杜月笙问。

    “就是他,”田鸿年是个读书人,他对周赫煊大加赞赏,“周先生可不简单,在美国,在欧洲也是鼎鼎有名的,乃当今中国第一名士。他写的书,连蒋总司令都喜欢读,听说最近蒋总司令还给他的书作序,要印刷出来下发给各级政府官员。”

    杜月笙顿时有些得意了:“看来我还有几分面子,连中国第一名士也来拜会。”他高兴地对佣人说,“快去给送名片的人回信,就说明天中午我隆重款待,恭迎周先生大驾!”

    杜月笙乐不可支,他感觉太有面子了,这是一种社会地位的认可。他虽然也经常跟张静江等文人打交道,但那属于利益交往,跟周赫煊这种大学者的造访不一样。

    在客厅来回踱步好半天,杜月笙又让佣人去请黄金荣和张啸林,他要在两个朋友兼对头的面前装装逼。

    第二天上午,杜公馆的厨子很早就忙活起来,各种山珍海味准备了几十道菜。

    黄金荣来得最早,他笑呵呵地问:“月笙啊,你小子这次又要搞什么把戏,平白无故的就请我吃饭。”

    “亲近亲近嘛,”杜月笙笑道,“我今天还请了一位贵客,你肯定猜不到是谁。”

    “难道是法国公使?”黄金荣问。

    杜月笙哈哈大笑:“我哪有那面子,荣爷你说笑了。”

    黄金荣大马金刀的坐下,挺着肚皮吃水果说:“我倒要看看,究竟是何方神圣。”

    不多时,张啸林也来了。

    “黄兄,阿笙!”张啸林抱拳行礼,脸上挂着淡淡笑容,可惜是皮笑肉不笑。

    听到张啸林的称呼,黄金荣和杜月笙都很不爽。

    黄金荣在青帮比张啸林高一辈,不屑于跟他称兄道弟。杜月笙虽然比张啸林矮一辈,但势力早就比张啸林牛逼,也不甘愿做他的晚辈。

    上海青帮三大佬中,张啸林属于最没脑子那个,也是唯一做了汉奸的家伙。
龙8国际