文学迷 > 历史军事 > 民国之文豪崛起 > 378【都不靠谱】
    阮玲玉一路无话,精神有些恍惚,她因为暂时摆脱张达民而感到庆幸,心里又有些为张达民的情况担心。

    周赫煊问:“阮小姐,是去我家,还是找个地方坐坐?”

    “啊?”阮玲玉回过神来,“找个地方坐会儿吧。”

    轿车在一家咖啡厅门口停下,周赫煊走在前面,阮玲玉提着手包默默跟上。

    周赫煊点了两杯咖啡,问道:“喜欢加多少糖?”

    “我自己来吧。”阮玲玉说。

    周赫煊搅着咖啡勺:“今天的事,是我唐突了。”

    阮玲玉勉强笑了笑:“我知道周先生是为了我好。”

    “咱们交浅言深,你就没想过跟那个人分手吗?”周赫煊问。

    “有些麻烦。”阮玲玉道。

    周赫煊看了眼阮玲玉被磕破的额头,对旁边的孙永振道:“永振,去买一瓶跌打药酒来。”

    “不用。”阮玲玉连忙拒绝。

    “没事的,”周赫煊笑道,“有什么困难就跟我说,我看能不能帮上忙。”

    阮玲玉闭口不言,有些话她难以启齿,而且还涉及到母亲的名誉。

    当初阮玲玉才16岁,少不更事,面对张达民的追求不知所措。但她的母亲何阿英,却极力怂恿女儿跟张达民在一起,无非是想攀上高枝享受富贵。

    何阿英悄悄侵占过张达民的钱,把一张数千元的存折改成自己的名字。在女儿跟张达民同居后,何阿英也不再干活了,整天喝茶打牌当阔太太,那是她都还未满40岁。

    历史上,甚至连后来那个富商,也是何阿英帮忙撮合的。

    随着阮玲玉渐渐长大,她也开始明白母亲是个怎么样的人,虽然只是养母,但她真的很难跟母亲断绝关系。当年为了让她读贵族学校,做女仆的母亲苦苦哀求张家老爷(校董),还辛苦做工供她半价读书,这是养育之恩啊。

    不仅如此,由于张达民的哥哥是电影公司股东,母亲还央求张家哥哥教她戏剧和钢琴,阮玲玉的演技就是那时候培养起来的。

    说起来,养母和张家都对她有大恩。阮玲玉虽然早就不爱张达民了,也对母亲非常不满,但一想起对方的恩情,她的心就硬不起来。

    现在阮玲玉是一个人赚钱,不仅要供张达民吃喝嫖赌抽,还要供养母喝茶打牌,还要供妹妹(母亲的另一个养女)读书。她去年出演了六部电影,还接了许多广告,又帮十多份杂志拍封面照。再加上前些年的积蓄,好不容易存够两万块钱,现在又全都被张达民给败光。

    一想到今后的生活,阮玲玉就感到茫然,似乎整个人生都是昏暗的。

    周赫煊一直想挑起话题,可阮玲玉总是不愿说话,这顿咖啡喝得实在够闷。

    等孙永振买来跌打药酒,周赫煊起身道:“我送你回去吧。”

    “嗯。”阮玲玉轻轻应声。

    阮玲玉如今住在霞飞路,租的房子,开车没多久便到了。

    周赫煊把她送到家门口,阮玲玉走出几步,才回头礼节性地问:“周先生,要不上去坐坐?”

    “好啊。”周赫煊笑道。

    阮玲玉没想到周赫煊会答应,表情有些尴尬,只得无奈地掏钥匙开门。

    屋内一片狼藉,桌子板凳东倒西歪,还有个装饰用的花瓶掉在地上,瓷片碎得满地都是。

    阮玲玉的养母何阿英本来坐在沙发上,一见女儿回来,立即哭嚎道:“阿阮,你可算回来了!我不想活了啊!”

    “妈,怎么了?”阮玲玉头疼地问。

    何阿英咒骂道:“那个天杀的张达民,他把我私房钱都拿走了,还抢了我的金镯子。我不活了,呜呜呜呜……”

    周赫煊皱眉问:“怎么不报警?”

    当然不能报警,当年何阿英做女仆时偷张家东西,还侵占张家的财产,都被张达民抓住了把柄的,还写了悔过认罪书。一旦报警,张达民把这些破事都抖出来,何阿英肯定要面临牢狱之灾。

    何阿英这才发现周赫煊,她停止哭泣问:“你是谁?”

    阮玲玉介绍说:“妈,这是周赫煊周先生。”

    何阿英眼睛一亮,问道:“就是那个发明内衣,每年捐十多万给留学生的周先生?”

    “嗯,就是他。”阮玲玉道。

    周赫煊问候说:“伯母你好,我是阮小姐的朋友。”

    何阿英无比热情,连忙跑去端茶倒水,不好意思道:“周先生,家里有点乱,你多担待着些。你是大学问家,我家阿阮当年读书功课很好的,她很爱学习,你有空就多教教她学问。”

    阮玲玉忍不住扶额,她明白养母的心思。张达民现在已经是个穷光蛋了,母亲自然看不上眼,又想把她推给周赫煊,好继续过风风光光的阔太生活。

    张家确实很有钱,好几个兄弟,每人分遗产就分了十多万。但跟周赫煊却不能比,人家周先生一年要捐十多万,那得多阔气啊,何阿英想到这些就无比激动。

    周赫煊坐下喝着茶,问道:“伯母,那个张达民经常来闹事吗?”

    “可别提了,”何阿英一边诉苦,一边贬低张达民,“那个混蛋,以前当少爷时还人模狗样的,现在天天赌钱,家产都败光了,还要我女儿养活他。我们母女三人,又没个依靠,还不是任凭他欺负。也是阿阮念旧情,狠不下心跟那个狗东西分手,我也要跟着遭殃啊。周先生,你可怜可怜阿阮吧,她过得好辛苦啊!”

    “妈,你说什么呢!”阮玲玉无比头大,不管是母亲,还是张达民,都让她不省心。

    周赫煊笑道:“如果需要帮忙的话,我可以找朋友把张达民打发掉。”

    “对对,一定要打发走,”何阿英说,“我早看那混蛋不顺眼了。”

    周赫煊又问:“张家还有什么人?”

    何阿英说:“他有两个哥哥,一个是当官的,另一个是明星电影公司的股东。还有两个弟弟、三个妹妹,但都没什么出息,而且也是不管他死活的。”

    明星电影公司,就是阮玲玉出道的公司,她能很快拍电影做女主角,也多亏张达民哥哥的照顾。不过为了和张家划清界限,阮玲玉两年前就退出明星电影公司了。

    至于张达民这个人嫌狗弃的败家子,早就被自家兄弟姐妹憎恶,估计被人当街打死,也不会有亲人出来帮他收尸。

    周赫煊笑问:“阮小姐,你想和张达民分手吗?”

    “我……不知道。”阮玲玉无比纠结地说。

    “什么不知道?坚决分手!”何阿英斩钉截铁,劝道,“女儿啊,这找男人是一辈子的事,跟着张达民没前途,像周先生这种大学问家,才是真正的好归宿。”

    “妈,你别乱说!”阮玲玉生气道,当初母亲就是这样怂恿她跟张达民同居的。

    周赫煊已经渐渐看明白,清楚何阿英是个什么样的女人,不禁为阮玲玉感到悲哀。有一个薄情寡义的男人不说,还有一个同样不靠谱的老妈,真是倒了八辈子血霉。

    “时间不早了,”周赫煊起身道,递给阮玲玉一张名片,“阮小姐,有什么事情可以给我打电话,告辞。”

    何阿英挽留道:“周先生,怎么不多坐会儿?”

    “不了,我还有事。”周赫煊笑道。

    何阿英推了推女儿,眨眼示意道:“阿阮,快去送送周先生。”

    阮玲玉把周赫煊送出家门再回来,只见何阿英一脸喜意,就跟出门捡到金子似的,她兴奋地问:“阿阮,这个周先生是不是对你有意思?”

    “妈,人家有老婆的,结婚的时候好多大人物参加。”阮玲玉道。

    何阿英笑着说:“我当然知道他有老婆,难不成你还想做正房?我跟你说啊,周先生有身份、有地位、有学问,最重要的是还很有钱。他每年都要捐十多万,整个上海也没几个富豪能跟他比的。在周先生面前,那个张达民连条狗都不如,你可千万要抓住机会,咱母女俩后半辈子就有福了!”

    “你有完没完?我都快被你逼疯了!”阮玲玉终于爆发。

    何阿英还在继续说:“我哪是在逼你,我在给你指条明路啊,周先生这种大人物,打着灯笼也不好找。”

    “反正我不想听你说这些!”阮玲玉郁闷地朝自己卧室走去。

    何阿英连忙跟上,开始用感情来胁迫,凄苦无比的说:“阿阮啊,咱们是穷出身。你还记不记得,当初我为了供你读书,每天起早贪黑做工,才把你送进私塾。怕你在私塾学不到本事,又给张老爷下跪磕头,求他把学费减半,送你进贵族女子学校。妈是真心为你好,就盼着你能过好日子,我也好顺便沾光享享福。可你看现在,享的是哪门子福啊,那个大烟鬼三天两头闹腾,把我的金镯子都抢走了。呜呜呜呜,我的命好苦啊……”

    阮玲玉一听母亲哭泣,再联想到小时候的种种,立马就心软下来,跟着哭道:“妈,是我不好,让你跟着我受苦了。”

    何阿英抹着眼泪说:“阿阮,那个周先生真是好男人,妈不会害你。我看他对你也有意思,你明天就打电话约他出来聊聊,先联络一下感情也是可以的。就算做不成夫妻,也可以做朋友啊。”

    “妈,我知道,我听你的。”阮玲玉心乱如麻。

    “诶,真是好孩子。”何阿英顿时破涕为笑。

    
龙8国际