文学迷 > 恐怖灵异 > 民国之文豪崛起 > 373【批发字画】
    蔡元培筹建的中央研究院,总部虽然设在南京,但包括物理研究所在内的多个研究机构,都设在上海,因此蔡元培常住上海方便工作。

    把留学生们送走后,蔡元培又邀请周赫煊去各大研究所参观,并邀请周赫煊加入历史语言研究所。

    在整个中央研究院里边,就数历史语言研究所最为奇葩,居然设在北平静心斋(后世北海公园内)。历史所所长为傅斯年,研究员包括陈寅恪、赵元任、李济、罗常培、董作宾、李芳桂等人,研究内容以中国历史为主,也涉及人类学的研究。

    当初周赫煊参与的龙山文化考古活动,里面的蛋壳陶、玉器、石器等文物,如今都已经搬到中研院的历史所进行深入研究。

    周赫煊没有答应,也没有拒绝,只是笑道:“孑民先生,我已经加入北平研究院的历史所了啊,而且还是副所长。”

    “不碍事的,又没谁规定只能加入一个研究所,”蔡元培拉拢道,“只要明诚来中央研究院,同样可以担任历史所副所长。而且我们的历史所设在北平,离明诚你住的地方也很近。”

    周赫煊仍旧不做回答,说道:“孑民先生,中央教育部对北大是个什么态度?北大的师生常常跟我反映情况,说他们已经难以支撑了,希望教育部能够安排校长。”

    蔡元培听明白了周赫煊话里的意思,让他加入中研院历史所可以,但必须让教育部任命北大校长以做交易。蔡元培摇头叹息道:“北大学生闹得太离谱了,驱逐校长、自行复校,这些举动让中央教育部非常震怒。静江、稚晖他们早就拍桌子放下狠话,说要好好的杀一杀北大学生的气焰,让他们知道厉害!”

    “知道厉害?”周赫煊哈哈大笑,随即怒道,“教育乃国家百年大计,可以当成赌气的儿戏吗?学生们不懂事,难道他张静江、吴稚辉一把年纪了也不懂事?简直莫名其妙!闹事的学生,该处理处理,北大的校务,该管理管理,任命校长,拨发经费,这才是政府应该做的事情!难道这点最基本的道理,整个教育部就没人能想明白?”

    “咳,”蔡元培尴尬地咳嗽两声,“我会跟教育部沟通,争取在新学期开学前任命校长。”

    周赫煊道:“我看兆贤先生(蒋梦麟)就很合适,他做了北大好几年代理校长,跟北大师生有感情,也熟悉北大校务,而且在教育部人缘也不错,可以协调各方矛盾。”

    蔡元培点头说:“兆贤确实是最佳人选,但他目前在浙江高级中学当校长(浙工商前身),恐怕是走不开。”

    “浙高的校长谁都可以当,北大却比较难搞。谁轻谁重,孑民先生应该分得清。”周赫煊道。

    蔡元培苦笑说:“那好吧,我明天就跑一趟南京,说服教育部任命兆贤做北大校长。”

    如果周赫煊不插手过问,蒋梦麟直到年底才被任命为北大校长(教育部派系斗争太恶劣,常凯申都看不下去了,亲自任命的)。北大的校长职务空缺整整一年半,期间没有任何教育拨款,北大能撑那么久也实在难得。

    周赫煊投桃报李,说道:“既然如此,不管成与不成,我都答应加入中研院历史所当副所长。”

    “那就这么说定了!”蔡元培笑道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南京,憩庐。

    这栋常凯申的官邸,是半年前才建好的,以前常凯申住在三元巷口(很多资料显示住在中山东路,其实并不准确)。

    首任南京市长刘纪文上任后,立即大刀阔斧的进行城市建设。他要修一条主干道(中山大道),很多房子都要拆,于是不少人借机太高房价。刘纪文得知情况后,勒令所有政府官员不得在南京购置房产,因此得罪了许多人。

    常凯申在南京三元巷的官邸,也是两年前修路时,被刘纪文给拆迁掉的。

    憩庐是座二层西式洋楼,外墙为红色,坐南朝北。旁边就是中央军校(黄埔军校已经停办),一旦有什么风吹草动,军校的部队和学生可以迅速支援。

    客厅墙上,悬挂着孙中山和常凯申的大幅合照。照片中,孙中山穿着中山服端坐,常凯申一身戎装,佩戴长剑,立于孙中山身后。照片上方是孙中山的手书横条:安危他日终须信,干苦来时要共尝。

    此刻,常凯申、张静江和蔡元培,正坐在客厅里喝咖啡,这咖啡是宋美龄亲手磨制的。

    常凯申端着咖啡杯,搅动勺子道:“岳军(张群)来电说,张学良的态度模棱两可,一直含糊其辞。石曾先生也给我密电,说张学良很重视周赫煊的意见,想要说服张学良,必先说服周赫煊。”

    “周赫煊对张学良有那么大的影响力?”张静江惊讶道,他对此是不相信的。

    常凯申点头道:“有这个可能,子增先生(吴铁城)也在电报里说,张学良的几位副官多次提起周赫煊,并言此人料事如神。当初的中东路事件,周赫煊给张学良写了一封长信,把局势分析得头头是道。东北军被苏联打败后,张学良也常常感叹,后悔没有听周赫煊的建议。”

    蔡元培同样很吃惊:“我一直以为,明诚只是个学者,没想到如此受张学良重视。”

    如今的战事对中央军不利,冯玉祥的西北军实在太猛了。孙良诚、吉鸿昌联手把陈诚的精锐主力打得节节败退,中央军几度被包围,死伤惨重,若非陈诚部装备优良,机枪火力炽盛,估计连突围都做不到,只能是被全歼的下场。

    西北军虽猛,奈何遇到猪队友,两翼的晋军前进迟缓,根本不能配合进攻。

    当孙良诚、吉鸿昌乘胜追击时,前敌总指挥鹿钟麟要求晋军配合,副总司令徐永昌是这样说的:“我们的军队你还不知道吗?叫他们守在一个地方,倒是有些办法。要是叫他们一往直前的进攻,那就不能和西北军相比了。”

    冯玉祥也是无奈啊,他的手下个个能打,部队战斗力远超晋军。却不得不尊阎锡山为盟主,带着阎锡山手下的糟糕军队一起打仗,关键时候还特么带不动。

    就在五月底的时候,西北军猛将郑大章率骑兵夜袭归德机场,烧毁飞机十二架,俘虏机师和地勤人员五十余名,完成任务后安然撤走。郑大章当时不知道常凯申就在附近车站,否则他把常凯申也一起俘虏了,剩下的都不叫个事儿。

    常凯申差点被吓尿,连忙撤回前线总司令部,在战事陷入僵局后又回到南京,因为南京这边有人在秘密搞事。

    西北军不仅在山东战果辉煌,在河南同样所向披靡。可惜冯玉祥战略指挥失误,不顾手下将领乘胜追击,把中央军杂牌部队赶出武胜关的计划。反而调集军队去攻打河南的中央军精锐,结果一时间又打不下来,白白丧失了先机,使得河南战局进入僵持阶段。

    常凯申对此是焦头烂额,一边派人联络冯阎联军各部将领,想要用银弹收买策反,一边又派人怀揣巨款前往东北找张学良帮忙。

    张学良如今就在北戴河避暑,门槛都被人踏破了,不仅常凯申派人过去,冯玉祥、阎锡山也在派人联络,都想把张学良争取到自己这边。

    常凯申的使节团阵容强大,包括李石曾、方本仁、吴铁城、张群等重要人物,不仅游说张学良,还在收买张学良部下的将领和副官。

    张学良走到哪儿,跟他私交甚密的张群、吴铁城、方本仁就追到哪儿,死活要跟张学良打麻将。

    每次张学良都强调打的是“卫生麻将”,不谈国事。张群几个却嘻嘻哈哈打起了“政治麻将”,出一张九万,就说这是蒋总司令给你的,再出个一饼,就说这是阎锡山给你的,画饼充饥嘛。

    甚至常凯申还派人把委任状和大印送去,任命张学良为陆海空军副司令,张学良却一直不肯做确切答复。

    张群、吴铁城等人,从张学良的副官口中得知,张学良非常重视周赫煊的建议,立即拍电报回来,希望常凯申派人去联络周赫煊。

    所以才有了今天这次谈话。

    蔡元培评价道:“周赫煊此人,属于爱国主义者。他一年捐16万元资助留学生,显然是不缺钱的,想要说服他,就必须从国家、民族大义方面下手。他如今就在上海,还让我说服教育部,尽快委任北大校长。”

    常凯申点头道:“北大校长的事情答应他,国家民族大义我们也占着,我们是中央政府嘛。孑民先生,这事就要拜托你了。虽然他不缺钱,但读书人总是好名的,可以给他嘉奖表彰。另外,他还有什么个人喜好?”

    “他喜欢收集名人字画,不是古董字画,而是当世的名人字画,”蔡元培好笑道,“连我都被他纠缠着写了两副字。”

    常凯申笑道:“有喜好就好办,我马上写一副字,你给他带去。另外,再让南京和上海的名人,都写上一两副,越多越好,让他收藏个够。”

    
龙8国际