文学迷 > 历史军事 > 民国之文豪崛起 > 371【缘分】
    马家。

    鲁迅坐在客厅里喝茶,聊起自己在上海的一些事情,还说上海左联的作家们爱国热情高涨,那是一些真正的热血青年。

    等鲁迅说完,马裕藻才笑道:“你该早点来北平啊,现在都放暑假了,不然肯定要请你去北大演讲。”

    “没问题的,我要在北平住上许久,演讲的事可以等开学以后再说。”鲁迅笑道。他这次带着妻儿北上,主要是让老母亲抱抱孙子,顺便暗中帮忙组建北方左联。

    马裕藻问:“你在上海,有跟蔡孑民联系过吗?”

    “没什么联系,但见过两次,”鲁迅笑问,“你们还盼着他回来做校长?”

    “除了他,也没有更合适的校长人选了,”马裕藻叹气道,“实不相瞒,我这个北大国文系主任,已经有半年多没发薪水了。教育部要是再不管不问,北大迟早要关门遣散。”

    鲁迅道:“你们的教材编得不错,上海那边的学校评价很高。”

    马裕藻笑道:“都是周先生的功劳,大学物理通用教材,是由他发起编撰的,清华的同僚们也出了许多力。多亏有这些卖教材的钱,再加上北大出版社的其他收入,才能勉强维持北大的日常教学。我们国文系的老师,还有化学、农学等专业的老师,也在忙着编写大学通用教材,一来对国家教育事业有帮助,二来也可以减轻北大的经费压力。”

    “这倒是个很好的办法。”鲁迅点头说。

    两人闲聊了一上午,等吃过午饭,鲁迅来到马珏的闺房。

    “周先生好。”马珏微笑问候。

    鲁迅表情严肃地说:“阿珏,学生应该以学业为主,你还年轻,不要执着于感情之事。我是有家室的人,不仅有包办婚姻的妻子,而且还另有为我生子的广平,决计不能再辜负他们。你我可以谈文学,谈思想,唯独不能谈爱情。”

    马珏有些懵逼,随即大笑起来:“哈哈哈哈哈……周先生,你误会了。”

    “我知道直接拒绝,会让你感到很难堪,但这件事必须说清楚。”鲁迅正色道。

    鲁迅没法对此不敏感啊,因为当初许广平也是他的学生,最开始也只是谈文学。但许广平风光倒追老师,鲁迅刚开始还能够拒绝,但架不住许广平长达两三年的热情,他们终于还是走到一起了。

    而今马珏也是这样,而且还突然写封信给他,说自己爱上了有家庭的男人,让鲁迅以为马珏在向他示爱。

    说实话,鲁迅对马珏是有好感,而且也很欣赏这个聪明可爱的女孩子。但他跟马裕藻乃是多年好友,而且许广平又给他生了儿子,鲁迅这点自制力还是有的,因此一口拒绝马钰表达出的“爱意”。

    马珏解释说:“你真的搞错了,我喜欢的另有其人。”

    鲁迅以为小姑娘面薄,不敢当面承认,他顺着话头说:“不管是谁,既然那个男人已经有了家庭,那你就不该去破坏。”

    “是是是,我一定注意。”马珏连忙应道。

    鲁迅转移话题道:“咱们还是聊文学吧,你最近都写了什么文章?”

    马珏连忙把近期写的散文和诗歌拿出来,交给鲁迅细细点评指导,并根据他的意见进行修改。

    鲁迅抵达北平的第三天,马裕藻一家也乘船南下了,他们要利用暑假回浙江老家探亲。

    马钰被鲁迅教育一番,也渐渐收起不该有的念头,就当这次暗恋是个美丽的错误。她牵着妹妹的手,跟在父母后边小心登船,随着拥挤的人潮来到甲板上。

    “周先生!”

    “周先生来了!”

    “在哪儿呢?”

    “下面,正要登船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身边几个学生的呼喊,顿时吸引了马珏的注意力,她忍不住朝下面望去,果然看见周赫煊带着随员正在码头上。

    居然乘坐的是同一条船,难道这就叫缘分?

    少男少女们总爱胡思乱想,马珏刚刚冷却的情感,再次如疯草般生长起来。

    马裕藻也看到周赫煊,他提着箱子立于甲板上,等周赫煊登船后立即过去握手:“明诚,你也去南方?”

    “去一趟上海,送留学生们上船,”周赫煊说着又朝陈德馨和马珏、马琰笑道,“马太太好,小珏、小琰好。”

    “周先生好。”姐妹俩齐声问候。

    马裕藻道:“这里人太多,先回房间吧。”

    众人回到船舱内,安放好行李再串门拜访。

    马裕藻夫妇聊着北大近况,对校长空缺一事唉声叹气:“教育部是真不管北大了,校长空缺了一年,居然都不安排新校长上任。”

    “还是学生们做得太过分,哪有暴力驱赶校长的。”陈德馨说。

    周赫煊安慰道:“放心吧,北大是中国现代大学祖庭,教育部肯定会安排校长的。实在不行,我这趟到上海之后,就去跟孑民先生聊聊,让他和教育部沟通。”

    “那太好了,多谢周先生帮忙。”马裕藻大喜。

    马珏、马琰姐妹俩,静静地坐在旁边聆听。

    马琰已经长高了不少,十二三岁的年纪,文静可爱,未来也是一朵北大校花。

    马珏偷偷凝视着周赫煊,越看越觉这个男人英俊帅气,而且谈吐清雅、气质不凡,少女情思愈发的活跃起来。明知道这样不应该,但就是抑制不住喜欢,犹如飞蛾扑火一般。

    但周赫煊连续两次的拒绝,让马珏不敢再表达爱意。只当做什么都没发生,默默地喜欢就好,听他说话、和他聊天、保持着日常通信便已满足了。

    相处的时光总是短暂的,轮船转眼就到了上海,马珏依依不舍地挥手道别,心里空落落的好像失去了什么。

    “姐姐,你今天好奇怪。”马琰低声说道。

    马珏问:“有什么奇怪的?”

    马琰笑道:“你看周先生的眼神怪怪的,不会是对他有意思吧?”

    “哪有,你看错了。”马珏窘道。

    “还不承认,一说起周先生,你脸都红了。”马琰取笑道。

    马珏白了妹妹一眼:“你才多大年纪?就知道乱想。”

    “嘻嘻,有人被我说中心事了,”马琰笑道,“不过嘛,周先生还真的很优秀,又英俊,又有才华,可惜他已经结婚了。唉,君生我未生,恨不相逢未嫁时啊。”

    “什么乱七八糟的,懒得理你。”马珏说完就走。
龙8国际