文学迷 > 历史军事 > 民国之文豪崛起 > 366【战争与贫困】
    天津英租界,马场道的一栋小洋楼热闹非凡。

    李寿民在《新天津报》、《大公报》、天津电话局、天津警备司令部秘书处的同事,以及他在天津的亲朋好友,再加上女方邀请的许多宾客,足足坐了近50桌宴席。

    由于《蜀山剑侠传》卖得很好,李寿民也算有些积蓄,大概存了一万多元。这些钱用来摆婚宴绰绰有余,但想在英租界买花园洋房,那是绝对不够数的。

    孙仲山比较爱面子,非逼着女婿准备婚房不可,而且房子还不能太寒酸。李寿民实在拿不出那么多钱,孙仲山干脆自己买了一栋,但屋主写的是女儿的名字。

    李寿民对此感到很屈辱,犹如寄人篱下,他宁愿自己出钱租房子住。

    本来定于5月初的婚礼,就因为房子的事情谈不拢,一直拖到5月底才互相妥协。孙仲山允许李寿民的母亲搬进新房,但李寿民的两个弟弟却只能继续租房住。

    “一拜天地!”

    “二拜高堂!”

    “夫妻交拜!”

    “齐入洞房!”

    婚礼是传统中式礼仪,因为李家和孙家都不信教。

    说实话,传统婚礼发展到民国时期,已经非常简化了,没有那么多繁文缛节。再加上新郎新娘都是四川人,拜宗庙祖先等仪式完全省略。

    “拜高堂”时,新人向双方父母奉茶跪拜,公公婆婆说了些祝福语,并送给新娘首饰礼物(家传镯子之类的)。新娘收到礼物后必须立即戴上,然后新人向其他亲戚长辈奉茶。

    “夫妻交拜”结束,新人直接被送进洞房,并没有再出来陪酒敬酒。

    李寿民穿着件红色丝织短褂,下身是一条红色襦裙,他牵着新娘子,被一群闹洞房的小青年簇拥着上了二楼。

    “芾甘,不上去闹闹?”周赫煊笑问。

    “我就算了,跟新郎新娘都不熟。咳咳咳……”巴金说着说着突然大声咳嗽,咳得整张脸都胀红了。

    周赫煊问:“怎么了?”

    “没事,老毛病,现在已经好了很多。”巴金摆手道。

    巴金从小就体弱多病,以至于连小学都没读过,只能请先生到家里授课。14岁时好不容易考入英语补习学校,只读了一个月就因病辍学。17岁时终于养好身体,读了两年中学便去报考北大,结果体检时又查出患有肺病。

    满打满算,巴金在学校只读了三年半,其中两年是中学,剩下一年半则在法国留学。

    可就是这么一位体弱多病的自学成才者,居然成为中国数一数二的大文豪,并且活了101岁高寿。

    周赫煊说:“我认识一位天津名医,改天找他来帮你看看。”

    “不用了,我这毛病只能慢慢养。”巴金倒是挺看得开。

    事实上,巴金被肺病折磨得非常痛苦,他的小说作品中,主角常常患有肺病或者其他疾病。比如《灭亡》的主人公杜大心,就因为患有肺病而萌生暗杀军阀的念头,希望以此来解脱疾病痛苦。

    周赫煊对巴金的情况略有所知,他坚持道:“还是要请丁大夫来看看,帮你开几服药调养。”

    “多谢。”巴金觉得周赫煊对朋友真是不错。

    宴席已经开始,不时有人跑来给周赫煊敬酒,搞得好像他才是新郎官一样。

    胡政之坐在旁边看了会儿好戏,笑道:“明诚,我准备下个月去沈阳,把《大公报》的沈阳分社开起来。”

    “别急,先开武汉分社吧。”周赫煊道。

    胡政之不解道:“沈阳有张司令罩着,办报纸会容易得多。武汉那边很快就要打仗,运作起来很麻烦,为什么要舍易求难呢?”

    周赫煊当然不可能说,明年小日本会占领东北,他找借口道:“武汉地处要冲,把武汉分社建起来,有利于报纸在长江中上游地区的发行。而且打仗也有打仗的好处,正好就近采访战事情况。”

    胡政之苦苦思索,他觉得周赫煊说得有些道理,点头答应道:“那好吧,先开武汉分社。”

    “阎锡山的摊派银子确定数目了吗?”周赫煊又问。

    “确定了,每月摊派100元军费,”胡政之无奈苦笑,“倒是比褚玉璞当大帅时便宜。”

    只要生在中国,打仗谁都别想轻松。

    别看山西民政建设搞得很好,普及了小学教育,又创办了各种工厂,但其实晋军的财政状况极为糟糕。因为阎锡山掌握着北方六省(市)地盘,摊子铺得很大,军费开支浩繁,河北等新占省份又穷得叮当响,晋军不管是嫡系还是杂牌都欠饷严重。

    这回要打仗,阎锡山手下的将领们做的第一件事,就是发电报叫苦,说缺乏军费无法开拨。

    阎锡山只能四处筹措粮饷,一些晋军的杂牌部队,穷到每个士兵只能分配5发子弹,这还打个屁啊?

    更让阎锡山头疼的是,都还没正式开战,晋钞就疯狂贬值三分之一。等真正打起来,2元晋钞能低1元大洋就不错了。

    晋钞的贬值,还带来物价飞涨,粮米一天一个价,山西百姓叫苦不迭。

    为了解决财政困境,阎锡山决定在太远发行军用劵,同时加派军事特捐。这些税捐(粮米为主)一时之间难以摊派,只能直接到农村地区筹措。

    穷人家能填报肚子就不错了,哪里拿得出来?如此就带来一系列严重后果,比如穷人找富人借粮纳捐,利滚利还不起只能卖地,没有土地的就卖儿卖女,土地兼并愈发严重,农民的日子更加困苦。

    阎锡山还向商人富户下手,就拿天津来说,天津总商会就正在帮晋军筹款,不然大家的生意都没法做。

    另外,阎锡山还想把同成、沧石两条铁路,抵押给美国、日本借款2000万元,把山西税收抵押出去向美国借款2000万元。可惜美国、日本都倾向于南京政府,这些借款没有谈成。

    甚至连天津海关和长芦盐署都被阎锡山占领了,想要截留关税和盐税银子。天津海关税务司长贝尔,坚决反对阎锡山的做法,把税款自行收取,并存入英美两国银行。

    接下来的几个月,由于南京政府和阎锡山的斗争,天津海关和盐署几乎停止运行,不知道损失了多少国家税收,就算收到税也全部打进外国银行。等后来南京政府收回海关和盐署时,这些钱有好多都不翼而飞,因为究竟收了多少税,全凭洋人自说自话。

    民国军阀混战就是这样,一旦打仗,就各种出卖国家利益,百姓愈发穷困潦倒,国力怎么可能发展得起来?

    本来富裕的东北,已经被张作霖打穷了,本来富裕的山西,也即将被阎锡山打穷。

    至于四川、山东、河北、河南等省,那属于战乱重灾区,卖儿卖女的情况屡见不鲜。

    
龙8国际