文学迷 > 历史军事 > 民国之文豪崛起 > 354【土豪】
    英国驻天津总领事已经换了人,中文名叫宝勒章,跟周赫煊关系并不熟。

    但周赫煊的名声和影响力摆在那里,宝勒章还是进行了热情的接待。在说明来意后,宝勒章表示这种事不归他管,并手书一封让周赫煊去找工部局。

    “工部局”听名字似乎是搞工程建筑的,其实应该翻译为“租界市政委员会”,相当于各租界的执政机构。

    有英国天津总领事的关照,英租界工部局很好说话,当天就把人给放了。

    周赫煊经过详细打听,才知道是李寿民的未来岳父,花钱买通了工部局的一个董事会成员,巡捕房这才不顾影响胡乱抓人投进监狱。

    前往监狱接人的途中,段茂澜怒气冲冲道:“这些洋人真是无法无天了,一点证据没有就敢抓人。”

    周赫煊其实也很生气,如果换成没有背景靠山的中国人被抓,铁定又是一桩冤案,被关押几年甚至判死刑都找不到说理的地方。

    这些洋人在租界的特权,实在大得没边了,完全不把中国法律放在眼里。

    南京政府成立以来,一直试图收回列强在中国领事裁判权,但收效甚微。只有丹麦、比利时等小国承认归还,英法美日等列强根本不鸟南京政府。

    租界监狱大门打开,李寿民苦笑着抱拳道:“多谢周兄和段兄帮忙,不然我就要蹲大牢了。”

    “贤弟,他们没有对你用刑吧?”段茂澜关切地问。

    李寿民说笑道:“还好没有挨板子,就是里头伙食不行,我晚饭还没吃呢。”

    周赫煊乐道:“你那今天可要做东请客。”

    “今天不行,还有正事要办,改天专门设宴感谢。”李寿民说。

    李寿民先是打了个电话回家报平安,接着又前往天津妇女会接孙小姐。

    孙小姐的名字叫孙经洵,是大中银行董事长孙仲山的次女。她生得白白净净,体态微胖,跟李寿民站在一起倒有几分夫妻相。

    孙经洵在感谢周赫煊和段茂澜后,对李寿民说起缘由:“那天爸爸看到你给我写的信,当即勃然大怒,骂我不知廉耻、败坏家风。我反驳了两句,他就一巴掌打过来,把我打在地上,脸都肿了。我越想越气不过,晚上哭了一宿,第二天就离家出走了。”

    李寿民仔细查看,果然发现女朋友脸上还有残留的巴掌印,他揽着孙经洵的肩头说:“委屈你了。”

    “有人在呢。”孙经洵害羞地把李寿民推开。

    周赫煊好笑道:“寿民兄,明天我跟你一起去孙家提亲吧,你们这样私奔也不是个办法。”

    “没用的,”李寿民无奈摇头,“我和经洵的事情,她父亲去年底就知道了。当时我也曾上门提亲,但他说门不当、户不对,还说什么师生相恋、败坏家风。又说只要我跟经洵断绝关系,多少钱都不是问题。”

    周赫煊万分无语,果然艺术来源于生活啊——穷小子爱上富家女,对方家长撕一张支票拍桌上:要多少钱你自己填,只要你离开我女儿就行!

    “再去试试吧,我做媒人。”周赫煊说。

    历史上,李寿民带着孙经洵私奔后,孙家可是直接告到天津地方法院。这桩官司当时轰动天津,多家报纸都派记者前来旁听,孙小姐在法庭上据理力争,坚决表示自己没有被拐带,属于自由恋爱。

    李寿民虽然打赢官司,最终抱得美人归,但却跟岳父家十多年不来往,亲人变成了仇人。

    孙经洵当然不想跟父母反目成仇,她听到周赫煊的话,期冀地说:“李大哥,要不试试吧。周先生是大学者,说不定我爸会给个面子。”

    “也好。”李寿民不报太大希望。

    第二天早晨,李寿民便备好礼物,带着女朋友跟周赫煊一起上门提亲。

    孙家就住在洋人俱乐部附近,那宅子比周赫煊的三乐堂阔气得多,占地20多亩的花园洋房,在寸金寸土的英租界极为少见,可想而知孙家是有多富裕。

    论有钱,搞房地产的,还真比不过开银行的。

    周赫煊的老丈人站在李寿民的未来岳父面前,恐怕也要矮上一头——孙家已经在全国13座大城市开有分行。

    孙小姐生在如此富裕的家庭,能够离家出走陪李寿民过苦日子,绝对称得上有情有义。

    离孙家大门越近,李寿民就愈发忐忑,他其实心里非常自卑。

    孙经洵悄悄握住李寿民的手,低声道:“李大哥,没事的,就算我爸不答应,我这辈子也跟着你。”

    李寿民感动得说不出话来,看向孙小姐的眼神中充满了柔情。

    “咳咳。”

    周赫煊咳嗽两声,走到大铁门外按响门铃。

    有佣人探着脑袋朝外面观望,顿时惊喜地把门打开:“二小姐,你终于回来啦,可把老爷夫人急坏了!”

    孙经洵担心道:“我爸妈还好吧?”

    佣人说:“老爷很生气,夫人只是哭,他们都盼着你回来呢。你们稍等,我去通报一下。”

    “等等,”周赫煊喊道,“跟你们姥爷说,周赫煊前来拜访。”

    “原来是周先生,我马上去!”佣人恭敬道。

    不到片刻,周赫煊三人就被请进别墅,穿过花园草坪来到客厅。

    孙仲山长得矮小消瘦,脸上饱经风霜,不像个身家巨富的商人,倒更像生活艰辛的小商贩。他一见到李寿民就来气,完全不顾周赫煊在场,直接用四川话大骂:“你个狗ri的龟儿子,老子好心请你当家庭教师,哪点儿亏待你?你再敢拐我女儿,老子把你脚杆打断!”

    李寿民羞愤难当,不知该说什么才好。

    “爸,你怎么骂人啊?”孙经洵不高兴道。

    “骂人?老子还要打人!”孙仲山抡起拐杖就要砸过去。

    周赫煊好笑地抱拳说:“孙老先生,在下周赫煊有礼了。”

    孙仲山突然停下,整理好衣襟瞬间变脸,热情地笑道:“周先生快请坐,你能光临寒舍,老朽受宠若惊。来人,看茶!”

    这老头有点意思。

    周赫煊好笑的坐下,刚才孙仲山破口大骂,其实就是做给他看的,提醒周赫煊别管孙家的家事。

    
龙8国际