文学迷 > 恐怖灵异 > 民国之文豪崛起 > 347【瑰宝】
    故宫博物院。

    都还没有走进故宫,只远远的遥望紫禁城,便已经让爱因斯坦和柯布西耶震撼莫名。

    一路上,两位老外四处张望。

    爱因斯坦的注意力在雕梁画栋上,柯布西耶则在仔细观察建筑布局和结构。这个世界顶尖建筑师,已经陷入狂热兴奋的状态,脑子里迸发出无数的设计灵感,想要把东方传统建筑艺术,融入他的现代作品当中。

    张继和马衡做为故宫负责人,率领众人前来迎接。

    张继属于故宫副院长兼古物馆馆长,他对文物其实没多大研究,仅仅是中央政府派来的政客型官僚。马衡只是故宫的理事兼古物馆副馆长,但他受院长易培基所托,全权负责故宫的专业性工作。

    张继处处都想压着马衡,他站在最中央,上前握手时故意把马衡挡住,热情地说:“欢迎两位国际友人,前来故宫博物院参观,比如故宫副院长张继。”

    马衡对此无所谓,脸上挂着淡淡的笑容,站在旁边一言不发,他不想跟张继争什么。

    周赫煊看到张继时,只想到后世记载的两个传闻。一是张继为了争夺故宫权利,设计陷害易培基,诬陷对方盗卖故宫文物;二是这家伙救了汪兆铭一命,否则根本没有后来的汪伪政府。

    那是1935年冬天,“暗杀之王”王亚樵策划刺杀常凯申,由记者孙凤鸣负责具体任务。可惜当时常凯申未到现场,孙凤鸣临时把刺杀目标转为汪兆铭,冲上去就连开三枪。

    现场高官吓得屁滚尿流,张静江滚在地上,孔祥熙朝车底下钻。反倒是已经54岁的张继临危不乱,冲过去紧紧抱住刺客的腰。张学良离得远些,跑去一脚踹飞刺客手里的枪。二人合力,这才保住汪兆铭的小命。

    不过即便如此,汪兆铭也遭了大罪。因为刺客使用的是铅弹,而且受伤部位太敏感,难以做手术把子弹取出,铅毒扩散折腾了汪兆铭近十年,最后患上多发性骨髓肿瘤(骨髓癌),受尽病痛折磨而死。

    闲话休提。

    故宫之行全程由张继主导,他上午带着众人参观了乾清宫、储秀宫、御花园等景点。中午略作休息,又带着大家前往古物馆,里面陈列着无数国宝级文物。

    “难以置信,难以置信,”爱因斯坦眼睛都看花了,由衷赞叹道,“这些都是人类的瑰宝!”

    柯布西耶指着一个瓷碗问:“这是什么?比我见过的所有瓷器都更精美。”

    张继哪里懂得这些,他只能让马衡来回答。

    马衡讲解道:“这叫蓝地百花穿花龙纹大碗,是中国明代宣德年间制作。胎骨稍厚,白釉泛青,圈足露胎处,白胎细腻,胎釉一线呈浅橘色。碗内外均以蓝地白花技法装饰成花纹,外壁在胎土未干前,先锥划双龙穿行转枝牡金花中……”

    周赫煊做为客串翻译,此刻已经完全懵逼,他不知该如何阐述专业术语,只能支支吾吾说:“嗯,这个是用特殊技术制作的龙纹大腕,制造于1426到1435年之间……”

    柯布西耶满意地点头说:“原来是中世纪的艺术品,中国工匠果然名不虚传,欧洲从来没出现过如此精美的瓷器。”

    土包子啊!

    宣德窑的内贡精品,哪是出口欧洲的克拉克瓷能比的?

    就说这只大腕吧,造型并不奇特,跟老百姓家里盛汤的大瓷碗没啥区别。但它的釉色花纹实在太精美了,在灯光的照射下,远远看去似乎笼罩着氤氲雾气,走近仔细观察,又能看到每一个花纹都是那么精彩。

    爱因斯坦穿梭于无数国宝之间流连忘返,此刻他不再是大科学家,只是一个普普通通的参观者,带着种顶礼膜拜的心情观赏这些绝世精品。

    后来在40年代,爱因斯坦接受美国记者采访时说:“永远不要和中国人比较艺术,真正的艺术品都在中国。”

    实话实说,20世纪的欧洲人对中国文化是很迷恋的。

    比如爱因斯坦的好友兼学术对手波尔,就非常赞赏中国道教思想。他在给自己设计家族徽章时,核心图案便是太极双鱼图,原因是他认为中国的太极原理,跟他的波粒二象性有异曲同工之妙。

    至于柯布西耶,好吧,这位建筑师站在一方笔洗前挪不动腿。

    那是件明朝晚期的哥窑精品,釉身通体碎成不规则的网状裂片,看起来就像烧窑时的残次品,但又带给人难以言喻的美感。

    柯布西耶拿出小本本,站在笔洗旁边就开始勾勾画画起来。他显然是被哥窑笔洗触发到灵感,很快便画出一个现代建筑的概念设计图。建筑呈中国大鼓形状,主体应该是钢架结构,镶嵌的一块块玻璃,就宛如哥窑笔洗表面的一个个釉磁碎片。

    等把这个设计概念图画完,柯布西耶兴奋地对周赫煊说:“周,等把华工陵园设计完毕,我会再次来中国。中国的传统建筑和艺术品太美妙了,它们带给我无限的构思,这里是设计师的天堂。”

    周赫煊想起梁思成和林徽因,笑道:“我可以介绍两位中国建筑师给你认识,他们对中国传统建筑很有研究。”

    “那太感谢了!”柯布西耶高兴道。

    在北平的四处参观,对于爱因斯坦来说只是纯粹的游玩,柯布西耶却是收获满满。

    第二天参观北平研究院历史语言研究所时,去年出土的龙山文化蛋壳陶,同样让柯布西耶震惊得说不出话来。他被蛋壳陶再次激发灵感,想要设计一种鸡蛋外观的建筑。

    周赫煊看了柯布西耶的初步设计构想图,发现这玩意儿有些像未来的东京巨蛋。

    不得不说,人生际遇就是如此奇妙。

    柯布西耶本身就是现代设计领域的奠基人,但偶然被周赫煊邀请来中国,导致他后半辈子的设计作品中,包含有无数的中国传统元素。此君在未来十年内,基本上每个一年就要在中国待几个月,直到日本全面侵华才终止了东方之旅。

    新中国成立后,柯布西耶还积极推动中法建交,成为中法建交后第一批前来中国访问的西方学者。

    到了晚年,柯布西耶出版《现代建筑与中国艺术》一书,阐述了他在中国传统艺术中吸取的灵感,并说中国传统文化是现代设计的一座伟大宝库。

    这本书成为现代建筑设计领域的经典之作,导致中国改革开放以后,大量的西方建筑师前来中国取经,中国各大博物馆成为建筑师们的旅行首选。

    
龙8国际