文学迷 > 恐怖灵异 > 民国之文豪崛起 > 345【心腹】
    沈阳。

    曾经的大帅府,如今已经变成东三省总司令府邸。

    张学良和周赫煊在这里密谈了两天,没人知道他们说了些什么。但根据副官秘书胡若愚几十年后的回忆录表明,“司令的情绪非常低落,脸上带着些迷茫和决绝,随即他召集了心腹开会”。

    其实张学良和周赫煊谈话的内容很简单,归纳起来无非三点:第一,暗中排查监视疑似汉奸分子;第二,时刻防范关东军入侵;第三,随时准备转移军事物资。

    这些安排都需要早作部署,否则事到临头肯定慌乱无序。

    而且,周赫煊千叮呤万嘱咐,绝对不能一枪不发就放弃东北,也不要对日本的入侵抱有侥幸心理。关东军只要敢杀过来,就狠狠地打回去,刚开始日军数量不多,是肯定能打赢的。

    至于日本增兵以后,能守则守,不能守就边打边撤。撤之前尽量转移物资和百姓,绝对不能把日本关东军养肥,并要尽可能的让日寇付出代价。

    张学良满口答应下来,还亲自把周赫煊送出大门。但他被呼啸的寒风一吹,脑子突然“清醒”过来,感觉跟周赫煊的这次密议有些匪夷所思。

    现在还看不到日军入侵东北的迹象,一切都只是周赫煊的猜测而已,如果周赫煊猜测失误呢?

    张学良回想起这两年周赫煊料事必中,难免又心中忐忑,害怕周赫煊再次一语成箴。

    必须早作准备!

    张学良连夜召集心腹开会,周赫煊只给他定下大方略,细节操作必须要花费心里来执行。

    晚上九点,陆陆续续有人冒着风雪,来到张学良的总司令府。

    为首者叫王树翰,肥肥胖胖的中年人,穿着棉袄,歪戴圆帽,活像个南北奔波的江湖人。他是张作霖留下的老人,做过省长、管过财政,现在是张学良的秘书长。

    坐王树翰旁边的叫鲍文樾,满族人,少壮派军官,如今是东北军的参谋长,相当于张学良的首席军师。嗯,又是个未来的汉奸,西安事变后就投了汪伪政府。

    再下首的青年叫王以哲,如今职务并不高,只是东北军的旅长而已。但他极受张学良器重,四年之内连升五级,正在帮张学良训练有思想、有文化、有信仰的新军。此人几年以后,就会秘密加入红党,在西安事变中起到重要作用。

    只看这三人,就知道东北军的成分有多复杂:一个是前清举人,一个是未来汉奸,一个是未来红党。

    东北军能够扛得住日军进攻吗?

    连张学良的参谋长都心思叵测,属于随时会当汉奸的满族军官。这仗要是真打起来,估计东北军刚制定出来的作战计划,日军马上就能获得详细情报。

    周赫煊都不好明说,难道直接给张学良讲:啊,你的参谋长是个汉奸胚子,赶快把他拿下吧!

    这话说出来谁信?

    张学良可是把鲍文樾视为心腹,怎么可能听这种捕风捉影的事。

    除了这三人以外,被喊来议事的还有副官秘书朱光沐。此人表面上是贴身秘书,但却负责着东北的对日情报工作,属于张学良秘不可宣的心腹。

    张学良缓缓走进议事厅,四人立即起身道:“司令!”

    “都坐吧。”张学良抬手示意。

    王树翰资格最老,问道:“不知司令深夜召唤,是发生了什么大事?”

    “南北之事,汪兆铭、阎锡山邀我去北平,商议联合反蒋事宜,”张学良没有说出真正目的,他问道,“东北现在财政情况如何?”

    王树翰苦笑道:“糟糕透顶。老帅前些年打仗,把东北的底子都打光了,一直没有缓过劲来。去年咱们又和苏联人打,靡费财力无数,如今政府发不起薪水,军队开不出军饷,度日如年啊!司令,至少两年内绝对不能动兵,否则要把三位财政厅长逼得自杀。”

    “是啊,没钱可怎么打?”张学良叹息说。

    鲍文樾做为少壮派参谋长,他是想打仗的,怂恿道:“司令,眼下中央和地方闹矛盾,正是我们东北的好机会。不如答应了北平反蒋事宜,为地方军阀壮壮声威,撺掇阎锡山、冯玉祥跟老蒋开战。我们来个螳螂捕蝉黄雀在后,只在背后看热闹,不用花一两银子。如果战事一面倒,我们立即宣布站在胜利者那边。如果战事陷入僵局,我们正好坐收渔利,谁给的好处大就帮谁。说不定,咱们东北军还能再次入主中原呢!”

    王以哲不满道:“鲍参谋长,你这是腐朽军阀做派,把国家和民族的利益置于何地?”

    鲍文樾懒得跟王以哲辩论,他笑着说:“司令,当初的北伐战争,除了常凯申之外,谁获利最大?”

    “阎锡山。”张学良脱口而出。

    “正是!”

    鲍文樾道:“我们就是在效仿阎锡山故技,这场仗打下来,说不定东北军最占便宜。”

    张学良不置可否的点头,鲍文樾所出的主意,正是周赫煊给他的第二个选择。

    这个策略很有张作霖的行事风格,王树翰赞同道:“我认为鲍参谋长说得很对,东北军不需要去蹚浑水,望风观战即可。拿到好处才能出兵,正好可以解决东北的财政困难。”

    张学良突然问朱光沐:“日本人最近有何动向?”

    朱光沐说:“日本国内情况很糟糕,到处都有工厂和公司倒闭,许多乡村的老百姓已经开始卖儿卖女了,这对我们来说是个好消息。但值得忧虑的是,早在十年前就开始刊印的《日本改造法大纲》,如今再次被翻出来,甚至在街头公开发放,很多日本年轻人叫嚣着要武力征服满蒙。”

    “关东军呢?”张学良又问。

    朱光沐回答道:“关东军最近倒没有什么异动。”

    事实上,关东军此时已经在开始谋划了,只不过还没有具体的作战部署。在“九一八事变”爆发的10个月以前,日本关东军就已确定柳条湖为挑事地点,又过了两个月,制定出柳条湖事件的概略设想,并花四个月时间制定详细计划。

    所以说“九一八事变”并非偶然,日本关东军为此谋划了近一年时间。只要关东军挑起事端,不管成不成功,日本陆军部都有办法获得天皇支持。

    张学良问鲍文樾:“你说一旦东北军入关,日本人会不会趁虚而入?”

    “怎么可能?”鲍文樾笑道,“老帅入关好几次,日本人要动手早就动手了,何必等到现在。”

    王以哲不确定说:“关东军应该不敢贸然入侵吧。”

    王树翰也说:“日本人肯定不敢打,他们现在国内一团糟,哪有那个力气。”

    朱光沐说:“我同意王厅长(秘书厅厅长)的看法。”

    张学良默然不语,他的心腹智囊团跟周赫煊意见相左,这让他如何是好?

    只能见一步行一步了,张学良决定秘密进行部署,因为周赫煊告诫他东北军内有很多日本间谍,此事不能宣扬开来。至少,东北的兵工厂、弹药库,以及飞机、坦克、军舰等物资,比如要做好随时转移的准备。

    
龙8国际