文学迷 > 恐怖灵异 > 民国之文豪崛起 > 334【副馆长和设计师】
    巴黎,驻法公使馆。

    “周先生请跟我来。”使馆秘书微笑着对周赫煊说,语气中带着几分仰慕和尊敬。

    周赫煊来到驻法公使办公室,只见高鲁正在和一个法国男子聊天。他现身之后,里面的两人立即起身。

    高鲁介绍说:“周先生,这位是法国国家档案馆副馆长约瑟夫·夏朗德先生。”

    “你好。”周赫煊握手问候。

    约瑟夫·夏朗德好奇地看了周赫煊两眼,笑道:“听说周先生环游世界时,曾经造访过各国的图书馆和档案馆,所以才写出惊世巨著《大国崛起》。想必,您也进入过法兰西国家档案馆吧?”

    周赫煊说:“感谢法国政府的宽容,普通人也可以查阅档案馆资料。”

    “周先生,我想你说漏了一点。普通人只能查阅、参观阅览室和展览厅,真正的重要档案是对外保密的,”约瑟夫·夏朗德玩味地说,“而且我在国家档案馆工作了20年之久,前后只有三位亚洲人造访,其中一人就是贵国的辜鸿铭先生。至于周先生,可能是我记不太清了,似乎并没有在我记忆中出现过。”

    周赫煊耸耸肩:“我悄悄溜进去的,你信吗?法兰西国家档案馆的看守并不严密。”

    “可能吧,”约瑟夫·夏朗德也拿不准,他指着桌上的一堆资料说,“周先生需要的东西,我已经带来了。”

    高鲁解释道:“这些都是援法华工的档案,但只有一部分,并不完整。”

    周赫煊坐下来详细翻看,感觉颇为意外,因为华工的档案做得非常详细。每人的姓名、年龄、籍贯、征兆时间都有详细记录,甚至还有编号,只可惜最终去向语焉不详。

    比如周赫煊目前正在阅读的一页,总共记载着20位华工的信息,其中只有5人标注为“返回中国”,另有6人标记注为“死亡”,剩下9人全都是“失踪”。

    “失踪者”有可能死了,有可能疯了,有可能回国了,也有可能像那个餐馆老板陈英一样,已经加入了法国国籍。具体情况太过复杂,以现在的信息情报手段,根本不可能查得清楚。

    周赫煊所能做的,只能是为那些“死亡者”修建陵园。

    约瑟夫·夏朗德打开一个木盒子,拿出枚铜环说:“这是我从军方找来的,花费了不少精力,每一枚铜环代表一位已经死亡的华工。大概有2000多枚,我只带来了一部分。”

    周赫煊取出一枚铜环观察起来,铜环做工非常粗糙,但却刻有单独的编号。这相当于援法华工的身份证明,被征召时发放的,戴在手腕上相当于特殊“军牌”。

    通过铜环与档案上的编号相对照,就能确定铜环主人的身份信息。

    高鲁说:“周先生,如果真要修建陵园的话,我觉得可以给华工立衣冠冢。将这些铜环埋葬下去,再给他们立碑刻铭。至于那些散落的尸骨,只能收集起来集中埋葬,因为具体身份很难确认。”

    “这个方法很好,”周赫煊表示认可,他问约瑟夫·夏朗德,“我想把华工陵园建在努瓦耶勒小镇外,可以吗?”

    当初那14万援法华工,大部分都在努瓦耶勒集合,然后被分派到法国各地。如果要给华工修建陵园,努瓦耶勒小镇属于最佳地点,也最具纪念意义。

    约瑟夫·夏朗德明显做过调查,他说:“努瓦耶勒小镇外全是麦田,恐怕很难说服当地居民。不过有一处比较合适,那就是当时的华工医院和疯人院附近,这两处建筑都已经荒废了,完全可以开辟出来做陵园。”

    “这样也好。”周赫煊点头说。

    约瑟夫·夏朗德起身道:“我就先告辞了!”

    高鲁亲自把对方送出使馆,回来对周赫煊笑道:“明诚,你这次做得漂亮。如今全法国都在讨论华工,让中国人在法国的形象有了很大改观。你不仅帮悲惨的华工做了好事,也为在法国生活的华人贡献了力量。”

    “我感到非常荣幸。”周赫煊笑道。

    法兰西国家档案馆的副馆长,都亲自跑来使馆送资料了,说明法国政府对此非常重视。不管对方是为了讨好法国人民,还是为了拉拢中国政府,其结果都是让人非常高兴的。

    高鲁说:“午饭就在使馆吃吧,下午我带你去见设计师。”

    高鲁所说的设计师,叫做勒·柯布西耶,乃是法国顶尖的设计师,现代建筑设计领域泰斗。除了做建筑设计外,他还是一位作家、雕塑家、规划师、家具设计师、现代派画家,称得上多才多艺。他两年前还在国联设计竞赛上拿到一等奖,去年又跟朋友一起创建了国际现代建筑协会。

    勒·柯布西耶长得高高瘦瘦,前额微秃,戴着黑框眼镜。他即便是坐在办公室,都穿着整洁的西装,系着黑色领结,好像随时准备参加重要晚宴一样。

    嗯,一幅绅士派头。

    “柯布西耶先生你好!”周赫煊微笑道。

    柯布西耶高兴地接待周赫煊、高鲁二人,他说:“公使先生已经对我说明情况了,我个人很乐意为那些‘天之子’设计安憩之所。不知周先生有什么具体要求?”

    周赫煊道:“陵园的大门、墓碑的正面,都要面朝东方。”

    “明白,”柯布西耶用小本子记录下来,“你继续。”

    周赫煊又说:“陵园内需要有一座纪念碑,碑上用于镌刻华工的功绩。另外,我希望再设计两座华工雕塑,一座是华工挑扁担的形象,另一座是华工推独轮车的形象。这些雕塑形象不要设计得太伟岸光辉,表情最好带着茫然和无助,同时又饱含着对未知生活的期望。”

    柯布西耶想了想说:“关于陵园设计,我需要到现场观察。至于你说的雕塑,很抱歉,虽然我曾经去亚洲旅行过,但没有去过中国,我不知道你说的扁担和独轮车是什么样子。所以,我希望能够去中国一趟,观察中国底层人民和他们所使用的工具。”

    “可以,我会帮你在中国安排助手。”周赫煊突然想起自己的大舅哥张远东。

    虽然张远东在剑桥大学主修的是桥梁设计专业,但如果能给勒·柯布西耶做助手,那么不论是专业能力,还是他在设计圈子里的名字,都能够获得很大提升。

    
龙8国际