文学迷 > 恐怖灵异 > 民国之文豪崛起 > 295【论战】
    天津,大公报社。

    胡政之问道:“社长,如今中西医之争闹得全国皆知,所有报纸都加入了大讨论,我们《大公报》该持什么立场?”

    周赫笑道:“你是什么立场?”

    “管他中医、西医,能治好病的就是良医,治不好病的就是庸医。”胡政之不假思索地说。

    “哈哈哈,”周赫煊大笑,“此乃妙论,就这么报道吧。”

    胡政之无奈地说:“如果这样报道,肯定被人认为在和稀泥。”

    两人正讨论着,突然廖雅泉敲门道:“社长,丁大夫来了。”

    “快请他进来!”周赫煊道。

    丁国瑞拄着拐杖走进办公室,手里拿着几张稿纸说:“明诚,这是我写的文章,你帮忙发表一下!”

    卫生部那个“废止中医案”,实在做得太不地道了。

    在没有一个中医参加会议的情况下,一群西医就通过了废除中医的提案,完全把国家机关当成斗争工具,把政令法案视同儿戏。

    那些决策者,想过贸然废除中医后,全国的西医数量足够吗?医院数量足够吗?老百姓找不到医生看病怎么办?全国的中医工作者怎么办?全国的药材商人怎么办?全国的药农怎么办?进口的西药够不够医治中国人?

    民国的那些官僚们,口号倒是喊得响亮,什么尊重科学、什么追求进步、什么摒弃腐朽……可作出重大决策时,却毫不考虑后果,经常是一拍脑袋就乱来。

    这不,把主张中西医结合的丁国瑞都激怒了,一把年纪还跳出来写文章反击。

    周赫煊仔细阅读了丁国瑞的文章,老先生还算比较沉稳。他先是夸赞了西医的科学性,又指出中医的弊病,然后再论述中医的可取之处,最后斥责西医的嚣张气焰。

    周赫煊请丁国瑞坐下,笑道:“老先生的文章写得很妙,《大公报》同意帮忙发表。”

    丁国瑞气愤道:“西医这次欺人太甚,我等必须抗争到底!”

    胡政之安抚说:“老先生且息怒,此事还可挽回。”

    “难啰,”丁国瑞摇头叹息,“卫生部的官员全是西医,利用政府权力来打压我等中医,民哪斗得过官?”

    周赫煊笑道:“孙中山先生也主张民权嘛,这次中医界就可以试试这民权的力量。”

    “也只能如此,”丁国瑞无奈道,“北平和天津的中医界、中医界,已经选派了代表南下请愿。”

    中医或许不给力,但中药材商人却很牛逼。

    这次的“废止中医案”,完全就是在断那些药材商人的根,他们不跳起来搞事才怪。

    此事很快就从中西医之争,转变为政治派系的斗争。

    国党元老派是支持中医的,汪兆铭的国党改组派反对中医,而冯玉祥派系则持中立态度——卫生部长是冯玉祥的人。

    最开始,药材商人串联全国总商会,以商界名义向政府施压,想利用国党元老的力量,攻击主张废除中医的汪兆铭改组派,从而使冯玉祥控制的卫生部屈服。

    国党元老派顺势而为,借着商会力量对汪系改组派发起进攻,同时想要把掌控卫生部的冯玉祥派拉下马。

    拥护常凯申的国党新政学系,在利益上跟国党元老派一致,都想干掉汪系改组派和冯玉祥派系。于是乎,一直互相敌视的上海商会和商民总会,这次居然联合起来支持中医。

    神仙打架哟!

    从这场中西医之争,就可以看出国党内部的派系斗争混乱到什么程度。

    除了新政学系、改组派之外,还有以陈果夫、陈立夫为首的CC派。不过这次CC派坐山观虎斗,优哉游哉的在旁边看好戏,鼓掌大呼狗咬狗真精彩。

    甚至连教育部都被牵扯进去,因为“废止中医案”的内容,包括不准中医开学校,就算以前开的中医职业学校,也必须改名为旧医传习所。

    李石曾此时正在南京开全国大会,被南下请愿的北大学生搞得焦头烂额。结果各大中医学会,也跑来找他请愿,非让他支持中医不可。

    李石曾郁闷得想撞墙,老子连北大学生都还没搞定,现在哪有能力帮你们搞中医学校啊。

    中医和西医在报纸上的论战不断升级,西医斥责中医不科学,是旧医、是巫医、是草菅人命。中医数落西医背弃祖宗,西医吞并中医,是医学帝国主义,是卖国贼汉奸。

    由于中医的反抗太过激烈,而且规模闹得太大,冯玉祥掌控的卫生部只能出来和稀泥,宣布“废止中医案”虽然通过,但暂不执行,以后慢慢商量。

    这场中西医的论争,远远还没结束,至少要持续十年之久。

    但西医毕竟控制了政府机关,虽然没有直接废除中医,却各种暗中下手。比如,等中医请愿团离开南京后,教育部立即发出公告,通令中医学校一律改称传习所。紧接着,卫生部通令全国中医院改称医室,并禁止中医参用西法、西药。

    特别是第二条规定,把中医现代化、科学化之路都封死了,中西医结合也被完全禁止。导致中医的第二次抗争风暴,中医药界整天组织集会、抗议、请愿、游行、罢市、绝食,闹得是乌烟瘴气。

    如今中国无法自己制造西药,所有西药全靠进口,因此药价特别昂贵,底层老百姓根本吃不起药。政府这么一搞,中医又成天闹事,连罢工都搞出来,导致许多老百姓有病难医,甚至拿到药方结果买不到药材。

    在21世纪废除中医,或许不会造成太严重的后果,但在民国时期,那简直就是灾难性的。

    此时西医和西医院都太少,西药又贵得离谱,没了中医的话,老百姓得病之后都等死吗?

    最搞笑的是,在废除中医一事上闹得最欢的汪兆铭,他岳母得了恶疾腹泻不止,遍请西医都无法奏效。最后只能请四大国医之一的施今墨出手,服用十剂汤药便治好了。

    中医界逮着这个机会,写文章说汪兆铭已经信奉中医。汪兆铭无法反驳,对此新闻置之不理,一如既往的继续呼吁废除中医。

    周赫煊整天看报纸上的论战,在无奈之余,又觉得民国论战真特么好玩的。三天两头就要来一次大讨论,大家围绕着各种问题互相攻击,那种思想和价值观的碰撞,本身就带着无穷魅力。

    
龙8国际