文学迷 > 历史军事 > 民国之文豪崛起 > 292【一锅端】
    中华希望教育基金会总部,设在天津城内的一栋旧式楼房中。

    大年初五,秘书长富双全优哉游哉地走进办公室,让助理泡了杯茶,然后抽着烟读报纸。

    助理陈鹤皋低声说道:“富爷,那个朱湘不识抬举啊。查账不说,还走访各处学校,听说前几天还在跟送菜的伙计接触。”

    富双全毫不在乎地笑道:“让他查去,就怕他查不出来。我兄弟跟少帅是什么关系?少帅最困难的时候,是我兄弟雪中送炭,否则张家人能占得住东北?我也就吃吃空饷而已,现在谁不吃空饷?这点小事都要追究的话,还有谁专心干工作?”

    “富爷说得是,”陈鹤皋担忧道,“可少帅已经退回奉天了,不再管希望基金会的事,现在周赫煊才是会长。”

    富双全大笑道:“放心吧,周先生跟少帅,那是不分彼此的,大家都是自己人。”

    富双全,字耀才,满族人,辽阳人士。他有个堂弟叫富双英,以前是郭松龄手下的营长。

    郭松龄反叛的时候,打得张作霖落花流水,甚至都快要占领奉天了。就在此时,富双英带领部队投归东北军怀抱,张学良任命其为旅长,后兼任第十一军副军长。

    张作霖占领北平后,富双英担任京城警备司令一职,放在前清时候相当于九门提督,那可威风得很。

    只不过嘛,富双英在北伐战争时吃了败仗,被我贺大元帅包抄后路。走投无路之下,富双英投靠了北伐军,成为汪兆铭一系的人马。

    等到汪兆铭被常凯申斗败,富双英也随之失势,只身逃回奉天,如今担任井陉矿务局局长兼沈阳关监督——都是油水丰厚的职位。

    所以说张学良念旧情呢,这种叛变投敌的墙头草,居然还能委以重任。

    富双全当然不怕周赫煊查账,因为他堂弟是张学良的旧部,完全不相信周赫煊会因为一点“小事”翻脸。

    刚刚读完《大公报》和《新天津报》,富双全准备站起来走走,活动一下身体,突然听到外边嘈杂闹腾起来。

    陈鹤皋推门而入,惊恐地说:“富爷,警……警察局来抓人了!”

    “谁犯事了?”富双全感觉有些不妙。

    陈鹤皋说:“是朱湘,朱湘带人来的,李副秘书长已经被抓了。”

    富双全顿时心慌意乱,反锁房门说:“你快跳窗逃走,给我弟弟拍电报,让他求少帅救我!”

    “好……好!”陈鹤皋笨拙地翻到窗外,正准备慢慢爬下,谁知一脚踩空直接从二楼摔下去。好半天才爬起来,一瘸一拐地逃之夭夭。

    “开门,开门!”

    “轰!”

    办公室房门被警察强行撞开,几个警员将富双全团团围住。

    富双全色厉内荏地大吼:“你们不能抓我,我兄弟是少帅跟前的红人。”

    一个警察不屑地冷笑:“少帅有屁用,现在天津是阎部长说了算,张家早就过时了。”

    朱湘表情冷漠地走进房间,说道:“富秘书长,你贪污教育善款的时候,就该想到有今天。”

    富双全心里那个悔恨啊,朱湘当初查账的时候,他根本就不在乎,也没把朱湘这个愣头青放在眼里。吃空饷、以次充好,这种事太常见了,大家都习以为常,也不认为有多大过错。

    可看眼前的架势,他富双全这辈子估计就要载到朱湘手上。

    “姓朱的,你不得好死!你等着吧,等少帅把我救出来,老子让你生不如死!”富双全粗红着脖子大吼。

    可朱湘是个浪漫激进的愤青诗人,他不但不怕威胁,反而笑道:“死有什么可怕的?君子舍生而取义,死得其所。更何况,你这种蛀虫,根本就没人来救你。”

    报警抓人之前,周赫煊给张学良写了封长信,派人连夜坐火车送去奉天,把具体情况讲得清清楚楚。

    张学良的电报只回了一个字:可。

    基金会总部已经乱成一团,在总部办公的20多个职员,全部被警察给带走。

    朱湘看着空荡荡的办公大厅,顿生豪迈之情。在他看来,不破不立,只有把这些蛀虫完全清除,才能打造出廉洁、办实事的希望教育基金会。

    就算基金会停止运转几个月,那也只是阵痛而已,一切都是值得的。

    希望教育基金会总部被查封,所有职员被警察带走调查的新闻,很快就被报纸披露出来。

    这种事根本瞒不住,周赫煊干脆先声夺人,他让《大公报》详细报道实情,并用真名发出宣言:“百年大计,教育为本。中华希望教育基金会成立之初衷,乃普及基础教育,提高国民素养,以振兴中华为己任。今有蛀虫富双全等人,贪污教育善款而私用,涉及人员众多,令我扼腕叹息。但本会绝不姑息养奸,对贪腐行为持零容忍态度,一切以法院判决为基准……在此,鄙人周赫煊代表中华希望教育基金会,向所有捐赠过教育善款的义士道歉,向所有关心教育的同胞道歉。从今往后,本会将加强监督,富双全等人贪污的钱款,无法追回的部分,鄙人将会自掏腰包补偿……另,现向全社会公开招募基金会职员,品德高洁者优先录用。招聘地址:天津城东xx巷……”

    此新闻一出,舆论哗然。

    教育善款被人贪污私吞,这种行为自然让百姓愤慨,但大家更震惊于周赫煊的做法。

    整个基金会的高层,除了文绣和几位名誉会长、副会长,以及由富商担任的名誉委员外,其他全部被抓进警察局,这特么是一锅端啊!

    其实大部分职员贪得不多,一年也就分个几百上千块,主要都被正副秘书长和相关负责人拿走了。

    按照正常做法,都是抓大放小,避免日常工作不能顺利展开。

    但周赫煊居然把人全撸了,大鱼小鱼通通开除,其中不乏为筹建希望小学做出巨大贡献的人。

    即便是贪得最多的富双全,也是个很有能力的家伙,中华希望教育基金会,就是在此人手中从无到有建立起来的。只不过摊子铺开后,富双全就没了进取心,整天啥事不干,挖空心思搞贪污。

    有时候坏事也能变成好事,“希望基金贪腐案”报道以后,消息迅速传遍全国,其影响力和公信力不降反增。因为周赫煊治理贪污的做法,让人看到了真诚,同时也更加受到国民信任和尊重。

    全国各地多家报纸,纷纷发表文章,盛赞了希望教育基金会的做法,同时也号召政府彻查贪污。

    好吧,凡事都需要衬托。

    跟如今中国的各级政府比起来,希望教育基金会太廉洁了,宛若一朵圣洁无瑕的白莲花。

    朱湘被周赫煊任命为基金会副会长,专门负责钱款监督事务,并在近段时间内,与文绣一起负责招聘事宜。

    
龙8国际