文学迷 > 恐怖灵异 > 民国之文豪崛起 > 272【考古】
    “当新文明开拓了新土地,部分或全部迁徙到新家园时,它将会遇到新的、未经驯服的自然环境的挑战。西方文明在起源的时候,就遇到阿尔卑斯山以北的森林、降雨和严寒的挑战,而它的长辈文明古希腊却没遇到过此种情况。古印度文明起源的时候,遇到了恒河流域潮湿的热带森林挑战,而它的长辈苏美尔文明在印度河流域的远支却没遇到过……

    自然环境的长久安逸,并不能让文明向前发展,它还需要困难环境的刺激。原始文明通过战胜困难,一步步发展壮大。我们先来说华夏文明,大禹治水的故事大家肯定都听过,黄河的泛滥给华夏先民带来无休无止的灾难……好了,今天的课就讲到这里。”

    周赫煊拍拍手上的粉笔灰,收起讲义宣布下课。

    吴金鼎迅速跑过来,笑道:“周先生,这是上次的讲义,我跟同学们已经抄完了。”

    “嗯,我写的字,大家都还认识吧?”周赫煊笑问。

    吴金鼎狂汗,不提这茬还好,一说起周赫煊的字,他就无比伤脑筋。写得丑不说,还各种缺斤少两,好些时候只能连蒙带猜。

    周赫煊把这堂课的讲义递给他,问道:“还有什么事吗?”

    吴金鼎回过神来:“是这样的,学校已经批了考古经费,李教授准备带着我们去山东发掘遗迹。”

    “什么时候动身?”周赫煊问。

    “就在下月初,”吴金鼎兴奋道,“周先生不是感兴趣吗?一起去看看吧!”

    “好啊。”周赫煊想了想,11月初去山东跑一趟,然后回来结婚还来得及。

    五天后,龙山遗迹考古队正式出发。

    “中国考古学奠基人”李济先生为领队,队员大都是清华的老师和学生。就连刚刚从清华毕业何士冀和卫聚贤,也主动要求加入了考古队伍。

    众人带好各种考古工具,浩浩荡荡地从北平出发,等待他们的将是中国考古界的惊天发现。

    而此时此刻,北大的学生还在搞护校运动,李石曾的教育改革如陷泥沼。

    由于山东的情况实在太混乱,考古队伍只能绕道前进,走的正是当初周赫煊去山东那条路——从天津坐船到青岛,再沿胶济线前往济南。

    说来好笑,济南如今还被日本人占着,孙良诚这个山东省主席当得够憋屈。

    无论是坐船还是坐火车,一路都非常顺利快捷,到济南站后就只能坐马车和牛车了。

    只是山东的情况让众人心情糟糕,虽然灾情有所好转,但路上所见依旧荒凉无比。好些村落直接空了,根本见不到人烟,“白骨露于野,千里无鸡鸣”的情形就真实的发生在眼前。

    周赫煊联想到后年的中原大战,心中忍不住叹息起来。好不容易恢复点元气的山东,到那时又要被打烂,这年月的山东百姓是真苦啊。

    摇摇晃晃的牛车上,何士冀问道:“老师,听说山东到处闹土匪,这次考古该不会出意外吧?”

    “呸呸呸!少说丧气话。”另一个叫王镜的学生连忙喊。

    吴金鼎笑道:“放心吧,历城这一片还是比较安宁的。有个红枪会出身的首领叫黄子明,他去年组建了保安团,把济南周边的县城都占了,各地土匪被他灭得干干净净。”

    卫聚贤担忧地说:“就怕保安团跟土匪没什么区别。”

    李济回头问周赫煊:“明诚不是说,已经联系好了当地政府吗?他们人呢?”

    周赫煊笑道:“到地方你们就知道了。”

    在考古队员的忐忑不安中,车队很快来到一个叫董家镇的地方。大家正准备进镇休息,吃些东西再继续赶路,结果发现镇口居然驻扎着军队。

    “设卡收厘金的?”李济起身眺望,不确定地说。

    周赫煊微笑不语,下车大步朝那些当兵的走去,远远喊道:“我是周赫煊!”

    对面立即跑来个军官模样的人,冲到周赫煊面前规规矩矩的敬礼:“鲁中保安团第三营营长邹怀平,奉黄团长命令,在此等待周先生及诸位大学者。请周先生指示!”

    “嗯,很好,”周赫煊转身喊道,“都过来吧,他们是自己人。”

    考古队员们这才大着胆子接近,见当兵的对周赫煊无比恭敬,大家都感到非常惊奇。

    李济笑道:“明诚真是交游遍天下啊。”

    周赫煊随口解释道:“保安团团长黄子明是我朋友。”

    吴金鼎建议说:“周先生,我们需不需要去拜会一下黄团长?”

    “不用,他估计忙着呢。”周赫煊笑道。

    那个叫邹怀平的营长说:“黄团长正在筹集军饷,他说改天会亲自到龙山镇拜见周先生。”

    “嗯,走吧。”周赫煊点点头。

    众人在董家镇吃过午饭,由保安团护送着前往龙山镇,当晚就在镇里住下。

    因为遗迹所在地牵扯到农田,李济先是拜会镇长,掏钱取得了地主的同意,这才召集人手开始发掘。

    20多个农民被雇用,挖考古坑什么这种体力活,自然不可能由队员们亲力亲为。

    事实上,根本不用挖坑。

    刚到地头没多久,何士冀就兴奋地趴在地上大喊:“我发现了黑陶碎片!”

    “这玩意儿就是黑陶?”周赫煊快步跑过去,只见何士冀小心翼翼地将陶片捧在手里。在周赫煊看来,这只是很普通的陶片,平时就算看到也不屑一顾。

    何士冀用抹布仔细擦拭陶片,他说:“我听吴学弟介绍过情况,这里的陶器独树一帜,为世界考古界的首次发现。我们现在可烧不出这种质量的黑陶,你看它的胎壁(不足1毫米)多薄啊,还有这纹饰……咦,跟吴学弟说的方格纹不同,这块黑陶片是绳纹的。”

    龙山文化出土的黑陶,其巧夺天工的制作工艺,直到80年代末才完全破译,华夏先民的智慧实在令人惊叹。

    何士冀和吴金鼎当即带着其他学生,遍地寻找自然出土的黑陶文物。

    而李济则负责勘测地质,卫聚贤拿出造型奇异的铁铲,选准一处土地就往下面钻探。

    喜欢看盗墓小说的同学估计都知道,这玩意儿叫洛阳铲。

    而首先用洛阳铲来考古的,正是眼前的卫聚贤。他是清华刚毕业的学生,半年前见到盗墓贼用洛阳铲,惊异之下,灵光一闪便有了主意。

    别看这个考古队基本上是学生,但随便拎一个出来,都是未来中国考古界响当当的人物。

    
龙8国际