文学迷 > 历史军事 > 民国之文豪崛起 > 271【川越】
    周赫煊是真被气到了,自己冒着得罪常凯申的危险,好不容易从阎老西那里要来经费。回家屁股都还没坐热,李石曾居然又来求助,真把他当民国活雷锋啊?

    至于周赫煊怎么会知道李石曾的来意,是因为李石曾提前写了封信,把具体情况都讲述一遍。信前两天就寄到了,李石曾还说要当面拜访,顺便表达感激之意。

    “好啦,别生气了。”张乐怡端着茶过来安慰道。

    周赫煊接过茶杯,无奈地摇头:“那位李老先生毫无从政经验,却一当官就要搞改革,纯粹就是把整个华北的老师和学生当试验品。偏偏他还认为自己是对的,认为自己很高尚,连劝都没法劝。”

    张乐怡说:“人各有志嘛。”

    周赫煊讥笑道:“就他这手段还搞改革?连一帮学生都应付不了。”

    张乐怡转开话题道:“三弟远南来信说,他圣诞节后只有不到三周的放假时间,没法赶回来参加我们的婚礼。不过他有个学长要毕业回国,到时候会捎礼物回来。”

    说起婚礼,周赫煊就感到头疼。

    张谋之非要在上海嫁女儿,为了方便邀请宾客,婚期订在元旦节的第二天,婚宴什么的至少得提前一个月开始张罗。

    张乐怡抱着一摞结婚请帖出来,说道:“我在南京和上海的朋友,都已经写好请帖的。煊哥你要邀请哪些人?”

    “我想想啊。”周赫煊找来纸笔,一个个把名字记下。

    张学良、冯庸虽然远在东北,不管他们能不能来,请帖是必须发出去的。还有北大、清华的一些老师,报社的一些同僚,以及文学研究会和新月社的朋友。再加上天津济民会的青帮大佬,林林总总算下来,居然有40多个。

    等周赫煊把邀请名单列好,廖雅泉笑着走过来说:“乐怡姐姐,我来帮忙写请帖吧。”

    “有劳了。”张乐怡微笑点头。

    廖雅泉写东西还是很快的,毕竟帮周赫煊抄了好几十万字的作品,速度早就练出来了。她一边写请帖,一边留意周赫煊所邀请的人,结果发现并没有什么收获。

    廖雅泉很苦恼,周赫煊现在出远门都不带她,待在天津又无法获得重要情报。

    廖雅泉将情况报告接头人,对方却让她不要焦急,慢慢潜伏即可。

    这种情况极为常见,日本派出的好多间谍,都是长期潜伏的。那些人在中国当医生、当律师、当职员,甚至给政要做顾问,动辄就是一二十年的时间。

    甚至好多日本间谍在中国结婚生子,过着普通人的生活。他们除了暗中结交人脉、搜集情报外,跟平常百姓没有任何不同,就连生活费都要自己赚。

    只有当上级发出指令,这些潜伏起来的间谍,才会突然发动,起到出人意料的效果。

    百分之九十以上的日本间谍,都跟打打杀杀不沾边,他们有可能连枪都没摸过。

    廖雅泉虽然属于特殊培养的精英,但显然已经跟周赫煊绑定了,极有可能潜伏十年八年,日本那边才会给她下达行动命令。这种命令也并非一定要针对周赫煊,也有可能利用周赫煊姨太太的身份,来结交中国的名人政要,从而获得相关的情报信息。

    这种间谍网络是非常恐怖的,比如暗杀张作霖时——张作霖故意提前放出两次假消息,接着又把身边的日本顾问半路扔下车,还特意在错误的车厢标明贵宾字样,然后自己坐在另一节秘密车厢内。

    如此多的迷惑动作,居然还是没骗过日本人,事后连谁泄露的消息都查不出来。

    廖雅泉毕竟年轻,她如今连20岁都不到,迫切希望立下惊世奇功。让一个“胸有大志”的年轻间谍长期潜伏,那滋味太难受了,就像把哈佛毕业的海归博士,扔到山区去当小学老师,不知何时才能熬出头。

    深夜。

    黑暗当中,伴随着男人的低声咆哮,廖雅泉浑身肌肉紧绷,颤抖抽搐着飞上云端。

    “周大哥,你好厉害!”廖雅泉半讨好半真心地说道。

    周赫煊笑问:“要不要再来一次?”

    “不要,我腿都酸了。”廖雅泉连忙求饶。

    两人搂抱着温存片刻,周赫煊渐渐发出均匀的呼吸声,看样子是已经进入梦乡。

    廖雅泉轻声喊道:“周大哥,你睡了吗?”

    “嗯。”周赫煊无意识地回答。

    “真睡了?”廖雅泉再次试探。

    周赫煊却没有出声,房间里无比安静,甚至能听到很远的地方传来的汽笛声。

    廖雅泉起床披上外套,站在窗前默然发呆,她想获得情报已经想疯了,可根本连半点机会都没有。

    周赫煊倒是有两次喝醉酒,但一回家就被张乐怡送进房间亲自照顾,廖雅泉都没机会趁机问话。

    得想个办法才行!

    廖雅泉心烦意乱地想。

    十九岁的少女,放在和平年代才刚上大学,可她潜伏在周赫煊身边,已经整整有一年多时间。

    “去特妈的穿越!”

    床上的周赫煊突然咒骂一声。

    廖雅泉猛地回过神来,因为梦话太过含糊,她只听到最后两个字。惊喜交加的廖雅泉,立即来到周赫煊身边问:“周大哥,你想说什么?”

    “嗯嘛@#&*#¥……”周赫煊发出没有含义的杂音,翻个身继续睡大觉。

    廖雅泉紧皱眉头,喃喃自语道:“川越?究竟是姓川越的人,还是跟川越有关,又或者是川越藩的幕府余孽跟美国人有勾结?”

    这误会大了!

    川越在日本即是姓氏,又是地名,还是幕府时代的藩名,足够让廖雅泉想破头。

    两天后。

    廖雅泉出现在井上医院。

    “川越?”三井次郎皱眉苦思,最终不可置信地说,“难道跟参谋本部有关?”

    好嘛,三井次郎想得更多。

    川越俗称“小江户”,就在日本首都东京附近。川越藩最初建立的目的,就是为了拱卫东京(江户)的。

    可在明治维新期间,川越藩已经被废藩了,除了传统手工业比较发达外,川越没有任何的特异之处。

    如果有,那就是军队!

    日军自明治天皇以来,国内多次军事大演习,都是在川越地区举行的,参谋本部甚至在川越设有专门的办事机构。

    美国加州—日本川越—中国天津,三井次郎感觉自己发现了一个恐怖的国际性大组织。

    
龙8国际