文学迷 > 恐怖灵异 > 民国之文豪崛起 > 264【文学少女】
    受外来风气影响,民国的一些教会学校,最先出现评选校花的风潮。有的学校称为“校花”,有的学校称为“皇后”,像周赫煊的未婚妻张乐怡,就曾是中西女校和金陵大学的皇后。

    北平这边尤以燕京大学和清华大学为最,因为这两所大学皆是教会学校,每年都有好事者评选“校花”和“皇后”。

    北大虽没有沾染这种风气,但等到马珏入读北大后,立即被学生们公认为“皇后”,名满京城,让燕大和清华的校花们黯然失色。甚至几年后国际联合会调查团到访中国,北平学界特意请马珏去接待陪同。

    有人曾说,马裕藻一生最大的贡献,便是为北大生了个校花女儿。

    相传马珏每天要收几十封情书,由于爱慕她的学生实在太多,男生们私底下都把马裕藻称为“老丈人”。

    嗯,北大岳父。

    著名学者朱文良教授,由于入学太晚,后来每次开同学会时都感慨:“余生也晚,不及见三代盛世。”

    马珏在北大读书期间,有个姓萧的学生由于追求未果,遂跳楼自杀,幸好被抢救回来。此事闹得很大,再加上其他乱七八糟的原因,马珏不堪其扰便退学了,嫁给一个天津的普通小公务员。

    周赫煊久仰“马皇后”大名,此时亲眼所见,发现马钰脸上皮肤好得吓人,白里透红、吹弹可破。脸型是略微偏圆的鹅蛋脸,眼睛很大,没有经过任何化妆,是那种温柔可爱型的萌妹子。

    “马同学你好。”周赫煊点头笑道。

    马裕藻从里屋走出来,跟周赫煊握手说:“周校长,这次可要多亏你了。”

    “哪里哪里,我都没有出面,是学生们忙着奔走联络。”周赫煊说。

    马裕藻叹气道:“周校长虽然没有出面,但你的名义是最重要的,这点任何人都做不到。”

    号召学校复课,而且是不发工资让老师复课,还真的非周赫煊不可。

    中国人凡事讲究师出有名,中国毕竟是北大前任校长,他只要肯站出来,自然能聚拢人心。否则大家就是一片散沙,谁也不服谁。

    马裕藻乃北大老人,担任中文系主任十多年,学校好几次低潮期他都没离开,迫切地希望北大能够尽早复课。

    “二哥,你们串联复课,怎么不跟我说一声?”马衡问。

    马裕藻笑道:“你在故宫那边很忙,不想打扰你。”

    马衡道:“这种事可不能少我一份。”

    不多时,马裕藻的妻子陈德馨端着饭菜出来,招呼周赫煊跟随行的孙家兄弟坐下吃饭。

    陈德馨属于进步新女性,晚清时便公派留学日本。那可非常不容易,必须学问优秀才行,更何况她还是个女的。

    马衡的妹妹马琰也坐上桌,小萝莉似乎有点怕生,怯怯地偷看周赫煊不讲话。

    马裕藻帮周赫煊倒满一杯白酒,说道:“周校长,明天的事都安排好了。”

    “有劳幼渔先生。”周赫煊举杯道。

    马衡好奇地问:“什么安排?”

    周赫煊和马裕藻对视一笑,马裕藻说:“做场戏给记者们看。叔平,你明天穿得破旧一点,把那件有好几个补丁的长衫穿出来。”

    “你们这不是骗人吗?”马衡超级无语,“熟悉我的朋友,谁不知道我岳父家有钱?我再装穷,装得也不像啊!”

    周赫煊笑道:“又没人拆穿你。”

    马衡连连摆手:“不行,不行,我明天该穿啥穿啥,不陪你们演戏。”

    “随你吧,”马裕藻说,“反正我拖妻带女,是个穷光蛋。”

    马珏眨着大眼睛笑道:“好啊,爹爹,你们居然商量着骗人。”

    周赫煊说:“这不叫骗人,这叫策略。”

    “反正就是骗人。”马珏说。

    周赫煊问:“你也在北大上学吧?希不希望北大尽快复课?”

    马珏说:“我读的是预科,我们没有停课。不过我当然希望本科部快点复课啊。”

    此时的北大预科,相当于北大附属高中,也是需要凭能力考进去的。不过读完三年预科后,便能免试升入本科。

    周赫煊惊讶地问马裕藻:“预科没有停课?”

    马裕藻笑道:“预科规模小,又没有被并校,所以大家一致讨论决定,把学校仅有的一点资金用来维持预科部教学。”

    “北大居然还有钱,你们可真能省。”周赫煊莞尔道。

    “那是北大学生银行的钱,都是历届学生存进去的,我们可不敢乱用。就算老师们发不起工资,银行也必须留一部分本金,免得学生取款时无钱可用,”马裕藻颇为羡慕的说,“还是燕大和清华有钱啊,庚子学款绰绰有余。听说罗家伦当校长后,清华打算同时修两栋教学楼,还添置了不少的实验设备。”

    一顿饭慢悠悠吃完,马裕藻不停地倒酒,最后喝得周赫煊有些头晕。

    马珏抱着本《神女》出来,翻开其中一页请教道:“周先生,这里我有些看不懂。女主人公遇到城隍后的那段对话,你到底是想表达什么?”

    周赫煊没有解释,而是说:“这种现实主义题材的书,小孩子最好别看。”

    “我才不是小孩子,”马珏说道,“鲁迅先生写的也是现实题材,他的书我都看呢。我还经常给他写信,向他请教文学上的问题。”

    马珏跟鲁迅关系很好,一直到马珏结婚前,鲁迅每隔段时间就要给马珏邮寄书籍。

    周赫煊笑道:“鲁迅先生的作品,跟我不一样。”

    “我觉得都差不多啊,《神女》跟《狂人日记》就很类似,”马珏想了想,笑道,“不过你们行文的风格大有不同,鲁迅先生爱用俏皮话骂人,你的书爱用隐喻,要脑子转个弯才能看出是在讽刺。”

    “那是你没看过《狗官》。”周赫煊说。

    马珏说:“改天我就找来看。对了,你等等……”

    马珏说完跑回自己闺房,拿来一篇稿子说:“周先生,这是我尝试写的小说,请您帮忙斧正。”

    周赫煊带着三分酒意,脑袋晕乎乎的读起来。

    小说稿字体娟秀,比周赫煊的鬼画符好上百倍。女主人公是个学生,爱上了一个长相普通但才华横溢的青年,两人的家庭并不对称,所以女方父母强烈反对。男主人公选择投奔革命,结果死于北伐战场上……

    “后面的情节呢?”周赫煊问。

    “还没完全想好,不过我想塑造一个新时代独立女性,”马珏兴致勃勃地问,“周先生,帮忙评价一下呗。”

    周赫煊想了想说:“文笔优美,看得出你文学功底很强。但玩弄文字有些过火了,小说不需要太多华丽辞藻。至于内容情节,比较老套,应该是受鸳鸯蝴蝶派和问题小说的双重影响。这些故事都是你生编硬造出来的,有些细节跟现实脱节,显得没有说服力和代入感。”

    “这样啊。”马珏颇为沮丧。

    周赫煊笑道:“你这个年纪,还是写诗写散文好些。就算写小说,也最好写消遣小说,问题小说不适合你,因为你的人生和社会阅历都不够。”

    “写诗我也写了一些,我找给你看。”马珏说着又跑回闺房拿诗稿。

    这些诗大概有十多首,都是新诗,内容多为少女的伤春悲秋,已经对爱情的美好幻想。

    读起来还是很美的,马珏的文学功底非常深厚。可惜她从小衣食无忧,没有经历过挫折,写出的东西显得华而不实。

    民国文坛最杰出的女作家,当属庐隐、萧红和丁玲无疑。前两位都身世坎坷,后一位属于革命斗士,她们的文字天生带着震撼,远不是马珏这种闺阁小姐能够比较的。

    “写得很不错。”周赫煊只能这样评价,不想太打击少女的积极性。

    “真的吗?”

    马珏高兴道:“那以后我可以给你写信吗?向你请教一些文学上的问题。”
龙8国际