文学迷 > 历史军事 > 民国之文豪崛起 > 256【狗皮膏药校长】
    周赫煊抵达上海后,便把大舅哥介绍给徐志摩和张嘉铸。这两人都交游广阔,而且家里贼有钱,张远东跟着他们很容易在上海混得开。

    张君劢、徐志摩和蒋百里三人,本来约好一起去天津看望梁启超。不过都有些事情要忙走不开,只能将计划延期,等双十国庆节的时候再动身。

    周赫煊在上海逗留两日,便带着张乐怡乘船回天津,至于正式婚礼,暂时还没选定日期。

    甲板上,周赫煊和张乐怡正吹着海风眺望波涛。

    突然一个戴眼镜的青年走来,此人穿着少将军服,身材消瘦,抱拳笑道:“可是周赫煊先生?”

    周赫煊回头疑惑地看着来者,说道:“正是,请问尊驾是?”

    青年笑道:“鄙人罗家伦,忝为清华大学校长,正要北上去赴任。”

    清华大学的新校长?

    周赫煊感到颇为吃惊,因为这人实在太年轻了,顶多也就30岁的样子。

    30岁的少将,而且还当上清华校长,未免也太离谱了些。

    “原来是罗校长,失敬,失敬!”周赫煊连忙说,又介绍道,“这是我未婚妻张乐怡。”

    罗家伦点头问候:“张小姐好。”

    “罗校长你好。”张乐怡大方一笑。

    罗家伦又闲聊了几句,看似无意地说:“周校长可知最近北方教育界的事情?”

    “有所耳闻。”周赫煊道。

    罗家伦哈哈大笑:“赶走李石曾,迎回周校长,北大学生这句口号可喊得响亮。校长能做到周兄这份上,也算是值了,周兄是我的楷模。”

    “不敢当。”周赫煊猜不透这家伙到底想说什么。

    “周兄今后有何打算?”罗家伦问。

    “办办报纸,写写文章,还能有什么打算?”周赫煊笑道。

    罗家伦突然发出邀请:“周兄不如来清华吧,历史系主任的职务虚位以待。”

    好嘛,原来是发聘书的。

    周赫煊当即拒绝道:“我很忙,而且住在天津,实在没时间。”

    “那就当客座教授,每周只需上一堂课如何?”罗家伦锲而不舍道。

    “真没空,罗兄的好意我心领了。”周赫煊苦笑道。

    然而,周赫煊还是低估了罗家伦的决心,这人太特么轴了!

    当晚周赫煊吃饭,罗家伦跟着,周赫煊回到客舱睡觉,罗家伦还跟着,连上厕所罗家伦都守在外头。

    周赫煊郁闷得想一脚踹过去!

    咱们先来说说罗家伦此人,他当年也是北大毕业的,入学考试数学零分,但因为作文漂亮被蔡元培和胡适破格录取。他和蔡元培一样,积极策动并配合清党,从而得到常凯申的赏识,30岁不到便晋升少将,现在又被任命为清华大学校长。

    历史上的清华大学,就是在罗家伦手里真正做大做强的。

    此君刚刚主掌清华的时候,清华还是一所教会学校,拥有丰厚的美国庚子赔款做支撑。他一上任就发大招,将三分之一的清华教授解聘掉,其中还包括许多洋人教授。

    至于原因嘛,罗家伦认为那些教授不合格,要么学术水平不行,要么个人品行太差。

    紧接着,罗家伦又亲自聘请各种学者和大师任教,并且大兴土木,许多清华后来的建筑都是他在任期间修的。本来偏文科的清华,在罗家伦手里疯狂发展理工科,为日后清华优秀的理工专业打下基础。

    罗家伦当清华校长时,清华一年花掉的钱,比平津两地其他九所公立大学加起来还多。

    有钱,任性!

    罗家伦是认定目标就不撒手,他有次为了请一位学者去清华做教授。对方不同意,他就直接赖在别人家不走了,硬生生软磨硬泡把人请到了清华。

    至于结果嘛,清华虽然在罗家伦手里从教会大学变成公立大学,而且迅速发展壮大。但罗家伦本人,却被清华师生给赶走,狼狈不堪地落荒而逃。

    因为罗家伦在清华玩党化教育,号召人人信奉三民主义,而且还搞军事化管理。他把全校分为四队,每队设有大队长,队长与学生一起生活,早晚都要点名。别说何时起床、何时睡觉,就连何时吃饭都有硬性规定,男生还必须穿统一制服,每周除了操场训练还有野外演习。

    谁他娘受得了啊?

    许多学生都有晚上看书的习惯,到早晨根本起不来。后来著名的哲学家张岱年,本来是考入了清华的,就因为适应不了每天六点半的早操,生生转学到北师大。

    周赫煊也是受不了的,他本以为轮船靠岸后,罗家伦就会去北平当校长。

    谁知道,罗家伦居然跟着周赫煊走,一直追到周赫煊家中。

    “周大哥,你回来啦?”婉容欣喜地说。

    周赫煊问:“就你一个人?”

    “雅泉还在上班,小冬在天台晒太阳,”婉容疑惑地看着罗家伦,“这位先生是?”

    “你别管他。”周赫煊都懒得介绍了。

    幸好他没介绍,否则被罗家伦知道婉容的身份,恐怕惊得眼珠子都要掉下来。

    晚上吃饭时,几个女人共坐一桌,其中孟小冬还有些显怀了。

    罗家伦也不感到惊讶,民国娶姨太太的事情太常见。他如军人般坐得停止,三两下把饭吃完,就在那儿静静地看着。

    周赫煊哭笑不得地说:“罗兄,这都开校一周有余了,你就不急着去清华上任吗?”

    “不急,不急,心急吃不了热豆腐,”罗家伦语气颇为悠闲,“周先生一天不答应做清华教授,我就一天不走,学校的事自有副校长安排。”

    这人属狗皮膏药的,黏住了就甩不掉。

    周赫煊好笑地叫来佣人:“帮这位罗先生安排一间客房,以后每顿多煮一个人的饭,他要在这里长住。”

    “好的,先生。”佣人立即去收拾客房。

    你以为事情就这么简单?

    当天晚上,周赫煊走到哪里,罗家伦就跟到哪里。就连周赫煊进了婉容的房间啪啪啪,这家伙都站在外面听墙角,第二天甚至跟着周赫煊一起去报社上班。

    仅仅一天时间,周赫煊就直接崩溃,他举起双手无奈地说:“我服了,罗校长,我答应做清华的客座教授还不行吗?”

    罗家伦就像打赢胜仗的将军,哈哈大笑:“那我就在清华等着周先生,告辞!”

    这瘟神终于走了,周赫煊长舒一口气。

    
龙8国际