文学迷 > 恐怖灵异 > 民国之文豪崛起 > 253【借势】
    周末。

    除了已经嫁人的大小姐和二小姐、以及留洋的三公子,张家所有成员都在,就连担任九江建设局长的张远西也没出去。

    张乐怡陷入父亲和二哥的批评当中……

    “三妹,不是二哥贪恋权势,”张远西痛心疾首道,“你说宋部长仪表堂堂,又年轻有为,哪点不比那个卖内衣的强?就算你不同意,也用不着离家出走啊!这像什么话?传出去咱们张家的脸往哪儿搁?”

    张乐怡低头不语。

    张谋之又说道:“乐怡,既然你跟那个姓周的没有发生过什么,那就还有挽回的余地。宋部长是不可能了,陈委员家的二公子也是留学名校,而且颇有才华……”

    “爸,你说什么呢!那个什么陈公子,我见都没见过。”张乐怡开始反抗。

    张母也帮着说话:“是啊,婚姻大事,也不能违背女儿的意愿。”

    传统婚姻讲究父母之命,但张家的思想比较先进,因为他们是基督教家庭,受西方观念影响比较大。

    捧着小说的张德怡突然抬头,说道:“爸,我觉得周先生挺好的,跟三姐也很般配。”

    “小丫头知道什么?”张远西呵斥道。

    张德怡立即反驳:“二哥,你这是专制,每个人都有说话的权利!”

    大公子张远东也跑来起哄:“对对对,这家庭嘛,就要民主才行。每个人畅所欲言,以理服众,才能真正的解决矛盾。”

    “没你的事!”张谋之喝道。

    张远东耸耸肩,说道:“爸,九江实在没意思,等这个设计做完,我准备去上海或者南京闯荡。”

    张谋之皱眉说:“我们在南京的靠山已经倒了,南京的生意我也准备放弃。如今这民国政府,换汤不换药,没有官面上的支持,做生意是寸步难行。你呀,还是老老实实留在九江吧。”

    张远东道:“留在九江也可以,那你出钱修一栋大楼,要上百米高的那种,我帮你做设计。”

    “没事修那么高做什么?”张谋之问。

    “有成就感啊,”张远东说,“九江这破地方,都没有让我发挥才能的余地,继续窝在这里,我的设计生涯就要死亡了。”

    张母责怪道:“什么死不死的,少说这些不吉利的话。”

    张远东没心没肺地摊摊手:“当我没说,你们还是继续教训三妹吧,我负责当听众。”

    就在此时,管家急匆匆地跑进来:“老爷,那姓周的来了。还……”

    不等管家把话说完,张谋之就厉声道:“轰走!”

    “不是,老爷,”管家连忙说,“一起来的还有朱主席。”

    “哪个朱主席?”张谋之问。

    管家道:“江西省政府主席朱培德。”

    “你怎么不把话说清楚?”张谋之有点慌了,连忙喊道,“快把人请进来……不,我亲自出去迎接!”

    大热天的,张谋之特意穿好西装、系上领带,然后带着两个儿子奔向大门。

    还隔得老远,张谋之就朗声笑道:“哎呀呀,朱主席,请恕谋之有失远迎。恕罪,恕罪!”

    朱培德抱拳笑道:“张老板不用客气,我也是冒昧造访,打扰了。”

    “不敢当,朱主席大驾光临,令寒舍蓬荜生辉,”张谋之微微矮下身子,赔笑道,“朱主席请,周先生也请。”

    周赫煊莞尔一笑,没有说话,默默地跟在朱培德身后。

    朱培德看了眼张远东和张远西,边走边问:“这是两位公子?”

    张谋之说:“正是犬子远东和远西,他们都是从英国剑桥大学毕业的。”

    “原来是留洋归来的高材生,”朱培德说,“如今江西百废待兴,正缺两位公子这样的人才,可一定要为家乡建设好好出力啊。”

    “那是肯定的,”张谋之笑道,又喝令儿子说,“远东,远西,还不快来拜见朱主席!”

    张远东语气懒散地说:“朱主席好。”

    张远西却格外热情,激动地说:“下官见过朱主席!”

    朱培德颔首问:“你在哪里任职啊?”

    张远西回答说:“忝为九江建设局长。”

    “嗯,好好努力,以后大有作为。”朱培德鼓励道。

    众人来到客厅,张母亲自端上冰镇酸梅汤。

    朱培德喝了一口,赞许道:“张夫人好手艺,这酸梅汤解暑又美味。”

    张母笑道:“一点小饮品,不足挂齿。朱主席若是喜欢,我让人送些去府上。”

    “不用,”朱培德说着看向屋内的女子,最后把视线落到张乐怡身上,“这位女公子就是三小姐吧,果真温柔贤淑,明诚好眼光!”

    周赫煊笑了笑,偷偷朝张乐怡眨眼。

    朱培德又说:“张老板,我今天是专门来做媒的。明诚与令嫒情投意合,我希望能做这个月老,不知张老板意下如何?”

    张谋之笑得有点尴尬,但又实在没法拒绝。

    这个是江西省政府主席,常凯申面前的红人,手里还掌握着军队,他哪敢说半个不字?

    而且张乐怡也在场,如果张谋之拒绝,他的女儿却唱反调同意的话,那就是不给朱培德面子。

    “朱主席亲自做媒,那是小女的荣幸,鄙人受宠若惊。”张谋之只得咬牙同意。

    张乐怡欣喜若狂,若非有外人在场,估计她都扑到周赫煊怀里庆贺了。

    朱培德哈哈一笑:“那事情就这么说定了。等两位新人大婚之日,我一定亲自到场参加婚礼。就算有事耽搁不能出面,也要派人送上贺礼。”

    在张家的极力挽留下,朱培德吃了顿便饭才离开,走时拍了拍周赫煊的肩膀。

    张谋之一直把朱培德送出大门,等对方走得没影了,才回头没好气地对周赫煊说:“你面子倒是大,居然把省主席都请来了。”

    周赫煊笑嘻嘻道:“常总司令不在九江,否则我肯定请他做媒人。”

    “大言不惭!”张谋之显然不相信。

    张远西却问道:“周先生认识常总司令?”

    周赫煊笑道:“聊过几句。他说中央部长以下的官任我选,可惜我不喜欢当官,就给拒绝了。”

    “你吹牛也该有个底线。”张谋之越看周赫煊就越气。

    周赫煊无奈地说:“不管伯父信不信,反正我说的是真话。”

    “我信,”张远西颇为热情地挨在周赫煊身边,问道,“周先生,你跟朱主席关系很熟吗?”

    “还行吧,”周赫煊说,“二哥,你要是志在官场,我可以陪你去一趟南京,多认识几个大官儿也是好的。”

    张远西高兴道:“那就拜托妹夫了。”

    听着两人之间的对话,张谋之站在旁边,气得直翻白眼。

    若是当初张家能和宋子文联姻,现在朱培德都得看张家的脸色,这买卖亏大了!
龙8国际