文学迷 > 历史军事 > 民国之文豪崛起 > 250【讨好丈母娘】
    离开天津前,周赫煊给张家每个人都准备了礼物,其中就数张老夫人的最为珍贵——花了足足3000大洋,辗转求访多人才买到手。

    周赫煊从行李箱中取出个小盒子,盒子为紫檀木,外面覆盖着蓝色绒布。他碰上去说:“伯母,初次见面,些许薄礼,不成敬意。”

    “嗯。”张母略微颔首,接过来随手放在茶几上。

    张乐怡说:“妈,你打开看看吧。”

    “不必。”张母显然还在生气。

    养了十多年的女儿,突然离家出走,千里背上跑去投奔不知根底的男人,换成哪个当妈的都会不高兴。

    张乐怡不敢再说话,偷偷朝四妹眨眼。

    张德怡立即会意,装作随意地将礼盒打开,然后惊呼道:“哇,这个十字架好别致!”

    张母属于虔诚的基督徒,听到十字架,不由自主地转头看去。

    等看清十字架的模样,她立即皱起眉头。因为盒子里的那枚十字架并不别致,而且还有些破旧。材质应该是纯银,但由于时间太久,已经显得有些发黑了。

    周赫煊笑着介绍说:“伯母,这是雷鸣远先生佩戴多年的十字架。他离津前留在教堂中,我多方打听寻找,才终于把十字架找到。”

    “雷主教的十字架?”张母终于动容,忍不住埋头细细打量。

    雷鸣远,比利时人,1912年任天津教区副主教,创立中华公教进行会,天津的《益世报》也是他创办的。

    此人是个纯粹的传教士,他批评外国各大修会代表列强利益,进而控制中国天主教的做法,明确提出“中国归中国人,中国人归基督”的口号。

    当年法国人擅自扩张天津租界,激起中国人的强烈不满,从而闹出“老西开事件”。雷鸣远始终站在中国这边,利用《益世报》帮中国人说话,言辞批评法国人的无理行径,因此和当时的天津主教(法国籍)发生冲突。

    这些做法让雷鸣远既得罪教会,又得罪列强政府,还得罪直属上司,结果被教廷撤去天津副主教职务,勒令其返回欧洲。

    雷鸣远虽然离开中国,但他对中国基督教影响很大。如今中国教区有六位主教,都是雷鸣远向教宗推荐的人选。

    北伐期间,雷鸣远甚至正式加入中国国籍,历经挫折再次回到中国。如今正以普通神父的身份,在河北各地进行传教活动。

    历史上日寇入侵中国,雷鸣远积极主张抗日,还亲自带领教徒到前线抢救伤兵、救济难民和教育失血儿童,最终病逝于重庆歌乐山。

    中国此时的虔诚基督徒,都极为敬佩雷鸣远的品德,以及他对上帝的纯粹信仰,相当于外国传教士在中国的精神领袖。

    雷鸣远的十字架,不能用金钱来衡量。对普通人而言,这就是一坨破银子,融化以后顶多值两块大洋;但对基督徒来说,这却是无价之宝,可遇而不可求。

    张母盯着十字架看了又看,最终还是抵挡不住诱惑,脸色稍霁地对周赫煊说:“有心了。”

    张乐怡立即帮周赫煊说好话:“煊哥为了找这枚十字架,可是煞费苦心,派人寻访了一个多月。”

    张母没有对此评价,而是问周赫煊:“听说你设计售卖女人内衣?”

    “有这回事。”周赫煊道。

    “似乎有些不雅观。”张母道。

    周赫煊笑着说:“我觉得女性内衣,和普通的衣服没有什么区别。”

    张母又问:“除了卖内衣,你还有什么事业?”

    都不用周赫煊和张乐怡回答,四妹张德怡就抢着说:“周先生可厉害了,他是北大校长,写了《大国崛起》、《神女》等好多书。教我们历史和文学的老师,都对周先生推崇备至呢。”

    “嗯,我知道了。乐怡,你呢?最近都在忙什么?”张母没有继续“审讯”周赫煊,而是问及女儿的近况。基本上张母还是满意的,文化名人的身份,说明周赫煊有思想和内涵,内衣商人的身份,说明周赫煊不缺钱用。

    张乐怡笑道:“我最近在管理广播公司,我还亲自主持一档播音节目。”

    “广播是什么?”张母对此毫无印象。

    “妈,你太落后,连广播都不知道,”四妹张德怡突然说话道,“广播可有意思了,上海就有几家广播电台。那种东西,就相当于会说话的报纸,不过比报纸更为有趣。”

    张乐怡趁机道:“煊哥还在天津开了一家报社,在上海有分社。”

    张乐怡和张德怡姐妹俩,各种帮周赫煊说好话,把提倡女子四自美德、发明人力收割机等等,全都一股脑儿的讲出来。

    张母越听越满意,再加上周赫煊年轻英俊、彬彬有礼,她已经从心里接受了这个未来女婿。虽然周赫煊没有宋子文的权势,但当妈的还真不太看重这些,只要女儿喜欢就好。

    客厅内的气氛融洽了许多,张母开始询问周赫煊的家庭状况:“周先生家里还有什么人?”

    “我是孤儿……”周赫煊把他的“身世”又详细复述了一遍。

    女人就是女人,听周赫煊讲的孤苦凄惨,张母又对他多了几分怜爱,终于表态道:“说起来,周先生祖上也是士绅大户,比我张家要强上一些,算门当户对了。”

    “伯母,您也别太见外,叫我明诚即可。”周赫煊说。

    张乐怡立即说道:“妈,明诚是梁启超先生专门为煊哥取的字,康有为先生还帮煊哥取了个字叫若愚。”

    张母听说过康有为和梁启超,她感觉很有面子,笑道:“还是明诚好些,梁先生不愧是大学者。”

    众人一直聊到傍晚,张家五小姐满怡也回来了,还是个10岁大的小萝莉。

    天黑时分,佣人开始端菜上桌。

    张家的四公子、五公子和小公子纷纷下楼,好奇的看着周赫煊。

    四公子张远北是个十多岁的少年,明年读完中学就要出国留洋,他对周赫煊的大名还是有所了解的,对这个未来姐夫并不反感。

    至于五公子远模和六公子远范,如今都属于小屁孩儿,他们的态度可有可无。

    由于张谋之经常在外应酬谈生意,所以张家人并没有等他回来吃饭。等众人用完晚餐,张谋之才带着一身酒味回到家中,他看到女儿和周赫煊后,脸色瞬间阴沉,喝道:“滚出去!”
龙8国际