文学迷 > 恐怖灵异 > 民国之文豪崛起 > 227【内外妥协】
    奉天,大帅府。

    张学良、张作相、杨宇霆、万福麟、翟文选、常荫槐等东北文武官员汇聚一堂。

    张学良没有立即谈正事,而是拿出《菊与刀》,说道:“我昨天读到一本好书,这本书很快就要出版了。到时候,东三省的高级将领和行政官员,必须人手一本。”

    张作相笑道:“啥书啊,还让我们这些大老粗也看?”

    张学良让秘书把《菊与刀》递过去,张作相翻看了前两页,顿时拍板说:“这书写得好。我跟小日本打交道几十年,对他们非常了解,这书开篇就把小日本的性格分析透彻了。”

    杨宇霆没心情看书,急切地问:“少帅,咱还是先说说重要的事,你心里究竟是怎样个想法?”

    就算没有周赫煊出面,常凯申、冯玉祥和阎锡山等人,也都纷纷发电报劝张学良易帜。只不过张学良出于各方面的顾忌,迟迟没有准确答复而已。

    东北军内部,连日来也对此事展开了讨论,大致意见偏向于自立。

    张学良表情郑重地宣布:“我已经决定了,改旗易帜!”

    “少帅,万万不可!”杨宇霆坚决表示反对。

    张学良不由皱起眉头,内心深处对杨宇霆极为不满。不仅是这人反对易帜,还有其称呼,张作霖都死了,还叫张学良“少帅”,明摆着在倚老卖老。

    “为什么不能易帜。”张学良没好气地问。

    “只要我们不摆明立场,就能在日本和南京方面左右逢源,争取到东北利益最大化。而一旦易帜,必然与日本决裂,同时南京方面也会轻视我们!”杨宇霆属于功利主义者,他思考问题的方式跟张作霖一样,都是怎样好处更大就怎样选择。

    张学良顿时怒道:“日本人杀了父帅,我还要跟他们合作?”

    张作相出来打圆场道:“跟日本人合作,无异与虎谋皮,早晚会着他们的道。我是倾向于易帜的,但如今关东军就在奉天城外虎视眈眈,千万不能激怒他们,否则必然挑起战争。”

    “我支持辅帅(张作相)的观点,此事不能操之过急。”常荫槐吱声道。其实他是反对易帜的,跟杨宇霆好得穿一条裤子,不过说得比较委婉而已。

    “确实不能太过急躁,以激怒日本关东军。所以,我决定一步步来,”张学良突然站起来,用无比强硬的语气,对负责会议记录的机要秘书说,“立即发送密电,命令京津、热河、滦东等地的奉军部队,全部改旗易帜,归附南京国民政府!”

    此言一出,众人皆惊。

    杨宇霆、常荫槐等反对易帜派,脸色变得极为难看。

    张作相等缓图派则若有所思,等把事情想明白后,张作相欣慰地说:“汉卿,你终于长大了。雨帅在天之灵,也会感到高兴的。”

    杨宇霆想要反对,却又不知如何开口,因为张学良这个计策非常高明,根本找不出漏洞。

    常荫槐悄悄给杨宇霆打眼色,劝他不要多言,明摆着张学良已经下定决心了。如今最重要的是,借此机会给自己这一边捞好处。

    杨宇霆立即会意,出声说:“少帅,黑龙江那边有些不稳。我看,不如让翰勃(常荫槐)担任黑龙江省长,一定能震慑宵小。”

    这就是政治妥协,以任命常荫槐做黑龙江省长,来换取杨宇霆等人支持关内奉军易帜。

    “可行。”张学良只能捏着鼻子同意,否则接下来的工作没法展开。

    如此,双方都得到了自己想要的,杨宇霆、常荫槐颇为高兴地离开帅府。

    特别是常荫槐,他前年还只是京奉铁路局长,去年当上安国军政府代理交通部长,因为不肯被骂名,拒绝在卖国合约上签字,惹怒张作霖之后,只得去天津做寓公。

    后来美国人跑来谈归还关税自主权问题,张作霖才重新提拔常荫槐,任命他做了关税自主委员会委员。

    从毫无实权的委员,摇身一变成为黑龙江省长,这便宜占大发了!

    会意结束后,张作相留了下来,以长辈的身份说道:“六子,你这回做得很好。切记,你现在是东北的主人,做事不能像以前那样冲动。”

    “学良谨记教诲。”张学良道。

    张作相突然笑问:“让不在东北的奉军先易帜,这主意谁帮你出的?是个人才。”

    张学良指着会议桌上的《菊与刀》说:“就是这本书的作者。”

    “周赫煊啊,我知道这个人,”张作相低声道,“六子,你要当心杨宇霆,此人最近很活跃啊。他拉帮结派,串联文武官员,恐怕以后会尾大不掉。”

    “我知道。”张学良无比头疼。

    张作相拍拍张学良的肩头:“言尽于此,你自己看着办,我先走了。”

    “我送你。”张学良亲自把张作相送到大门口。

    等张学良回来行至花园,寿夫人(张作霖五姨太)截住他说:“汉卿,治丧委员会已经筹备好了,后天开始举办追悼会。”

    “五妈辛苦了。”张学良态度恭敬地说。

    寿夫人为人精明干练,而且持家有道,帮张作霖把后宅打理得妥妥当当,对张学良几个兄弟姊妹也特别好,因此极受张学良尊敬。

    关于张作霖的丧事,如今只是悼念而已,连下葬的地点都还没选定。

    追悼会上,常凯申、冯玉祥、阎锡山等人,要么派人送来挽联悼文,要么隔空发追悼电报。天津大大小小当寓公的军阀们,也都纷纷写挽联,就连日本人都送来了几篇悼文。

    周赫煊在奉天停留五天,到追悼会上了注香才离开。

    跟他同行的,还有张学良派出的使者,这些使者负责前往北平谈判易帜问题。虽然已经决定易帜,但个中利益太过复杂,并不是口头传几句话就能决定。

    与此同时,《菊与刀》也正式出版发行。出版当天,直接运了5000本去东北,这些是张学良订购的,他要让整个东北的文武官员都好好读这本书。

    让周赫煊无比诧异的是,关于东北易帜,美国虽然表面赞同,却暗地里支持日本入侵东北。

    国际政治真的太复杂了,不仅要对抗日本,还得抗住美国,张学良面临的压力极大。

    有人就要问了,美国不是一直跟日本关系糟糕吗?怎么会支持日本入侵东北?

    美国人打的好算盘,一旦日本入侵东北,就跟苏联短兵相接,双方必然爆发激烈矛盾,美国人正好坐山观虎斗。同时,日本占领东北后,南京政府迫于压力,就会更加迫切地投入美国怀抱,从而轻松抢占英国在华利益。

    一石二鸟啊!

    美国鬼子没安好心。
龙8国际